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临走还得拿点东西

第九十四章 临走还得拿点东西

        虽说两人来的不晚但是整个城主府都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热热闹闹的。

        “倒是好大的排场。”

        两人顺着队伍就看到前方都在记录谢礼,洛青枫啧了一声,“咱们什么也没带啊?”

        顾霖微微一笑,“我怎么记得师兄的本事可不止这点啊。”

        洛青枫露出一个了然的神色,转身去了后边然后没多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后边有个蛮人在那耀武扬威的,我看不惯就顺手拿了。”

        洛青枫特意强调了顺手两个字然后就悠闲的跟顾霖一起往前走。

        很快到了门口,小厮接过来东西就请两人进去,这里原本是大周的地方,所以装饰也都相似,但是自从被北蛮占据之后加了许多华丽的装饰倒是有些不伦不类。

        一路上都是来贺寿的人,顾霖隐约听到门外传来一个蛮人的咆哮声和洛青枫对视笑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很快到了大厅,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摆满了各种美味佳肴,城主站在首位和几个人笑谈着什么。

        “两位也是来祝寿的?”

        一个人突然跟两个人搭上了话,洛青枫下意识的把顾霖护在身后才说,“是啊,仁兄怎么称呼?”

        “鄙姓陈,单字品。”

        洛青枫假笑着塞给陈品一锭银子,“鄙姓罗,陈兄,我和夫人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有什么规矩希望陈兄多提醒些。”

        陈品掂量了一下份量,笑得脸上褶子都出来了,连声答应,“好说好说,罗兄太客气了,要说这城主那可算是仁慈了,要知道自从割让了这十座城池之后,就属这座城池过的好。”

        陈品喋喋不休的说着城主的好,人也渐渐多了起来,纷纷入座。

        “今日诸位来参加我的寿宴,受宠若惊啊。”

        城主不过四十多岁,一身的蟒袍加貂皮,热不热暂且不说,倒是有几分滑稽。

        “城主福寿安康。”

        “城主长命百岁。”

        人群叫嚷着,顾霖和洛青枫坐在末尾的位置,听着一众人的侃侃而谈。

        “诸位今日赏脸,正好我新得了几个姑娘,跳舞给大家看。”

        随着城主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好的节目开始轮番上演,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上边,欢呼喝彩声此起彼伏。

        顾霖感觉到脸上的易容有些变化就轻轻拉了拉洛青枫的手,“师兄,我们得撤了。”

        正好洛青枫了解的也差不多了就点了点头带着顾霖悄悄离开了。

        外边倒是安静,似乎因为都在忙碌着寿宴,府里闲暇的人不多,就连寻常的巡逻都没有几个人。

        两个人正准备走,洛青枫一下拉住顾霖,“小霖,来都来了,就这么走可惜了。”

        顾霖顺着洛青枫的眼神看过去,看到了正在往仓库里搬东西的小厮,马上懂了洛青枫的意思,跟着就说,“也是,我看这么热的天,来把火也合理吧。”

        洛青枫坏笑的点了点头,两个人一拍即合一个去放火,一个去拿东西。

        顾霖借着黑影绕到了院子另一边然后拿出火折子吹了吹刚想扔就听到了其他的声音,“我听说城主那只鹰说什么都不肯开口叫,快被打死了。”

        “要我说那鹰说不定根本不会叫,还什么鹰王,胡扯吧。”

        顾霖因为有了苍冥之后对于这些事的关注度也高了很多,听到了就要管。

        两个人还在说着,“要我说,杀了算了,有的是。”

        “你们说的鹰在哪?”

        顾霖一掌拍晕了一个,然后拿出匕首冷眼看着另一个人,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已经把人吓懵了,咽了口唾沫才颤颤巍巍的指着一边,“这座墙后。”

        顾霖上前一步拍晕了这个然后转身翻墙去了后院。

        院子里有几个侍卫但是也都懒洋洋的靠在石桌上喝着酒,倒是方便了顾霖的行动。

        顾霖从一边翻窗户进去了然后闻到了血腥气以及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兽。

        正中有一只白色的鹰,低垂着头,身下有血迹,一边的鸟兽也都警惕的看着顾霖。

        顾霖小心的靠近了白鹰,白鹰却突然抬起了头,然后盯着顾霖,无力的抬着翅膀。

        “你放你走,你别咬我啊。”

        顾霖一边打开笼子一边和白鹰商量,她可是听六师说过鹰咬人多疼。

        白鹰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顾霖,直到顾霖解开了它脚上的镣铐才垂下头碰了碰顾霖的手背。

        “好了,你快走吧,我去放它们。”

        顾霖打开了一个一个笼子,但是没有鸟兽有动作,顾霖隐约听到外边的声响,有些急切但小声的催促,“快走啊?”

