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谋权:神医狂妃太嚣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药方

第一百五十五章 药方

        演戏必须要齐备,便是封云汐是装的,这几日还是得表现出自己的生病还认真工作的样子。

        如此举动落入众人眼中,只叫契丹人愧疚不已。

        契丹大军杀害了大明如此多的人,但大明的王妃却是不计前嫌,为他们舍身救命,他们怎么能不愧疚。

        这日,    深夜。

        封云汐仍旧是在忙着,但林玉莲却走到他旁边,按住了她:“好了,快些休息吧!前几日才晕了过去,这就迫不及待的工作,你拿自己的身体当什么了?”

        “我哪里能去休息,    若是研制不出解药,这些人可都是要死了,    我怎么能拿人命开玩笑呢?”

        灰暗的灯光下,美人面色惨白,粲然一笑。

        心力憔悴,面容狼狈,谁看了不得说一声我见犹怜。

        林玉莲叹息一声:“好了好了,我知道说什么我都说说不过你的,既然这样我就陪着你吧!”

        说罢,来在封云汐身边帮她整理数据,不发一言。

        瘟疫虽然得到控制,但每日送饭的士兵还是感染了,好容易安抚好的狼月亲王再次坐不住,开始去询问封云汐药方。

        林玉莲见状,当场怒了,指着狼月亲王:“你什么意思,这不过才五日的功夫,你就迫不及待的来问,是不是把我家王妃逼死了你才开心啊!”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我来问问药方如何,    怎么我连问这个的权利都没吗?”

        狼月亲王语气平淡,似乎说得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丝毫没有对封云汐的关怀。

        “你什么意思,云汐辛辛苦苦的给你们研究药方,你们这些受惠的人不仅不感恩戴德,一个个还巴不得她死了是吗?我看明儿我们就离开这里,让你们早些死才是真的。”

        林玉莲口不择言,只将所有人都骂了一遍。

        封云汐听了外面的声音,匆忙的起身,昨晚上三更才睡,这天才蒙蒙亮就听到外面叫喊,一个更次都没有睡到,神色暗淡,脸颊蜡黄,形容枯槁。

        她披上了衣服就往外走,只见林玉莲与狼月亲王怒骂,当即上前阻止:“怎么了。”

        “云汐,你才睡了多久这就起来了,    快点回去躺着去。”

        林玉莲催促封云汐回去,但封云汐就是不听,    硬要前去询问狼月亲王:“怎么回事?”

        “近日感染的人数增多,所以我来问问解药的境况,不知您研究的如何了。”

        封云汐愣了一下,咳嗽了几声回应:“稍安勿躁,虽然还尚未有头绪,但总归是可以拿出来的。”

        闻言,狼月亲王面色惨白,但碍于封云汐的面子,不好说什么,只能道;“既然这样,那就麻烦王妃多费心,本王还有事情,烦请王妃劳累了。”

        狼月亲王语气难掩失落,说罢,骑马离开,毫无留恋。

        林玉莲见状,忍不住说道:“怎么就这样没脸没皮,你都成这样了,连一句问候都没有,契丹人冷血,这说的倒是真的。”

        林玉莲一直喋喋不休的说了许久,封云汐始终没有开口,只笑着让林玉莲骂。

        她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她越是憔悴,契丹就会记得她的好,日后若是兵戎相见,这样的恩情想来大多数人都是不会忘记,届时战况会对大明有利。

        时间转瞬即逝。

        第九日的时候,狼月亲王笃定她拿不出解药似的,早早地就派遣了自己的亲卫围住隔离区,不让人出去,显然是要杀人了。

        林玉莲掀开营帐,只见外面乌压压的一群人,瞬间觉得心情不好,放下帐子,嘟囔道:“这群人还是真冷血无情,都是自己人,竟然还想着杀了他们,难不成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这可是会传染人的病,怎么能不赶尽杀绝呢?”

        咳嗽了几声,封云汐写着手中的东西,林玉莲凑了上来,看了又看也看不出其中的奥妙:“这是什么。”

        “药方,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哎!这样啊!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让将这个药方给出去了,反正他们都是要杀自己的人的,不如就让他们死了得了。”

        林玉莲有些气愤,他们辛辛苦苦救人,契丹却要杀人,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活了,死伤惨重很好。

        “医者仁心,谁能看着那么多人死呢?最近熬得有些累了,我先去睡一会儿。”

        封云汐熄了灯,躺在床上,只等着明日将这个东西交出去。

        谁知一觉醒来,却发现林玉莲惊恐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揉了揉眼睛,封云汐问。

        “云汐,你还是快点将药方交出去吧!那个狼月亲王真的要杀人啊!”

        林玉莲大叫出声,本来以为狼月亲王只是说着玩一玩,谁知这人是动真格的,真的要杀了这些陪他出生入死的士卒。

        这些可都是人啊!活生生的人啊!

        朝夕相处那么长时间,林玉莲怎么可能会看着他门死去呢?

        “你别慌,我这就去。”

        穿了鞋袜,封云汐就跑了出去,当即就看见狼月亲王将病患集中到一起,熊熊烈火,是要将活人给烧了。

        哪怕是封云汐见多识广也愣住了,知道狼月冷血,可这种样子,实在是不必。

        “狼月亲王你做什么。”

        狼月闻言,转头只见封云汐憔悴的脸,冷声开口:“没有解药,这些人就得死,我们说好的,不是吗?”

        “我们是说好的,但是你连问都不问这就是你对我的承诺吗?”封云汐问。

        “前几日我已经问了您,您说没有头绪,想来再问也是多此一举,我还是不烦您了,开始。”

        一声令下,士兵就推着病患进入火堆,哭喊声响动天地。

        封云汐忍不住,将一张白纸扔了出去:“药方已经研究出来了,只是我太累了没有交给你,是我的错,本想着您会问我,现在想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您只管去验证这药方能不能用,若是不能您在动手可以吗?”

        狼月不语,只是让手下的人停下了动作,却煮了药给士兵用,果不其然有用。

        当晚释放这些士兵就下达了,危机解除,众人抱头痛哭。

        只有封云汐坐在地上,林玉莲抱着封云汐不住地哀嚎,这样的场面她实在是吓坏了,除了哭她不知道该如何宣泄自己的情绪。

        封云汐见此,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一时之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