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杀伐果断

第一百一十章 杀伐果断

        顾霖感觉自己睡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就是白芪红肿的眼睛。

        “母妃?”

        “母妃在呢,我的小霖儿,你终于回来了。”

        白芪轻轻摸着顾霖的脸颊,眼泪又流了出来,顾霖看着白芪的样子,两行眼泪也顺着淌了下来,“母妃。”

        “还有我呢。”

        顾骥在后边咳嗽了一声,吸引了顾霖的注意力,顾霖请笑了一下,“父王。”

        顾骥嗯了一声,“怎么样?哪里还难受?”

        “不难受了,我没事。”

        顾霖突然鼻子一酸,把身子背过去哭了起来,白芪想要去抱顾霖被顾骥轻轻拦住了。

        顾骥坐下来轻轻拍了拍顾霖的肩膀,“小霖儿,我们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

        顾霖答应了一声,但是没有急着回头。

        “我只是突然觉得有了依靠。”

        顾梵和顾禁对视了一眼,顾霖还从未在自己两个人面前露出这一面,顾霖现在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回到了家。

        顾霖对于自己情绪的控制力还是很强的,没一会儿就把眼泪憋了回去转过身抱住了白芪。

        “母妃,我好想你。”

        白芪心疼的拍着顾霖的背,一边安慰,“我回来了,不会再离开我的小霖儿了,母妃也好想你。”

        顾霖看到了自己两个哥哥憋笑的样子故意不去搭理他们,“母妃我饿了,我想吃饭。”

        白芪对顾霖是有求必应马上答应,“好,想吃什么母妃去给你做。”

        顾骥看暂时没自己什么事了对着顾梵和顾禁招了招手,“你俩还在这干吗?走了走了走了。”

        三个男人坐在门外好生寂寥,顾骥突然转头问两人,“我离开这几年,你们两个的功夫长进了吗?”

        顾梵和顾禁一脸问号,怎么刚回来还没说什么父子情深就到考问功夫了?

        顾骥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合适,咳嗽了一声,“梵儿,你会怪我把王位给了小霖儿吗?”

        顾梵生怕这个位子再回到自己身上连忙摆手,“当然不怪,虽我是世子,但是父王你也知道我从小就不想当这个王爷,我更想去当个将军为国厮杀,说起来还得谢谢你把王位给了小妹。”

        顾禁一撇眼看到了顾骥的目光连忙退了一下,“父王你别看我,我更待不住,我还是喜欢浪迹天涯,别把这锅给我。”

        “你们两个兔崽子,一个比一个懒,这么重的责任给你们妹妹,你们也好意思。”

        顾骥说着一人拍了一下,但是顾梵和顾禁都咧着嘴笑得开心,顾骥也跟着笑了,“好久没有这么轻松的一家人在一起过了。”

        月亮逐渐西沉,快天亮了。

        顾骥和白芪归朝的消息不用天亮就传遍了都城,虽说不少人都觉得没什么,但还是有一部分人明显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

        上一代里白隆政是得到了顾骥的支持才当上的皇帝,现在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归朝,只怕是没那么简单,若是有什么矛盾,大周就要变天了。

        顾霖原本想要去上朝但是被顾骥拒绝了,“你安心在府里休息,我去。”

        “父王?”

        顾骥看顾霖有所担忧嚣张的说,“怎么,你父王当年可比你厉害多了,在朝堂上一站连个敢说话的都没有,就李栾平那样的我直接就杀了。”

        “好了,快去吧,又在这炫耀上了。”

        白芪帮顾骥把外袍穿好,轻轻的拍了顾骥一下,顾骥哈哈一笑,带着顾梵上朝去了。

        顾禁看着顾梵和顾骥走了才悄悄把半夏拉过来,“母妃,这是我的夫人。”

        半夏虽看到了顾霖肯定的眼神但还是有些担心的说,“参见王妃。”

        “姑娘是叫半夏?”

        “是。”

        白芪招了招手,“来。”

        半夏走到白芪身边,白芪拉着半夏的手仔细打量着,“是个好姑娘,便宜了禁儿那小子。”

        半夏有些羞涩的看了顾禁一眼,“哥对我很好。”

        白芪看着这两个人心里也开心,从手上褪下一个镯子带在半夏手上,“来,这个送给你,等过段时间顾家会用最高的礼仪迎你进门。”

        半夏像一只受惊的小兽一般连忙缩手,“王妃,这……”

        白芪安慰的拍了拍半夏的手背,“别叫王妃了,你若是不习惯就叫娘,若是习惯和他们一样叫母妃就好。”

        半夏感觉眼眶酸了一下,动了动嘴唇喊了声,“母妃。”

        “乖孩子,禁儿,带上半夏我们去吃饭了。”

        顾禁开心的拉着半夏的手,“好。”

        白芪牵着顾霖和两个人一起去了前厅吃饭,昔言任冉江伯都站在一边,脸上的神情也是格外的开心,一家人过了五年总算是团聚了。

        ——

        朝堂。

        自从顾骥站上了朝堂之后所有人一句话都不敢说,站在另一边的洛青枫更是忍不住手抖,在左思明看热闹的眼神中瞪了他一眼。

        白落音卡着点上了朝,坐下看见顾骥蹭一下站了起来,“摄政王?”