        白鹰似乎缓过来了,扑腾了几下翅膀跳到了顾霖的身上,然后发出了短促的叫声,屋子里的鸟兽似乎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全都高声叫喊起来然后穿过门窗四散逃开。

        “快来人,那些畜牲跑了!”

        外边的人一愣瞬间乱成了一团然后全都去抓。

        “你不走?”

        白鹰站在顾霖肩膀上梳理着自己的羽毛,没搭理顾霖。

        顾霖摸了摸白鹰的羽毛,“不走就不走吧,这里边还有其他鸟兽吗?”

        白鹰短促的叫了一声,似乎是在说没有,顾霖点点头,掏出火折子点燃了稻草,屋子里都是木头和稻草,几乎瞬间就燃了起来,紧接着,顾霖翻窗溜了。

        “救火啊!”

        “着火了!快来人!”

        整个城主府已经乱了一半,洛青枫满意的看着去帮忙的小厮悠闲的拿起一个大包袱进去抢东西了。

        “这个太重,这个太便宜。”

        洛青枫跟逛自助一样挑来挑去拿了一包袱好东西就从门口溜了出来,鬼鬼祟祟的样子加上已经花了一半的易容倒是真的有些贼眉鼠眼。

        两个人在门外碰面了,顾霖看着洛青枫背上的一大包东西没忍住抽了下嘴角,“师兄,你倒是真的不怕累着自己。”

        “开什么玩笑,好东西不要白不要,你倒是这从哪抓的?”

        洛青枫说着打量着白鹰,这去放个火怎么还带回来一个活物。

        顾霖看了一眼傲娇的不去搭理洛青枫的白鹰只能笑着拉着洛青枫离开这里。

        因为城主府的火灾整个城中都闹了起来,顾霖和洛青枫顺利的混了出来然后喘了口气把脸上的易容抹掉了。

        洛青枫看着熟悉的脸终于多了几分欣慰,“要我说还是小霖这样好看,那易容不及你万分之一的容貌。”

        “就知道贫嘴,我们先走。”

        顾霖虽是这样说,心里倒是得意,拉着洛青枫跑到了远处的树林。

        白落音带人在那里等着,看到两个人过来瞪大了眼,这说好的去打探情报怎么好像打家劫舍回来一样?

        原本站在一边树上懒洋洋的苍冥突然直起了头一眨不眨的看着顾霖肩上的白鹰,还故意摆出一副昂首挺胸的样子。

        顾霖先上了马然后让苍冥站到自己另一边的肩膀上,“事不宜迟这里不安全我们回去再说。”

        “好,快走。”

        一行人回了定州,顾霖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就看见洛青枫和白落音因为分东西不均匀快打起来了。

        白落音力气不如洛青枫但还是死死拽着,“洛青枫你一个大男人你要什么珍珠啊。”

        洛青枫正在看从哪下阴招比较合适,“我给小霖做项链不行吗?你要什么珍珠啊。”

        “我用来做药。”

        “不行。”

        两个人的身边都是各种金银珠宝,但就是手里一盒珍珠死活不肯让。

        另一边苍冥高昂着头站在椅子上,一边是梳理羽毛的白鹰。

        顾霖拍了一下额头然后走过去从两个人手里抢过珍珠,“现在立刻马上去睡觉,东西放在这,别动。”

        白落音不敢不听顾霖的,所以就对着洛青枫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哼。”

        “我说白落音你!”

        “怎么着,不服啊,我给你下毒了啊!”

        “睡觉。”

        顾霖不轻不重的两个字瞬间熄灭了白落音和洛青枫想要打架的想法,灰溜溜的回去休息了。

        顾霖这才有时间好好看看白鹰的情况,身上的血迹不少,看起来有些严重,但是这里也没人能懂,得早点回去找六师看看。

        苍冥站了半晚上都没得到回应就叫了一声,顾霖看了看苍冥再看看白鹰心里不由得想笑。

        “你有名字吗?没有我给你起一个?”

        白鹰没有出声只是靠在顾霖的身边,顾霖想了想才说,“它叫苍冥,你不如就叫流星?”

        流星短促的叫了一下然后轻轻啄了一下顾霖的手指算是答应,顾霖笑着摸了摸流星的头又对苍冥说,“你带流星去休息吧。”

        苍冥一听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连忙扇动了两下翅膀然后带着流星离开了。

        顾霖轻舒了一口气,一天的疲惫也浮现了出来,打了个哈欠趴在桌子上就睡了过去。

        洛青枫从门外走进来看到顾霖的样子轻轻敲了一下顾霖的脑袋把人抱起来送到榻上。

        睡梦中的顾霖也不怎么安稳,紧皱着眉头喃喃的念着,“师兄,别走。”

        洛青枫把顾霖放好然后坐在一边拿起一边的扇子扇着,用极为轻柔的声音轻轻笑着回应,“不走,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