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未槐初见李肃

第九十八章 未槐初见李肃

        拓跋于洪急得头上的汗都出来了,这时左思明站了出来,“皇上,或许是拓跋可汗初来都城,并不适应,还请皇上查明详情。”

        拓跋于洪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替自己说话,感激之心立马占据了理智。

        顾霖往前走了一步,“左相的意思是皇上已经是非不分了?”

        “王爷此话有些咄咄逼人了。”

        “先前左相倒是都没有和本王对着干过。”

        左思明也上前了一步,“王爷这话有些意思,下官只不过是就事论事,秉持心中公义。”

        顾霖从鼻腔里发出一丝笑声,“心中公义?”

        “是啊,可汗初来乍到说不定昨夜正是有人暗中下手呢?”

        白落音捏了捏眉心,站了起来,“行了,退朝。”

        “恭送皇上。”

        顾霖送完白落音转身离开了朝堂,其后众人也离开了。

        左思明刚想走拓跋于洪连忙迎上去,“左相,多谢您为我解围。”

        “换作别人也是一样,并无分别,告辞。”

        左思明这般语气倒是更让拓跋于洪胡思乱想起来,难道这人与顾霖交好的消息是假的,还是说这本来就是演给自己的戏。

        顾霖本来要的就是拓跋于洪的犹豫不定,若是让左思明直接帮他他肯定不信,就要在这种左右摇摆的过程中磨掉拓跋于洪的防备心。

        摄政王府。

        顾霖听着左思明的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如此甚好,左相演的倒是很像。”

        左思明看着洛青枫嫉妒的样子故意说,“多亏了王爷。”

        洛青枫嫌弃的看了一眼左思明又说,“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不着急,我本来也没打算真的让拓跋于洪跟左相说实话,若是能真的套出来什么最好不过,若是套不出来也就杀鸡儆猴。”

        顾霖做出一个杀的动作,左思明和洛青枫就懂了顾霖的意思。

        左思明顿了一下,“说起来明晚是七夕节宫中会有些庆祝的活动,正巧这使团都在,不如干脆强硬一点?”

        “也不是不行。”

        计划商定好左思明转身就离开了摄政王府。

        白落音回宫之后就来了未柳的寝殿,现在躺在一边的榻上动都不想动。

        未柳自然想到是白落音在前朝有些难做的事,也没有说话只是在一边扇着扇子。

        “未柳。”

        “奴才在。”

        “这些日子你也没有见过家里人了吧。”

        未柳的手顿了一下,嗯了一声,算起来已经有半年未见过了。

        白落音翻了个身用手撑着脑袋看着未柳,“那你想不想家里人?”

        未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自然是想的,只是奴才现在的身份,不能僭越。”

        白落音看着未柳有些无奈,“你啊,有时候朕希望你能学学苏颜,争宠也是必要的。”

        未柳想起苏颜教给自己的一些东西不由得红了脸,白落音看着未柳的样子也猜到了什么,忍不住笑了笑。

        “想到哪去了,朕的意思是说你想要什么可以跟朕说,毕竟朕想起来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未柳没太明白白落音的意思,白落音也没有多说,起身离开了。

        未柳看着白落音离开的背影,不由得心里有些难过,是不是自己哪里没有做好惹得皇上不高兴了。

        “柳儿。”

        “阿弟。”

        未柳猛地回头看到了赵怡和未槐。

        “娘?阿姐?”

        未柳这才反应过来白落音刚才是什么意思,心里不由得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即使自己不去争宠白落音还是想着自己。

        赵怡还是第一次进宫害怕是肯定的但是看到未柳只剩下了满满的思念,三人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白落音从一边的墙后悄悄探出头满意的拍了拍白解行的肩膀,“不错嘛。”

        “皇姐觉得开心就好。”

        白解行嘴角的笑倒是带着点别的意思,毕竟柳扶风不在,白落音忙得很,后宫的事就得有个人帮忙看着,自己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白落音果然对白解行说,“明天晚上七夕,会有祭月的事宜,皇后不在,你跟着朕一起去可好?”

