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白隆政死

第一百三十二章 白隆政死

        施恩收到传回来的消息的时候直接气的摔了面前所有能摔得东西,“都是废物,亏我还相信这个该死的白隆政,废物!”

        “师傅,喝茶。”

        吕莲子现在已经成了北蛮的王后,赫连多吉被她迷住了,又或者说是被药迷住了,每天都喝吕莲子在一起甚至于把很多政事都交了出去。

        施恩也没多想直接喝完了茶,然后烦躁的挥挥手,“出去吧,我烦着呢。”

        吕莲子没说什么微微躬身就出去了,出门的一刹那,身后施恩轰然倒下,抓着脖子挣扎了几下彻底断气了。

        “师傅啊师傅,你要是答应我出战,不久不会这样了吗?”

        吕莲子扔掉手里的茶杯,她最近一直在研究这无色无味的药,没想到施恩还真的对自己不设防,“可惜了,让你死的这么容易。”

        ——

        后宫。

        白落音看着穿好盔甲的柳扶风,“你又要走了吗?”

        柳扶风的手顿了一下,背对着白落音嗯了一声,“边疆得有人守着,而且你后宫也有人帮你看着,我就不多留了。”

        白落音也知道这个道理,没有强留只是说,“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喜欢我吗?”

        柳扶风没想到白落音会问这个问题,有些不知所措,“皇上这话……”

        “不是用皇上的名义,我只是想说我们两个人之间,你是因为喜欢我吗?”

        柳扶风看着白落音的眼神咬了咬牙,坦诚的回答,“喜欢。”

        白落音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嘴角扬了起来,“等边疆安宁的时候,早点回来,我还是喜欢你在我身边。”

        “皇上放心,臣一定早日归来。”

        柳扶风没有去早朝,带上头盔就离开了,白落音也走了出来,“你替我守边疆,我便稳坐这朝堂,不让你有后顾之忧。”

        顾霖看着面前的长枪拿了起来,平时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却感觉的出有些重。

        举起来抓了几个圈朝着一边扔了出去,碰到墙壁直接落了下来,顾霖说没有感觉是不可能的,这种抓不住一切的绝望还是很让人难以接受。

        昔言从一边走过来,刻意没有去看那把枪,“小爷,该去上朝了。”

        顾霖马上收起了脸上的情绪,走过来脸上带笑,“最近都没去倒是有些忘了,走吧。”

        昔言知道顾霖心里难受,所以也就没有提只是笑着和顾霖说一些趣事。

        “小爷你不知道,韶华姐姐给我来信了,说她和何贡大哥关系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

        “还有还有,李大人这两日送来了不少东西说是给未槐姐姐的。”

        顾霖听着昔言的八卦点点头,“看来,都是有情人?小昔言什么时候也可以这么坦诚的和我说啊?”

        昔言每次被顾霖提起这件事就会不好意思,现在也就躲到一边,“小爷,我还小,早着呢,您快去上朝吧。”

        顾霖也就没有再逗她,迈步上了朝。

        时隔多日再上朝,顾霖的心态已经有了些转变,进去的时候有几个大臣不自觉的看向了顾霖的头发,顾霖已经把白掉的重新染成了黑的。

        “参见皇上。”

        “摄政王免礼,这些日子委屈你了。”

        顾霖弯腰行礼,“臣该做的,吾皇安康才是臣之所愿。”

        白落音点点头,继续说,“摄政王有如此魄力,朕心甚慰,今日诸位爱卿可有本要奏?”

        洛青枫往前站了一步,“臣有本要奏,事关北蛮一事。”

        “准。”

        “前些日子贼子隆正向北蛮求援,北蛮派兵试图来都城支援,被望西北和宇文盛两位可汗阻拦,臣认为北蛮有此举,居心叵测。”

        左思明紧跟着说,“臣附议,自北蛮消息,国师施恩已死,可汗赫连多吉正在周边部族以及小国征收粮草,臣认为,北蛮此举有不得不防。”

        白落音对于北蛮已经是恨之入骨,听到两个人这样说干脆就准备早动手,“两位言之在理,此事全权交由洛首辅和左相,务必探查清楚。”

        “是。”

        退朝之后白落音和顾霖在御书房看着奏折,顾霖有些迟疑的开口,“如果起了战争,我要去边境。”

        白落音立马警惕起来,“你去干吗?”

        “看热闹。”

        “不行。”

        顾霖无奈的摊摊手,“别人又不知道我内力没了,我功夫还在啊,放心,会保护好自己。”

        白落音拒绝,“不行。”

        “你看我给你分析。”

        “拒绝分析,不许你去,老老实实待着。”

        顾霖挠了挠鼻子语气终于严肃了一些,“可我不想让父兄再去冒险了,你明白吗?”

