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摄政王府,入内者死

第一百二十一章 摄政王府,入内者死

        顾霖骑上早就准备好的马一路从皇宫跑回了王府,然后站在门口似乎在等着什么。

        不过片刻从宫中追来的侍卫就到了王府门外,顾霖从容的进了王府就那么看着面面相觑的一行人。

        片刻犹豫领头的人站了出来,“我们奉命抓捕顾霖。”

        “那你们抓呗,我们只是小厮,看门的。”

        两个小厮说着就进了王府,顾霖还是云淡风轻的站在那,“诸位,你们进来抓啊?”

        “跟我进去!”

        领头的刚踏进王府直接被两个小厮一棍子打了出来,“摄政王府,入内者死。”

        “你们好大的胆子!”

        “你们好大的胆子。”

        顾骥的声音从顾霖背后传过来,顾霖转身看到了顾骥带着江伯和十几个顾家亲兵走了出来。

        顾颂手持长棍把顾霖拉到身后。

        顾骥看着仓皇退了好几步的一行人面色冷清,“今日但凡有人敢闯摄政王府,乱棍打死,不必留情。”

        “是!”

        顾颂带人把王府门口围了起来,顾骥拉着顾霖去了后院。

        到了后院顾霖的情绪才终于出现,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陷入了沉默。

        顾梵也很快赶了回来跟顾骥说了在朝堂发生的事,顾霖看着顾骥问,“父王,孩儿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顾骥摇了摇头,“你没错,杀了那个姓张的会让白隆政身边的人多思量思量,毕竟一个不慎是真的会没命的。”

        顾梵想起门口围着的宫中侍卫对顾骥说,“父王,我回来的时候洛青枫叮嘱说不要再去上朝了。”

        顾骥的脸色并不好看,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只要我还活着就没人能踏进摄政王府的门。”

        顾霖轻舒了一口气又问,“父王,你说白隆政会不会在周边安插军队?”

        “肯定会,而且或许是北蛮的军队。”

        “他不怕到时候他失败了不好收场吗?”

        “他这种人到了这一步应该早就不在乎生死了。”

        顾骥的话不无道理这次白隆政回朝所作所为似乎根本就没有在乎自己的退路,一举一动都没有留余地。

        “几年前他假死脱身应该就在谋划这件事了,这次回来应该是抱着不成功就死的决心了。”

        顾霖心里一直有个问题现在也就问顾骥,“可是,当初他为什么要假死脱身?”

        顾骥和顾梵交换了一个眼神,并没有说实话只是说,“那谁知道呢,这些日子你安心的待在王府,我就看白隆政什么时候按耐不住冲进来,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要动手的时候。”

        “孩儿明白。”

        顾霖感觉两个人有事瞒着自己,但是这种情况下也不好追问就离开了。

        顾梵看着顾霖离开才问顾骥,“父王,什么时候告诉小妹真相呢?”

        “再等等,不着急。”

        ——

        侍卫回宫报告了关于摄政王府的事,白隆政听完侍卫的话冷笑了一声,“好一个顾骥,看来是等着我和他撕破脸了。”

        黑袍人给白落音喂了一碗汤药之后才说,“太上皇,皇上的蛊已经快要进入五脏六腑了,您看?”

        “加大药量,把她彻底控制住再收拾摄政王府。”

        “是。”

        “你的蛊也不行啊,被控制的人产生强烈的情感波动就会醒过来。”

        白隆政的语气里有些嘲讽的意味,黑袍人虽然不满但是没说什么,这个蛊虽然能控制人的心神让其和常人无异但是过程缓慢,在完全控制之前产生强烈的情感波动就会失去控制。

        白隆政怕现在诛杀顾霖会产生这种效果所以只能等,等到彻底控制白落音之后再下令屠杀摄政王府。

        黑袍人犹豫一下还是和白隆政说,“太上皇,还有一件事,皇上的身体似乎和常人有些不一样,正常的药量她现在应该已经被完全控制了,可是现在却还有一段时间。”

        白隆政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自言自语一般说,“难道是在那个世界里边经历了什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不过还是要小心为上。”

        “你看着办吧,只要能控制住她除掉顾霖,皇位还是会回到我手上。”

        “是。”

        白隆政起身回去休息,路过大殿的时候喃喃了一句,“皇位必须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什么天降之人,现在不还是被我贬成了庶民,等着吧。”

        秦昭趁着月色从窗户溜了出来,自己这些日子已经几乎不会被人限制活动了,原本守在门外的人也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这样也方便了秦昭的动作。

        秦昭小心的到了后殿,这里还是有很多人把守着,大部分都聚集在鱼塘附近,想起白天那个内侍紧张的样子,秦昭确定这个鱼塘内有乾坤。

        “人太多了,怎么混进去呢。”

        秦昭现在并不担心别的但是白隆政那般开心的样子肯定是顾霖那边出了问题,现在这么多人守着这里边的东西一定很重要。

        秦昭的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在外边这么松懈。”

        秦昭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就看到了宋词,“你怎么来了?”

