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所谓的预言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所谓的预言

        白落音还是担心白隆政说的预言,所以就去找了顾霖。

        “阿霖,阿霖,我有事要和你说。”

        “阿霖?”

        白落音从进了院门就开始喊然后顾霖没听见,白落音还以为她睡着了但是走近了几步就看到她在看书。

        白落音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阿霖?阿霖?”

        顾霖还是没有反应,白落音又往前走了几步,“阿霖?”

        顾霖转过身,看到白落音笑着问,“离我这么近才喊我是想吓我一跳?”

        白落音深吸了一口气,“对啊,但是我良心不忍,就没有吓你。”

        “你声音好小啊,怎么……”

        顾霖说着突然意识到了不对,看向白落音的眼神中多了一丝闪避,“是我的听力退化了?”

        白落音给顾霖把脉试了一下,“应该是。”

        顾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所以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喃喃的说了句,“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白落音拍了她一下,“别胡说八道,我会把你救回来的,放心吧。”

        “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事吗?”

        “前两天我去看了一趟隆正,他好像疯了,说什么预言什么的,说预言离他会一直是皇帝。”

        顾霖听完白落音的话开始思量起来,“灵魂互换?”

        白落音坐在顾霖对面托着腮看着顾霖,“我觉得这件事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我去问问我父皇,我五感退化的事不许告诉别人。”

        “好。”

        白落音看着顾霖离开,担忧的情绪更加多了起来。

        顾霖去了前厅,顾骥几个人正好在那里休息,顾霖走过去行了一礼直接问,“父王,你听说过所谓的关于皇位的预言吗?”

        顾骥还没有送到口的茶杯放到了桌子上,“你怎么知道?”

        顾霖微微皱眉,“所以是真的?”

        顾骥看顾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也就不再隐瞒,“是,先坐下吧,这件事或许是时候告诉你了。”

        顾骥想了想从哪开始说,“这件事说起来还是有些时间了,据说二十年前就有一个预言,说天降奇才,一为帝王之才,二为将帅之才,还给出了生辰八字。”

        “恰好你和皇上出生的生辰八字对应上了,这本是好事,但是白隆政不知道听信了谁的传言,说你们二人会害死他,所以就研究起了歪门邪道。”

        顾霖听着只觉得有些可怕,“二十年前,他怎么不直接杀了我们?”

        顾骥点点头,“根据现在的情况而言恐怕是觉得在你们造成混乱的时候回来更能取得民心。”

        顾霖喃喃了一句,“二十年,他倒是也能等。”

        顾骥不置可否继续说,“就如同预言所说,你们两个人的学识见解都是世间难寻的奇才,但是你们大概八九岁的时候一起生了一场大病,大病过后性情大变。”

        “原本儒雅的小皇帝变的懦弱无能,你则变得暴虐性格纨绔。”

        顾霖想着自己的回忆,“我有这之后的记忆,但是之前很模糊,几乎可以算是记不得了。”

        顾骥看向顾霖,习惯了不苟言笑的脸上也有些心疼,“嗯,据说你们体内的魂魄换了一个人。”

        “换了一个人?白隆政也是这么说的。”

        顾骥看了一眼外边的天继续说,“对,我和你母妃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因此就开始查证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顾霖心猛地一跳,抓紧了手里的椅子把手,“父王知道换人了?那我又是不是最开始的顾霖呢?”

        顾骥看着顾霖紧张的样子笑了笑,“当然是,我和你母妃能感觉到,你就是我们最开始的孩子。”

        顾霖放松了下来,“难怪您会说已经失去过我一次了。”

        顾骥喝了口茶继续说,“你们去了其他地方的那几年,我也找到了原因和方法,最后还是把你们带了回来。”

        “这件事听着好像一个故事一样。”

        “这其中还牵扯了其他的东西,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答应了一位高人,要让你自己解决白隆政这场劫难,不然我也不会放任你只身被抓。”

        顾霖看向顾骥,决定还是说实话,“父王,其实你和母妃回来的时候我是害怕的,我怕你们发现我其实并不是你们的孩子而是雀占鸠巢。”

        顾骥看着顾霖,“我们回来的时候第一眼就认出了你,真正我们的孩子。”

        两个人沉默了下来,只有偶尔的风声和人声传过。

        顾骥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你们那几年过得怎么样?”

