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回去

第一百三十四章 回去

        逸云天给顾霖把脉,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小王爷,我就实话实说了,你的内力几乎是没有回来的希望了而且下次毒发极有可能会要你的命。”

        顾霖垂着眼没有去看逸云天只是答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逸云天有些头疼,“小王爷,我再去查一查应该会有其他办法。”

        “还有半个月应该来不及了。”

        “总要试试。”

        逸云天离开了,顾霖再次陷入了沉默,没有内力护着筋脉,毒发之时就是身亡之时,自己又该如何呢。

        刚和顾骥白芪团聚,顾禁的婚事还没有办,白落音还没有成才,自己和洛青枫也还没有坦诚相告,一切还有那么多的遗憾。

        顾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相,淡淡的说,“好像一切都来不及了。”

        逸云天最终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其他人,又或者其实他们早就知道了,因为顾霖能感觉到最近这些日子无论自己去哪白芪都会跟着自己,有时候还会看着自己掉眼泪。

        白落音更是知道这个该死的毒到底是怎么回事,也知道下一次毒发会有多严重,每天都在查看着有没有方法。

        但是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去了,顾霖的身体也越发虚弱,虽然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五感已经衰退了。

        昔言也意识到了顾霖的身体出现了大问题,晚上不肯睡觉寸步不离的守着顾霖,“小爷。”

        顾霖看到昔言还站在这就问,“怎么了?还不去休息?”

        “只是觉得您好像有点不对,我想陪着您。”

        “去休息吧,顺便多点上两只蜡烛,太暗了。”

        昔言看了一眼亮堂堂的屋子,眼泪瞬间充满了眼眶,答应了一声又点起了几根蜡烛,屋子更加亮了。

        顾霖满意的点点头,“行了,睡去吧,有事我叫你。”

        昔言想要找个地方擦擦眼泪所以答应了,“我就在隔壁,小爷有事喊我。”

        顾霖答应了一声坐下看书,等到昔言出去了才提笔开始写信,眼前的字有些花,顾霖有些看不太清但是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写着,还有五天,快要来不及了。

        昔言出去之后眼泪就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不断的掉下来,坐在门口哭了起来。

        平安和喜乐看到昔言的样子心里也不舒服,站在一边刻意躲避着这件事,更别说昔存几个人了。

        王府安静的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没有人开口说话,沉闷的氛围笼罩了全部。

        洛青枫已经几乎完全住进了王府,虽然白芪陪着顾霖但是他几乎无处不在,每次顾霖摸索着要去拿什么东西的时候他都会马上递过去。

        顾霖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楚站在自己眼前的具体是什么人了,但是还是本能的认出了蓝色的一团,“谢谢师兄。”

        洛青枫咬着牙不让眼泪流出来,然后扶着顾霖坐下,五感衰退,顾霖现在几乎已经把自己封闭在了一个躯壳里,外界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逸云天在摔了自己所有的藏书之后没忍住老泪纵横,王府上下全都陷入了绝望。

        最后一天。

        顾霖躺在摇椅上,来回晃悠着,今天天气好像不错,顾霖能感受到一点阳光照在身上,想一想晚上可能就要死了,其实也没有很害怕。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感受不到阳光了顾霖站了起来,摸索着往房间里走。

        白落音一把拽住了洛青枫的手,“让她自己来吧。”

        洛青枫无力的垂下了手不忍再看,白芪更是泣不成声,缩在顾骥的怀里眼泪止不住的流。

        顾霖摔了两下之后到了桌子前,拿开桌子上的书下边是几封信。

        “我知道你们在我旁边,我也很可惜不能感受到你们了,这信就留下吧。”

        顾霖说完再次站起来,走向门外,原本晴朗的天突然阴沉下来,几乎是瞬间就成了黑天。

        远处的云彩身处电闪雷鸣,这一刹那的变化让白落音猛地想起来两个人穿过来的时候,大喊了一声,“这是大雷暴!”

        顾霖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外,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点雷声。

        正如白落音所言,一道闪电劈了下来,正好劈在了顾霖的身上,几乎是同时白落音和洛青枫都铺了出去,拽住了顾霖。

        下一刻顾霖站的地方空无一人,天空的云也好像完成使命一样的散去了,三个人就这么消失在了其他人眼前。

        “小妹!”

        “阿霖?”

        “皇上!”

