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天降异象

第一百零六章 天降异象

        夏日的炎热过得很快,从顾霖毒发后的十来天就已经有了些微秋天的凉爽,只不过中午还是格外的热,昼夜的变化温差也逐渐变大。

        顾霖连着半个月都没有上朝,等出门的时候也是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这天闲着去了御书房,白落音熟练的处理着朝中政事,不时皱一下眉头,过了一会儿才对顾霖说,“阿霖你来。”

        顾霖走过去看到白落音桌子上放着几分奏折,其中都有相似的地方。

        “天边有紫云?山上偶遇凤凰?”

        顾霖又皱着眉头看了看另外几份,“赤雁成群结队从天空飞过,并蒂双莲。”

        白落音把奏折合上叹了一口气,“这几天奏折都有这些,好像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各种祥瑞,但是这未免也有些太过于频繁了,不管怎么说都好像是被特殊安排的。”

        顾霖先前就想找机会和白落音说先皇的事现在也就跟着说,“阿音,我有事要跟你说,你一定听好。”

        白落音还很少看见顾霖这般严肃的样子,马上就紧张了起来,“你说。”

        “我二哥离家这几年实际上是在一个组织当间谍,这个组织就是先皇建立的。”

        白落音果然瞪大了眼,“父皇?”

        顾霖点点头,“对,包括我们在崇州的时候还有定州城的瘟疫都是他一手策划的,阿音,这些日子的祥瑞我怕也是他弄的。”

        白落音心里有了些不好的想法,试探着问顾霖,“那为什么?”

        “只怕是对这皇位又起了别的想法。”

        除此之外顾霖想不出任何一个理由,假死脱身,但是有三番四次制造出各种问题,现在又出现了这么多的祥瑞,如果不是想要再拿回皇位又有什么意义呢?

        白落音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用手中的朱笔戳着墨汁,“他若是想要这皇位为什么一开始要假死脱身呢?”

        顾霖看了一眼不远处放着的挂像,“问题就在这里,我们对他的了解太少了,相反的他一直在暗处对我们可能了如指掌。”

        白落音也顺着看过去,男子穿着龙袍,不威自怒,正是先皇白隆政。

        顾霖这几天一直在想计划,现在也就说,“阿音,他是你的父皇,你若是不愿意跟我一起做好……”

        白落音摇了摇头,“你说什么呢,我又不认识他,我当然跟我的阿霖好,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顾霖这几天一直在谋划,现在也就坦诚的说,“为了以防万一,你需要你两封没有写字的圣旨和三封密信。”

        “好,我给你写。”

        顾霖看着白落音的动作,自言自语一样解释说,“我们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我总觉得他回来之后第一个下手的就是顾家。”

        白落音的手顿了一下,“别胡思乱想,只要我还活着一天顾家就不会有事,我就不信他能杀了我这个女儿不成。”

        顾霖当然不希望有什么事,但还是和白落音实话实说了,“我也不知道只是总觉得有些不安,这是我来到这里之后还从未有过的感觉。”

        白落音沉默了下来,但是动作没停,过了一会儿放下笔把东西交给顾霖又安慰说,“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顾霖把白落音写好的东西放到盒子里又看了一眼挂像。

        “希望如此。”

        ——

        正如顾霖所担心的那样,关于天降祥瑞的传言传播了几天之后,在朝上就有大臣踢了出来。

        “启禀皇上,近日大周内频现祥瑞,臣认为是上天的预兆,皇上应登山祭祀,以告苍天。”

        “是啊皇上,请皇上登山祭祀。”

        “请皇上登山祭祀。”

        有了开头的,后边马上就有人开始附和,朝中一时开始议论纷纷。

        苏南付和宋明哲现在已经不上朝了,为首的是左思明和洛青枫,两个人其实都不太相信这所谓的祥瑞,但是其他大臣大多都在附和。

        白落音思量了一会儿答应了,“好,三日后,登山祭祀,以告慰上苍。”

        退朝之后白落音莫名觉得烦躁干脆就出了宫去了苏南付府上。

        苏南付和宋明哲听说了这件事之后神色都有些不自然特别是听说了白隆政还活着之后,宋明哲脸色更难看。

        苏南付叹了一口气,“当时我就觉得先皇死的蹊跷,没想到真的有猫腻。”

        “老师,当年我和皇上还小,您能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吗?”