        顾霖想起了曾经的委屈荣辱但是她只是笑着回答,“挺好,其实如果不是那几年的经历可能我和皇上也不会有今天的魄力,毕竟大周还是限制了一些东西。”

        顾骥没有去纠结限制的是什么,对于现在来说,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还想问什么吗?”

        顾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突然感觉好多问题但是我又说不出来,好像一切都不重要了又好像还有一个很大的陷阱在等着我。”

        顾骥也有这种感觉,“你的担心不无道理。”

        顾霖又想了什么马上说,“对了,洛首辅也是那个地方的人,他是跟着我一起回来的,在那个地方我叫他师兄。”

        顾骥微微一愣然后点了点头,“也好,至少你们还能有个一起说话的。”

        “我先去和皇上还有师兄说这件事,孩儿告退。”

        顾霖说完快步离开了,甚至看得出几分逃跑的意思,顾骥也没有阻拦,对于顾霖来说这件事还是需要她自己消化。

        虽然顾霖面上什么都没说但是心里也很乱,自己那么多年的认知好像在这一刻彻底崩塌,自己以为是穿过来的实际上却早就是这个世界的人。

        白落音看见顾霖的样子走了过来,坐在她身边,“怎么样?”

        “说来话长啊。”

        顾霖把和顾骥的对话重复了一遍,白落音听得人都快傻了,“也就是说我们原本就是这里的人?”

        “对。”

        “天呢,这可不是我能想到的结局。”

        现在是两个人混乱了。

        白芪从屏风后走出来,“和小霖儿说了?”

        顾骥握着白芪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说了,接受的比我想象的快。”

        “或许曾经的那段经历也是让她明白了很多,这也不是坏事,挺好的。”

        “是啊,等过段时间我再和她说。”

        ——

        永寿宫。

        顾霖,白落音和洛青枫三个人在翻找着白隆政写的信。

        “他可真是事无巨细,什么都写,看这个,吃了什么都记下来了。”

        “还有这个,关于秦昭……”

        顾霖走了过来,看到了上边的字。

        “我早就知道她是细作,可一样的长相却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她,或许从这一刻起我注定就是要失败的。”

        三个人对视一眼,“还挺痴情?”

        白落音知道白隆政是自己真正的父皇之后确实感慨了一下,但很快还是忘带了脑后,他害的人太多,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把他当做父亲。

        “都过去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也不必告诉秦昭了。”

        “她和宋词最近关系还蛮好的。”

        洛青枫听到的八卦可多,跟着解释,“宋词脸皮厚天天缠着秦昭,每天都去歌舞坊一趟,那边的人都认识了,还帮着追呢。”

        顾霖把那封信扔在了火里,痴情如何,已经是过往云烟了。

        宋词因为弃暗投明有功所以并未有什么大的惩戒,只是象征性的关了几天,就放了出来,给了一个闲职,宋词每次休沐都会去歌舞坊。

        “我好像找到了。”

        白落音搬过来一个箱子,里边的信纸都已经泛黄了。

        “看这个。”

        “置换魂魄,壳中之人已换,无人察觉,可助长其性格,利于控制。”

        顾霖有些头疼,“看来就如同父皇说的,他当初是想趁着我们把朝堂搞乱他再回来掌控朝堂。”

        洛青枫也感慨了一句,“看来从崇州干旱,未良被流放开始他就在跟我们下套了。”

        “应该是,他没想到太后没能弄死我们还把我们换了回来,倒是好阴险的计策。”

        白落音又去翻找其他的东西,顾霖拉了拉洛青枫的衣服,“师兄,现在知道了我们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会觉得孤单吗?”

        洛青枫揽过顾霖的肩膀和她一起坐在地上,“我为什么要觉得孤单本来在那个世界我也就只在乎你,你在哪我就在哪,至于其他的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如果把我自己留在那个世界我才觉得孤单。”

        顾霖看着洛青枫还是有些心疼,“可你......”

        洛青枫摇了摇头,“你在哪,哪就是我的家。”

        白落音转过身就看到了两个人咬了咬牙,“你们两个做个人吧!自己坐在那让我干活!”

        “起来,干活,洛青枫,你快点的干活!”

        “你看不得我好是吧?”

        洛青枫被白落音拽着去干活,顾霖看着外边夕阳将要落下满足的笑了笑,即使前方还有很多未知的迷茫,但是好像三个人在一起就足够面对所有的风雨。

        “我也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