        白落音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还是很担心,“可是你没有内力的话你的功夫只比普通人强一点,会很危险的。”

        “若是我之前能恢复呢?”

        “那,勉强答应。”

        顾霖满意的点头,“行,准备治疗方案吧。”

        白落音有些无奈,“我都不知道你的内力怎么没得,我怎么给你治回来啊?”

        顾霖故作可惜的叹了一口气,“好吧看来阿音也不想帮我。”

        白落音鄙视的看着顾霖,但是还是马上去写圣旨,“帮你帮你,我现在就召老先生进宫。”

        “对了之前没用到的圣旨密信我都处理掉了。”

        “你不说我都忘了,你当时完全可以用圣旨去对付白隆政为什么不用呢?”

        顾霖看着白落音认真的说,“我怕你出事,也怕他用你来威胁,所以我就选了最保险的一条路。”

        白落音莫名的心里一阵难受,“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做好了死在白隆政手里的准备。”

        事情都过去了,顾霖也没准备继续瞒着,坦诚的开口,“是,我是做好了死在那里的准备,我当时想的是如果我死了,我父王就有理由把你救出去了。”

        白落音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就故意找了别的话题,“说起来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念空的师傅吗?”

        “记得。”

        “他给的玉坠吸收了很大部分的蛊毒,所以我才能活下来,若是没有那块玉坠,我已经死了。”

        顾霖微微皱眉,“当时念空小师傅说老师傅是算到的,你说他有没有算到我们是穿过来的?”

        白落音摇了摇头,“不知道,我现在甚至都已经忘了这件事,觉得我一直都是生活在这里的。”

        顾霖也有这种感觉,用手摸了一下桌子,“我也是,好像这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家。”

        白落音发了一会儿呆又对顾霖说,“你先回去休息吧。”

        顾霖没说什么就离开了,白落音叫上洛青枫去了永寿宫。

        现在已经是深秋了,天气转凉,永寿宫没有人打扫,乱的很,树叶落了一地,先前的鱼塘也干了一半,原本恢宏大气的永寿宫现在当真如同被遗弃多年的宫殿一样。

        白隆政就坐在永寿宫的大殿上,头发几乎全都白了,才过了几日已经如同暮年老人。

        “父皇,最近可好?”

        听到白落音的声音,白隆政颤颤巍巍的抬起头,“你来看我笑话?”

        白落音面无表情,“我只是好奇你怎么还不死?”

        白隆政躺在座椅上放声大笑,“我为什么要死,我还能翻盘,我还能赢。”

        “可惜,我是来送你去死的。”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你的父皇。”

        白落音不跟他废话,洛青枫活动了一下走了过来,直接掐住了白隆政的下巴,白落音把毒药喂了进去。

        “这药不会让你马上死,七天之后你才会死,我的好父皇,谢谢我最后送了你一程吧。”

        “我才是皇上,朕才是皇上,预言说朕能长命百岁,说朕能永坐皇位......”

        白隆政抓着自己的衣服,撕扯着,咒骂着,“预言不会错的,朕是皇帝,朕是大周永远的皇帝。”

        洛青枫随口问了句,“什么预言?”

        “哈哈哈哈,大国师的预言,他说只要朕换了你们的灵魂朕就能永坐皇位,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又换了回来,为什么……”

        白隆政的话说的颠三倒四,白落音和洛青枫却感觉有些后背发凉。

        洛青枫蹲下一把掐住白隆政的脖子,“你在说什么?说清楚?”

        白隆政已经彻底疯疯癫癫了,根本不去理会两个人说了什么自顾自的嚷嚷着,“你们都该死,我才是皇上,我是永远的皇上。”

        洛青枫松开了白隆政,“已经疯了,如果不疯恐怕不会跟我们说这些,看起来你们来到这个世界绝对不是偶然。”

        白落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和老师的对话,“老师跟我说过会穿越到异世界,难道说他知道些什么?”

        洛青枫眉头微皱,“或许你们来到这,就是他的安排。”

        远处吹起一阵风,将两个人原本平和的心态彻底吹乱了。

        永寿宫的侍卫来报,“启禀皇上,贼子隆正畏罪自杀,吊死在永寿宫。”

        白落音顿了一下,点点头,“朕知道了,埋了吧。”

        “是。”

        侍卫离开了,白落音长出了一口气,看着远处的太阳陷入了沉思,看似事情都结束的背后还有许多的谜团没有解开,所谓的灵魂互换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