        “你该庆幸是我发现的你,不然你也就被关进去了。”

        “关进去?你说鱼塘下边有密室?”

        宋词面色变了一瞬,秦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果然是,我要想办法进去。”

        “你现在去和太上皇坦白你是摄政王的奸细他会让你进去的,对了,顾霖不是摄政王了。”

        “什么?”

        秦昭一把拉住宋词的胳膊,“你说王爷怎么了?”

        宋词对于秦昭的反应有些不满,自己确实是想借着这个理由让秦昭难受的但是看着秦昭这个语气自己还有点吃醋是为什么。

        秦昭看宋词还发呆更加来气,“你快说啊,王爷怎么了?”

        “嘘。”

        宋词听到外边的声音连忙捂住秦昭的嘴,一队侍卫走过来和鱼塘边的侍卫交换站岗。

        等外边安静下来宋词才松开了秦昭,“你小点声,我可不想给你陪葬。”

        秦昭不甘示弱,“我要是告诉太上皇我救过你我还是王爷的人你不想陪葬也得陪葬。”

        “那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好王爷了,天天王爷王爷的,不知道的还是你的夫君呢。”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就算是我夫君关你什么事,王爷到底怎么了?”

        宋词没气成秦昭反而把自己气的够呛,没好气的说,“她在朝堂上和皇上吵起来了,现在已经不是摄政王了。”

        “吵起来了?”

        秦昭没有急着说话,当初顾霖建立禁翎营就是为了白落音,现在也不可能会和白落音争吵,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缘由。

        宋词看她真的担忧起顾霖的处境有些不满的说,“怎么?你的王爷出事了,你要不跟着我算了。”

        “滚开吧你。”

        秦昭知道今天晚上注定是打探不到鱼塘下的消息了,一转身就往回走,在这跟宋词说话简直是浪费时间。

        宋词也没有去阻拦秦昭,他知道秦昭是个敢爱敢恨的姑娘,不然也不会为了报恩到这里。

        “跟在白隆政身边,永远都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到来。”

        宋词想起白天的张侍郎,白隆政前一天晚上说的那么好,让张侍郎撞柱子假死来逼迫顾霖,可是顾霖根本就没有被逼迫反而动手杀了张侍郎。

        宋词何尝不知道跟着顾霖远比跟着白隆政要好的多,可是白隆政帮自己杀了仇人,还有救命之恩,自己怎么能辜负他呢。

        原本冷清的摄政王府门口现在已经站了不少人,不只是前门后门也有很多人在守着,都是白隆政派来的人,虽说不敢进王府,但是只要顾霖出了门就会被拿下。

        但是王府内部非常和谐,顾颂带着人在门口喝酒吃肉,香味飘出去惹得不少人都有些馋,肚子都叫了起来。

        房间里顾霖和顾骥顾梵也在吃饭,吃到一半顾霖想起一个人就问顾骥,“父王,你还记得你十年前在北蛮那边救过一个叫望西北的人吗?”

        “记得,当时跟个小狼崽子一样,我觉得他能成事所以收留了他。”

        “他现在已经是可汗了,而且前段时间在我的帮助下拿下了拓跋一族,现在和宇文一族已经成了北蛮和大周之间最大的两个部族。”

        顾骥没想到还有个意外之喜夸赞了顾霖一句,“不错,没有给我丢脸。”

        顾霖笑了笑接着说,“若不是去找大哥也不会遇上,我想的是如果出现什么问题,或许我们可以请他们帮忙。”

        “让他们盯着北蛮就好,如果白隆政想要从北蛮借人势必要经过他们,可以提前布防。”

        “好,我一会儿就让苍冥去送信。”

        一顿饭吃完顾骥又想念起来白芪,“也不知道你母妃他们怎么样了,当年我就是想给她一个安稳的生活所以扶持了白隆政,可惜现在却又让她奔波起来。”

        顾霖和顾梵的情绪也不高但还是安慰顾骥,“无论如何总比留在都城安全,二哥和嫂子都在,母妃不会有事的。”

        “嗯,毕竟当年我可是她的手下败将啊。”

        “这个我还没听过呢,父王讲一讲?”

        顾骥难得好兴致,点了点头,“行,就让你们两个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