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回家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回家了

        从基地地下冲出来就能听到从地下传出来不间断的爆炸声,有的人没有逃出来。

        “上车,时间快要来不及了。”

        老师直接遥控出了一辆车紧接着三个人坐上直接飞驰而去,之后黑衣人也追了上来。

        老师扔给白落音一个小盒子,“让顾霖把这个吃了。”

        顾霖打开也没有犹豫直接吃了,白落音看着后边追上来的人有些担心,“老师,你为什么突然要跟我们回去?”

        老师有些无奈,“你觉得除了这个选择我还有其他的机会吗?”

        “好像没有。”

        枪声突然传来,几个人下意识的身子一矮,洛青枫抄起武器就开始还击。

        空旷的公路上只有几辆车,从高空看下去格外的渺小,远处的乌云逐渐压了下来,天地之间的距离仿佛在快速的缩小。

        老师看着远处的乌云微微皱眉,“看起来这场雷暴会很大。”

        顾霖顺着老师的目光看过去神色也不轻松,“没有回头路了。”

        雨就在这一刻轰然倾倒下来,如同帷幔般飘飘洒洒的的覆盖在车前,天空的光亮也在逐渐的变暗,瞬间,天地间风云巨变。

        老师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甚至一直在加速。

        磁场的变化让所有的通讯仪器在这一刻失灵,黑衣人摔了通讯器之后踩了一脚油门直接追了上去。

        之后的几辆车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有些担心,放慢了速度,甚至还有一辆掉头就跑。

        黑衣人追急了眼根本不在乎到底能不能收到消息只是一直往前冲去,距离雷暴点逐渐近了。

        洛青枫看到身后的车逐渐远了但是为首的车还在追就说,“他还在追。”

        白落音有些不屑,“让他追吧,时间点上应该来不及,大不了回家之后再收拾他。”

        远处第一道雷劈了下来,周围的崖壁都振动了一下,老师最后加了一下速,直接窜进了峡谷。

        “下车。”

        四个人下了车顺着峡谷走了进去,这里的雷暴声一直没有停止,顾霖遥遥的看到了已经风化的帐篷。

        “就在前边!”

        风声很大,几乎听到不到周围人说话,一道雷又劈了下来,几个人坐的车已经彻底报废成了一团火焰。

        “往前走。”

        身后隐隐约约传来枪响声,但是已经顾不上了,一道雷暴从上空劈了下来正中四个人身上。

        黑衣人眼睁睁的看着面前四个人在一道雷暴之后消失在原地,还没等再说什么远处的石壁彻底碎裂掩埋了大半个峡谷。

        ——

        又是被笼罩在一个躯壳里的感觉只不过这一次好像在慢慢溶解。

        “摔死我了,能不能安全着陆啊。”

        白落音的抱怨声响起,顾霖睁开眼勉强坐起来,映入眼帘的就是熟悉的王府。

        洛青枫把顾霖扶起来打量了一圈,“我们回来了?”

        “小爷?”

        昔言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紧接着就跑了进来一把抱住顾霖,“小爷,你终于回来了。”

        昔言抹着眼泪就哭,顾霖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好了好了,我回来了,这几天有什么事吗?”

        “有好多事。”

        老师环顾了一下周围感觉很神奇,“先别说其他的,先把衣服换掉,我们这一身在这里太显眼了。”

        昔言虽然看着这个短头发的人觉得很奇怪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说,“跟我来。”

        再次换完衣服出来之后四个人已经完全和时代融合了,顾霖甩了甩自己的袖子满意的点点头,“不错,还是这样习惯。”

        “王爷在驯马场,北蛮送来一匹马说是驯服不了问大周有没有人能驯服,这些日子已经摔伤好几人了。”

        昔言说完整理着顾霖的衣服又说,“来的叫吕莲子。”

        洛青枫脸色瞬变,“她还敢来?”

        “既然敢来这应该是有什么底牌,先去驯马场。”

        回到自己的主场顾霖的气势瞬间不一样了,老师在一边看着没有说话,白落音戳了戳他,“老师,你想跟我回宫吗?给你个御医的身份?”

        老师摇了摇头,“不急我先把王爷的病治好再说。”

        昔言闻言连忙问顾霖,“小爷你的毒怎么样了?”

        顾霖转了一圈示意自己没事才问老师,“看我不是好好的,那我现在能去驯马场吗?”

