第105章 货郎[1/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念哥儿程怀谦,此村外路边,坐树啃鸡腿呢。

身利落劲装,虬劲壮汉。

嫌弃给程怀谦递水囊:“顿饭打算呆儿。”

程怀谦咕咚咕咚喝通水,鸡架包,“爹,才几饭点呢。

吧,呢,书院武先讲经史诗集,懂兵书。

曜哥儿每打拳,

通州私塾,

,住曜哥儿书,关键兵书。

。”

二百两私房银。”程凉凉

“爹,?”程怀谦很隐秘。

,“臭根线少片叶,更何况坛银。”

程怀谦眼睛转儿,“爹,,零花钱给。”

“随便花。”程抱胸向远处,杂铺走轻货郎,简单。

声色瞟,让甲紧,村,怎藏龙卧虎

“爹,爹。”

“怎?”程收回神。

“喊几声。”程怀谦凑近:“爹,武先,将参加武举。

参加武举,参加京营募兵。”

慢慢坐石块脸纠结,问:“念哥儿,喜欢兵营?

朝募兵卫并举,入兵营,儿孙尽归军户。

,做兵,始终辛苦,若被调边军,五品,调回京易。”

“爹,护朝疆土,民应尽义。”程怀谦很认真爹,:“边疆。”

双眸,若星光闪烁,曜石光,耳边似乎听嗓音:“护周,责。”

叹息声:“念哥儿,再走趟镖吧。

历炼历炼,比书院。”

啊!”程怀谦很高兴,“入冬再走吗?”

头,“跟镖,花钱速度,咱俩喝西北风,哪鸡腿吃。”

眼睛扫向程怀谦油纸包。

程怀谦摸摸脑勺,乐:“花,存呢,辛苦。”

“臭很老吗?老四十。”拍儿脑瓜。

程怀谦矮身躲,听沈曜

“念哥儿。”沈曜骡车跳,走向

向程底:“沈曜,见叔。”

伸山左,笑:“乡邻亲友,勿须礼。

进城,车吧。”

车。”沈再客套。

程怀谦车,经孤零零杂铺张望爷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