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短暂安稳

第一百三十一章 短暂安稳

        对于几乎人人会功夫的顾家来说,都知道内力到底有多重要,顾霖这一次失去内力,对她的打击会是前所未有的。

        “那,还能练回来吗?”

        “这个年纪,不可能了。”

        顾骥的话打破了顾梵和顾禁最后的幻想,白芪偏过头深吸了一口气。

        顾禁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故作不在乎的说,“算了算了,那就让小妹做个闲散王爷,我们都在,没人能欺负的了她。”

        “希望如此。”

        白落音给念空安排好了地方之后就去看了未柳,未柳已经醒过来了,躺在榻上,看见白落音还想起来。

        白落音示意未槐免礼又把未柳按住,“躺好,你那会儿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未柳看着白落音没事心中的担心也暂时放了下来,“皇上没事才是最好的。”

        “安心养伤,等好一点搬回去。”

        “是。”

        白落音转身看向未槐,“你从王府来,摄政王怎么样?”

        未槐微微低头,声音也带了些难过,“臣女听说王爷她没有内力了。”

        “什么?”

        白落音一下站起来,“未柳,朕改日再来看你,你安心养伤。”

        未柳也担心顾霖的情况,连忙答应,“是,皇上快去看王爷吧。”

        ——

        白落音下了马车提起衣服就跑进了王府,直奔后院,“阿霖,阿霖!”

        顾霖刚从榻上下来,就听到了白落音老远的声音,无奈的笑笑,“这皇上啊,我看是沉稳不下来了。”

        白落音闯进门一把拉住顾霖的手开始把脉,“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会没有内力了?”

        “先坐。”

        “我不坐,到底怎么了?啊?”

        白落音担忧的看着顾霖,看到她还云淡风轻的更加生气,“阿霖。”

        顾霖把白落音按坐下,“我承认,我是偷拿了二哥留下的药,可以让我多保持半个时辰不昏迷,但是后果就会比较严重,反正就是没了内力,我这不还活着。”

        白落音听着顾霖看似满不在乎的话也知道她心里到底有多难过,跟着眼眶就红了,“你傻不傻啊,你怎么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好了,事情都这样了,朝中的情况怎么样?禁翎营的人还有......”

        白落音忍着想要给顾霖一锤的想法,撅着嘴回答,“我会处理好的,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顾霖笑了笑,“放心。”

        洛青枫从门外进来看到白落音,“诶呦小皇帝,醒了?”

        “我不想跟你吵架啊,你别惹我。”

        “我想跟你吵,来来来,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来。”

        白落音脸色也不好看起来,“洛青枫,你什么意思?”

        洛青枫笑了一下,语气瞬间就变了样,一副恼火的样子,“我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

        顾霖知道这样下去两个人真就吵起来了,干脆的喊了一句,“行了。”

        洛青枫没再说话,白落音也没搭理他,顾霖只能开口,“师兄,这不是阿音的错,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生气。”

        白落音白了洛青枫一眼,“我也生气,白隆政那个老东西,我可不能让他轻易死了。”

        提到白隆政,洛青枫的矛盾点瞬间改变,顺着白落音的话说,“对,不能让他轻易死了,最少也是凌迟。”

        白落音赞同的点点头,“我觉得可以给他喂毒药,然后再喂解药,折磨死他。”

        两个人瞬间达成一致,顾霖重新躺回去,我还是睡觉吧。

        比起这边的吵吵嚷嚷,宫里就安静了许多,大多时候都是御医叮嘱着伤者一些注意事项。

        墨清语看着霍玄,“你还真是个汉子,这么多刀都没晕过去。”

        “我肯定不和哲忖一样。”

        “我怎么了,我最严重那一刀是为你挡的,真的是不识好人心。”

        之前的文生三甲迟骆儿走了过来,打开食盒招呼霍玄和墨清语,“你们吃饭了吗?我做了些面食要一起吃吗?”

        “不给霍玄,没良心的。”

        “你俩情况不对啊,怎么,心上人?”

        迟骆儿脸皮薄,听着霍玄的话红了脸,低着头不说话,墨清语见状拉着迟骆儿,“别怕他,他就是说话不留情。”

        霍玄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的太过直白,憨憨的笑了笑,从哲忖手里抢了个点心咬了一口。

        哲忖左手还被吊着,只能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

        宋词暂时被关在了牢里,秦昭别别扭扭的去看他,“宋词。”

        宋词看到秦昭立马露出了笑脸,“你来了,怎么样?伤好了吗?”