        无数的呼唤声在这一刻响起,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凭空消失的顾霖,这种落差感未免有些太大了。

        没有时间去难过,大周最重要的三个人一起消失,如果传出去北蛮绝对会出手,无论如何不能如此。

        “怎么办?”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顾骥,顾骥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们是回到了那个世界。

        有了这个想法,顾骥直接下令,“传令下去,就说皇上带摄政王和洛首辅微服私访,政权交由本王处置,他们回来之前本王不能让这件事传出去。”

        “那他们几个?”

        “派人秘密搜寻,绝对不能让这件事传出去。”

        在场的人也都知道这件事传出去的下场,纷纷领命下去了,白芪身子一软差点摔倒,被顾骥一把拉住,“夫人放心,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

        随着一阵天旋地转,三个人成功的摔倒在了地上,顾霖都给摔清醒了,晃了晃脑袋居然看清了眼前的人和场景。

        无数的高楼大厦层层叠叠,放眼望去全都是人和车。

        “我回来了?”

        顾霖连忙低头,自己还是穿着摄政王的衣服,可是为什么自己的毒好像消失了。

        “小霖儿?”

        洛青枫的声音从一边传来,顾霖偏头过去看就看到了洛青枫和白落音。

        顾霖眉头皱了起来,“你们怎么也回来了?”

        白落音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自己的脑袋抱怨,“摔死我了。”

        “哇!是演员吗?”

        “我觉得是,好帅啊,这衣服质感也太好了吧?”

        不知道是谁先叫了一声,不少人全都围了过来,顾霖想都没想拉起白落音和洛青枫就跑到了一边的小巷子。

        “所以我们这是回来了?”

        “阿霖,你能看清我们了?”

        白落音连忙去把脉然后惊讶的说,“毒没有了?怎么会这样?”

        洛青枫听说顾霖毒素没了开心的不行,“难道毒素只在那个世界发作?”

        顾霖虽然开心但还是担忧地问,“可是我们就这么凭空消失,父王母妃还有其他人都会很担心的吧。”

        “是啊,我一后宫的男妃呢。”

        三个人愁眉苦脸的坐在一边,洛青枫反应的倒是快一点,“我们现在在哪?”

        这个问题问懵了顾霖和白落音,这里看着很眼熟但是好像又不眼熟。

        “现在怎么整?”

        “先出去看看,应该能看到路标啥的。”

        三个人也就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文华路?”

        “好眼熟。”

        “你们看那!”

        白落音指着很远的一个地方,很高的尖塔,几个人心里一紧,这地方他们可太熟悉了,不就是总部大楼吗?

        白落音快无语死了,“精准投送?送货上门?当面签收?”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去石头家。”

        “行。”

        石头是三个人关系还算可以的朋友,宅男一个,不怎么出门,但是黑客技术很强算是组织的外聘人员。

        三个人知道自己在的地方之后就开启了狗狗祟祟模式,悄悄的到了石头家门外。

        “谁啊?睡觉呢,大晚上的。”

        石头过来打开门,然后揉了揉眼,“完了,我不是熬夜熬出来幻觉了吧?”

        洛青枫给了他一巴掌,“不是,本人。”

        “我去,你们玩角色扮演呢?为什么不扮成……”

        石头话还没说完直接被洛青枫捂着嘴拖了进去。

        石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头疼起来,“不是,到底怎么回事啊?”

        顾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从哪开始解释就问石头,“这件事说来话长,最关键的一个问题,现在是什么时间?”

        石头一脸懵的把手机递过去,“自己看吧。”

        三个人头对头研究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答案,“看来是对等的距离我们离开已经一年半了。”

        “离开?什么离开?你们去年不是被组织除名驱逐出境了吗?而且洛哥你不是被组织杀了吗?”

        “什么?”

        现在终于轮到三个人搞不清楚状况了。

        石头拽了个椅子过来坐下,“事情是这样的,大概一年半之前组织找到了你俩的藏身之处,但是顾霖就嚣张的不行说自己是什么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然后白落音胆小的不敢说话,之后组织经过各种实验觉得你们没什么危险就把你们驱逐出境了。”

        作为守财奴的经典代表,白落音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那我们的钱呢?”

        石头继续说,“你们的钱带走了啊,组织又不缺那点,另外洛哥被发现死在家里,没有伤痕,也没有中毒,一度成为了组织的迷案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