        “可以,晚上再说也来得及。”

        “昔言你给先生安排个房间,如果先生闲来无事可以找老先生聊聊。”

        昔言看顾霖确实没有什么事也就点了点头,“是,小爷注意安全。”

        “放心。”

        三个人离开了,昔言走到老师面前微微屈膝行礼,“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老师早都忘了自己的名字听昔言这么问随口回答,“吴独。”

        “先生请跟我来。”

        吴独跟着昔言去了后院,感慨这里的风景倒是极其不错。

        驯马场。

        吕莲子坐在一边悠闲的看着场中的风景,顾骥的脸色微变,若是再不行就只能自己下场了,到时候不管成不成功都有些成为笑柄了。

        吕莲子看着顾骥有些坐不住了就故意说,“王爷,您要去吗?”

        顾骥看都没看她只是说,“急什么。”

        吕莲子碰了碰自己的头发,“王爷若是不去倒不如承认大周并无能人,这样我们彼此之间也好早些结束,我也好带着您的话回去告诉可汗。”

        “谁说我大周无人?”

        熟悉的声音从马场外传来,顾骥马上回头就看到了顾霖白落音和洛青枫,悬了几日的心在这一刻终于放下了。

        白落音率先走了过来,众臣连忙跪下行礼,“参见皇上。”

        “众卿平身,朕不过是微服私访几天就听闻有人在都城叫嚣所以与王爷首辅赶了回来,碰巧就听到了这句话。”

        白落音说完才看向吕莲子,“北蛮王妃?”

        吕莲子看着洛青枫暂时没有冲下去只是傲娇的说,“正是。”

        白落音坐到最高处的位子上淡淡的说,“我看还不知道怎么上位的,摄政王,你可要驯服此马?”

        顾霖上前一步,“臣愿意一试。”

        “去吧。”

        “是。”

        顾霖走到顾骥身边弯腰躬身,“父王,孩儿来晚了。”

        顾骥把顾霖扶起来关切的问,“可能行?”

        “父王放心。”

        “去吧。”

        顾霖走进了驯马场,原本暴躁的黑马再一次盯上了顾霖,但是却并没有直接冲上来。

        顾霖看着这匹黑马,比起普通的马匹这匹马看外形更加高大一些,眼睛有神即使顾霖不懂也能看得出这匹马并非凡品。

        顾霖抱拳弯腰,“赐教。”

        黑马听到顾霖的声音还顿了一下,居然微微屈膝好像行礼一般。

        “这?”

        场中所有人被黑马的举动惊到了,这匹马别说有这种举动就算是对待其他人也没有过丝毫的卑微,今天这是。

        顾霖也没想到黑马的动作但是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说完就绕远了几步,腾空借力飞身到了黑马身上。

        黑马抬起前身嘶鸣了一声紧接着再次绕场跑起来,剧烈的颠簸,顾霖只是放低身子扶在马背上,轻轻拍打着马脖子。

        场外所有人的心也都悬了起来,白落音坐不住了直接站了起来,洛青枫更是紧张的皱起了眉头。

        黑马的速度更加快甚至开始撅蹄子,顾霖始终没有去抓它的鬃毛而是耐心安抚着。

        时间过去几乎一盏茶,黑马的速度始终没有降低,能看的出这匹马的耐力极强,顾霖却已经有些吃力了。

        终于在第二盏茶快要结束的时候黑马居然安静了下来,刨了刨地面长长的嘶鸣了一声停了下来。

        “驯服了?”

        “王爷驯服了!”

        场外欢呼起来,这几日的憋屈全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吕莲子不敢置信的站了起来,这几年都没人能驯服居然就这样被顾霖给驯服了。

        吕莲子指着顾霖很不服气,“不可能,怎么可能呢?”

        白落音有些骄傲的说,“看起来我大周倒是也有几个能人。”

        顾霖从马上下来摸了摸马头,“我并没有驯服你,你会成为我的朋友,我家里还有两只鹰你们应该会相处的很愉快。”

        黑马好像听懂了一样蹭了蹭顾霖的脸庞,有些痒,顾霖想了想又说,“不如你就叫无影吧。”

        黑马发出打了个喷嚏的声音算是答应。

        吕莲子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她最开始说过若是能驯服此马便赠予对方,倒是说早了。

        白落音安心的坐了下去,“看起来这马已经驯服了,你可以离开了。”

        吕莲子重新把目光看向洛青枫,还往那里走了几步,“这么急着赶人啊,我还有话没有和洛首辅说呢。”

        洛青枫连忙跑到顾骥身边,“本首辅和你无话可说,请自重。”

        顾霖走了出来,“王妃不走也好,正好本王还有些话想要问问你,来人请王妃回使馆。”

        侍卫走了过来,似乎有些威胁的意思,吕莲子看到周围的人眼神都不怎么友善哼了一声就跟着侍卫走了。

        顾骥这才连忙来看顾霖,“无事?”

        顾霖笑着摇摇头,“无事。”

        顾骥一把抱住了顾霖,“无事就好无事就好,好孩子,回家了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