        “好了,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你,你为什么要帮我。”

        “还你救命之恩。”

        听到这个答案,秦昭有些失落,低着头说,“你帮了我那么多次,早就还清了。”

        宋词挑了一下眉,“那你要是觉得亏欠我的话,以身相许?”

        秦昭一愣,恨恨的跺了跺脚,转过身背对着宋词,“你怎么不要脸啊。”

        宋词走到牢门口,想要去碰秦昭的头发但觉得过于轻浮就把手拿了回来,只是说,“我为了你我命都能不要,脸要不要更无所谓了。”

        秦昭其实对于宋词也是有些喜欢的,也就转过身,“那你会被治罪吗?”

        宋词也不清楚,估计着说,“应该不会是死罪,毕竟我也提供了些消息,罪不至死,至于活罪我要是被流放或者关起来,你能等我吗?”

        秦昭心跳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我,我等几年吧。”

        “要不还是别等了,早点找个好人家嫁了,王爷肯定不会委屈你。”

        “我偏要等,我就不听你的。”

        宋词看着秦昭的样子更加心动,“你可是大功臣啊,把我从歧途拉了回来。”

        “你好好待着吧。”

        “昭昭,我晚上想吃你做的饭可以吗?”

        秦昭被这声昭昭弄的红了脸,嗯了一声离开了,宋词看着秦昭落荒而逃的样子,庆幸自己在最后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休养了几日之后再上朝不少人都是不一样的心态,都城这三天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白隆政的余党被一网打尽,甚至于连同朝中大臣都趁机清洗了一波。

        白隆政再次被压上来的时候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眼中毫无神色,计划失败,他已经不想活了。

        “父皇,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没什么想说的,有本事就杀了我。”

        苏南付虽然也想让白隆政去死,但是为了不让白落音背上骂名只能开口,“皇上,按照大周律太上皇罪不至死。”

        白落音也知道这件事,她原本想的是把白隆政软禁起来,慢慢毒死他,至于真正的死因,随着时间就过去了,顶多自己背上一个不孝的骂名。

        “启禀皇上,吴主簿求见。”

        “吴主簿?他不是......”

        白隆政听到吴淞还活着,没有神色的眼神中也终于有了一点错愕。

        朝中议论纷纷起来,白落音微微皱眉,“宣。”

        吴淞从殿外进来,手中捧着一个盒子,“参见皇上。”

        白落音抬了抬手,“吴主簿免礼,和朕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淞站起来,顿了一下才说,“启禀皇上,这是臣和老王爷的计策,臣假死脱身利用这些日子到了北蛮边境,找到了太上皇的小王朝。”

        朝中的大臣再一次议论起来,“什么?”

        “太上皇在大周与北蛮边境建立了一个王朝,大概几千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与北蛮关系密切,此次若不是宇文盛和望西北两位可汗阻止了北蛮军队恐怕事情到现在还没有结束。”

        吴淞愤恨的看了白隆政一眼,继续说,“这是臣找到的证据,那几千人已被两位可汗斩杀,这是太上皇与北蛮可汗互通的书信以及王朝印章。”

        内侍把吴淞手里的盒子端了上去,白落音看了一眼,冷笑道,“朕的好父皇,原来你一早就想要朕的命啊。”

        有了这些证据,自立为王,叛国通敌,就是太上皇也只有凌迟的份。

        白隆政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破灭,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辛辛苦苦筹谋了十几年,到现在居然全军覆没,哈哈哈哈,全军覆没......”

        白落音站了起来,看向白隆政的眼神已再无感情,“夺取白隆政国姓,关入永寿宫,非死不得出,其余同僚,从重论罪,摄政王府平定叛乱有功,白银二十万,免死金牌一块,见此金牌如朕亲临。”

        “苏南付,宋明哲官复原职,李肃晋中书省侍郎,正三品。”

        “未柳,护驾有功,升元卿,代掌皇后之职,其余诸人论功行赏。”

        “谢皇上。”

        白落音圣旨一下,朝中的氛围也就逐渐恢复了平常,刀疤脸和瘦猴也跟顾霖来告别。

        两个人背着包袱,朝顾霖拱拱手,“我们准备浪迹江湖去了,王爷,有缘再见。”

        顾霖也回了一礼,并未阻拦,“有缘再见。”

        目送两个人离开之后,顾霖长舒了一口气,这件事总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只不过自己的身体又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