        顾骥表面儒雅,背地里可是个狠人。

        有件事上一辈所有人都知道,白落音也是听说,当初九子夺嫡,顾骥一个人就弄死了一多半,才扶持着白隆政登上了皇位,白落音一见顾骥第一反应就是还怕。

        顾骥倒是没多想,慢慢悠悠的行了个礼,“参见皇上。”

        “不不不,免礼免礼。”

        白落音连忙从座位下下来,扶住了想要行礼的顾骥,“历代摄政王上朝皆可免礼,王爷不必多礼。”

        白落音嘴角忍不住抽搐,这也没跟自己说是顾骥来上朝啊。

        “来人,给摄政王赐座。”

        内侍马上搬着椅子来到顾骥身边,顾骥也没有推辞坐了下来,“多谢皇上。”

        “摄政王客气。”

        白落音挠了挠头求助的看向洛青枫,洛青枫恨不得自己是个透明的,死活就是看不到白落音的暗示。

        “皇上,臣有话想说。”

        白落音巴不得有人打破这个僵局连忙所,“摄政王请说。”

        顾骥叹了一口气,“臣这五年,算是逛遍了大半个大周,看到了不少东西,原本想要归朝再说给皇上听,但看朝中的这些新面孔,皇上做的也是极好的。”

        “这也离不开摄政王的辅佐,许多事若是没有摄政王便没有今日的大周。”

        “顾霖许多事是做的不错,但是还有许多事她做的不好。”

        白落音差点被呛到,犹豫了一下才问,“不知老王爷说的是?”

        顾骥站了起来,扫视着群臣,所有人在接触到顾骥眼神的那一刻全都低下了头,“就说这朝中站的有几个早就该杀了。”

        白落音心里暗笑,太好了,这是要直接动手吧,先砍了那个王侍郎,天天上奏折骂我,再杀了那个张尚书,朕想放人出宫还说三道四。

        似乎是听到了白落音的心声,顾骥看着文官一列,“王成,你出来。”

        被顾骥点名,王成腿一软直接坐下了,他身边的官员连忙四散让开,生怕牵扯到自己身上。

        “摄政王,你这是?”

        白落音表面劝阻,内心欢呼,宰了他宰了他,快动手啊!

        顾骥抽出自己的佩剑走了过去,“本王记得本王当初举荐你做谏言台侍郎的时候是想让你为百姓说话?”

        王成慌忙跪下,“是是是。”

        顾骥冷笑了一声,“可你呢,天天上书说皇上的错?怎么,你觉得自己能当皇上了?”

        王成把头贴在地上,“不不不,摄政王饶命。”

        “饶命?你该去求皇上饶命。”

        “皇上……”

        顾骥没给王成继续说话的机会,一剑刺进了王成的喉咙,白落音倒吸了一口凉气,干得漂亮啊。

        “臣僭越了。”

        白落音嘴角一抽,“无妨,无妨,老王爷这是在帮朕肃清朝纲。”

        朝中更加安静,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顾骥倒是没再做什么,在王成身上擦干了血迹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皇上请继续。”

        白落音有点不尽兴,但是死了一个还是很开心的,继续上朝。

        退朝之后洛青枫想晚点走但是就看到了顾骥朝自己招手,胆战心惊的走了过去。

        洛青枫弯腰行礼,“参见王爷。”

        顾骥倒是有些满意眼前这个少年的气度,但是想到要带走自己唯一的女儿话里还是带了几分严厉,“嗯,你就是洛青枫?”

        洛青枫保持着自己平时的气度,说出的话音却不由自主的弱了几分,“是。”

        “逍遥山大弟子,入朝即为首辅,也是有些真本事的。”

        洛青枫嘴角一抽,“不敢不敢。”

        顾骥绕着洛青枫转了一圈,“我听说你对小霖儿有所企图?”

        洛青枫紧紧盯着地面,“王爷,我和小霖儿,不是,我仰慕摄政王。”

        顾骥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毕竟是自己女儿看上的人,便给他几分面子,加上白芪说要见人就招呼洛青枫,“走吧。”

        洛青枫还沉浸在顾骥的威压中,脑子不转弯的问了一句,“去哪啊?”

        顾骥看了洛青枫一眼,转身就走,“去王府吃饭啊,你不得见见我夫人。”

        洛青枫眼中一喜连忙答应,“好啊,王爷您先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