        苏南付看顾霖几个人都有些好奇摇了摇头,“当年其实是这么回事。”

        白隆政的身体一直很好,早年还亲自上过战场,但一切的变故发生在十一年前。

        当时来了一个自称半仙的人,能掐会算倒是真的预言中了很多事,之后白隆政就开始重用这个半仙,无论是什么时候几乎都带着这个人,就这样过了一年,白隆政开始追求长生之术。

        网罗天下奇人,无论是和尚还是道士都可以入宫,苏南付劝过几次,但是因为并没有耽误白隆政的上朝批奏折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再之后过了差不多四五年,白隆政因为服用丹药驾崩。”

        顾霖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这怎么听都像是假死。

        苏南付回忆着当年发生的事,叹息着说,“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顾梵和白落尘被传战死,你父王和母妃远居避世,你和皇上被扔到了新的位置上,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几乎一个月整个朝堂都翻了天。”

        几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如此看来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苏南付又说,“不管怎么说,祭祀还是要去的,为了给天下百姓一个安心,也为了看看先皇到底有什么企图。”

        白落音看了顾霖一眼,“朕知道,太师,若是父皇回来要拿走皇位可是合理的?”

        “并不,大周律虽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就算先皇没死,新皇已经即位,那他只能被尊为太上皇,除非……”

        宋明哲接着说,“除非新皇失德,民生怨道,又或者新皇主动退位。”

        白落音听到苏南付和宋明哲的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只要自己不松口顾霖和顾家就不会出事。

        白落音向来是乐观的性子,摆了摆手,“现在想再多都没用,或许父皇只是厌倦了皇位出去待了几年,一切都还是未知的呢。”

        “最好是没什么事,不然可真是内忧外患啊。”

        北蛮的探子来报,北蛮已经开始囤积粮草了,不管是想干什么,都不得不防。

        三日很快过去,顾霖再次踏上了祭祀台,上一次还是杀太后的时候呢,现在若是仔细想想太后说不定只是白隆政的一枚棋子。

        祭祀的规矩繁琐复杂,一众大臣和白落音三跪九叩之后点上了香,开始听诵经。

        今日天气凉爽,太阳高悬,这么好的日子不睡觉真是可惜了。

        白落音正在胡思乱想呢突然听到什么地方传来了惊呼,抬头去看就看到一只五彩羽毛状似凤凰的鸟从山上飞了下来。

        “神鸟显灵了?”

        “神鸟,是传言中的神鸟。”

        现在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主的看向了在半空中盘旋的神鸟,顾霖也看了过去,神鸟在空中飞了几圈突然有了目标一样朝着一个方向飞过去。

        “就这?”

        顾霖趁着所有的目光全都在鸟的身上,上前几步,直接在白落音身上撒了一包药粉。

        那只鸟突然一顿,停在了半空,扑腾了几下翅膀之后居然朝着白落音飞过来。

        白落音下意识想躲被顾霖一把按住,“别怕,站稳。”

        顾霖说完之后就往回走,回到了刚才的位置。

        鸟直接飞过来落在了白落音的肩膀上,抖擞了一下肩膀。

        顾霖率先跪下,“天降祥瑞,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后几个人也都跟着跪下,“天降祥瑞,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白落音还没反应过来呢,但是看到顾霖一副早有计划的样子还是故作严肃的摸了摸鸟的羽毛,然后摸了一手的颜料。

        “好家伙,掉色。”

        白落音蹭一下把手藏起来,故作正经的看着跪拜的诸人,“诸位请起,此等上天恩赐荣耀,朕受之有愧。”

        “吾皇爱国爱民,怎会有愧?”

        洛青枫现在表示自己很违心,但是奈何这是顾霖的安排。

        顾霖先前看到所谓的神鸟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有人作假之后就去找了平安和喜乐。

        喜乐听完顾霖的话马上反应过来,“王爷,先前我们爹娘也会这些东西,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师出同门但是应该是相似的,因此喜乐可以试试。”

        “你尽管去试,剩下的交给本王。”

        “是,王爷。”

        顾霖捏了一下袖子里的锦囊,看来这药粉是有用的,可以吸引鸟类,也就是说在场的人里边还有一个人也涂了药粉。

        一阵恭维声过后,白落音正在想着怎么处理下一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所有人的后边传了过来。

        “你自然是担得起,这个皇上你做的很好。”

        所有人一致回头,看到了一个穿着墨色袍子的男人,玉冠黑发,金丝腰带,登龙云纹靴。

        人群陷入了沉默,不知哪里的一个声音率先惊叫了出来,“先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