        这种事白解行求之不得马上答应,“全听皇姐安排。”

        “走了走了,别打扰他们。”

        两个人顺着离开了,白解行看着白落音的背影,有句话始终没有说出来,“皇姐,我不想当你的弟弟。”

        以往的七夕晚上只是会有祭月的事宜但是这一次有外人在,就多了几项,都是民间习俗,穿针乞巧和拜织女等等,多是关于女子的事宜。

        这种事左思明和洛青枫不好插手事情就全都落到了顾霖身上,整整一天都忙的见不到人,直到晚上宇文玥才和昔言一起进宫看到了顾霖。

        偌大的殿外摆满了桌椅,每张桌子上都有针线,现在各家的小姐也都站在一边窃窃私语着。

        顾霖原本只是想让各家小姐进宫,但是转念一想也叫上了各家公子,倒是多了几分撮合的意味。

        随着白落音举行完祭月的仪式,各家小姐也都坐在了座位上,铜锣声敲响,各家小姐都开始了动作。

        顾霖看着笨手笨脚的宇文玥和墨清语不免想笑,轻轻咳了一声压了下去就看到已经有各家小姐弄完起身了。

        未槐因着自己的身份也来参加了,弄完之后就起身行了一礼然后想走。

        “要我说啊,底下乡野之人还来都城干什么啊,就应该留在那里。”

        “小姐说的正是,带来一股穷酸味。”

        几个人在那笑着嘲讽未槐但是未槐并未搭理直接转身离开,自己曾经的经历早就锻炼出了自己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脾性,区区几句玩笑还不至于让她计较。

        几个人看未槐没有搭理自己不免有些不满,连忙追了上去。

        为首的那个穿着鹅黄衣衫,上来就推了未槐一下,“你叫什么啊?本小姐怎么没有见过你?”

        未槐拍了一下衣服淡淡的回答,“未槐。”

        “宫里那位是你的弟弟?我听说先前是个内侍,也不知道怎么爬上了龙床。”

        “就是就是,要是没这个弟弟,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丝毫没有顾及其他人。

        未槐袖子里的拳头仅仅攥着,但是面色不改,她不想给未柳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顾霖注意到了这边的麻烦,眉头微皱。

        未槐不想多说话就想离开,但是这几个人刚找到乐子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走,鹅黄衣衫的少女趁着未槐转身走狠狠推了未槐一把。

        “姑娘小心。”

        就在未槐准备用手撑住的时候身子被人扶住了。

        未槐定了定神看到了扶住自己的那个人,剑眉星目,带着官帽,嘴角带着一丝笑,好一副俊朗少年的模样,不是别人正是李肃。

        李肃原本只是来凑数的,闲来无事散着步就到了这边,注意到了那个一身青衫但是不卑不亢的女子,心下有了几分悸动,看到女子被欺负忍不住站了出来。

        未槐被扶起来连忙福了一礼,“多谢大人。”

        “李大人,您怎么在这啊。”

        鹅黄衣衫的女子看见李肃马上变了个人一样,娇笑着就想靠近李肃,谁不知道这科考第一的文生一甲,若是能攀上这个高枝以后还不是前途无量。

        “自重。”

        李肃一甩袖子躲了过去,然后问未槐,“姑娘可受伤了?”

        未槐脸色红了一下所幸这边灯光暗淡看不分明,只是轻声回答,“无事。”

        “无事便好。”

        李肃不怎么会说话,说完这句也没了下文,正在犹豫的时候霍玄溜了过来,“未姑娘,王爷请你过去。”

        “王爷?是,这就过去。”

        未槐匆忙行礼然后离开了,霍玄把手搭在李肃的肩膀上笑咪咪的看着李肃,“我说兄弟,你这眼神可不太对啊?”

        几个人看见霍玄又连忙凑上去,“霍玄将军。”

        “我们先走了。”

        霍玄说完也不给其他几个人多说话的机会拖着李肃就离开了,让没来得及多说话的几个女子跺着脚耍小脾气。

        未槐到了顾霖面前有些手足无措只连忙行了个礼,“参见王爷,不知王爷叫臣女有何指教?”

        顾霖让人搬来一个凳子,“无事,只是看你有些无聊,本王也有些无聊叫你来说说话。”

        未槐行了一礼才坐下,“是。”

        “崇州近日可好?”

        “很好,自从王爷离开后崇州也逐渐回到了先前的样子,甚至更加繁荣了几分。”

        顾霖想了想又问,“那就好,这次是皇上让你们来的?”

        未槐还是一样的语气,只不过多了一分不易察觉的喜悦,“是,皇上说阿弟思念我和母亲。”

        “准备待几天?”

        “论礼节最多三天。”

        顾霖看着李肃一直在往这边看就说,“本王倒是蛮喜欢你的脾气,可会些什么?”

        “并不太会什么,只是会些女红。”

        未槐说着把手帕呈给顾霖,“这便是臣女所绣。”

        顾霖拿过手帕看着,上边只绣了一只红梅但是栩栩如生,仿佛带给了顾霖几分凉意。

        顾霖看了未槐一眼,嘴角带着几分笑意问道,“倒是极好看,说起来过些日子是本王故人的生辰本王一直没想好送什么,不如你帮本王绣一只荷包如何?”

        未槐愣了一下连忙答应,“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