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医圣逸云天

第八十二章 医圣逸云天

        吕莲子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是本能的觉得自己不会死,自从被奇怪的黑衣人打晕抓到这大概已经过去了三天,每天都有人送吃的喝的,但是不跟自己说一句话。

        陈海已经被关的有些精神恍惚了,每天就缩在墙角也不说话,吕莲子更加烦躁。

        终于第五天的时候,地牢的门又被打开了,吕莲子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毒王?”

        吕莲子不敢相信的擦了擦眼睛,确认自己看到的就是施恩。

        施恩在吕莲子面前转了两圈,然后开口问,“你是逍遥山的人?”

        吕莲子似乎对于这个称呼并不是很满意,但还是说,“是,逍遥山吕莲子。”

        “逍遥山不都自诩正义之辈吗,你还偷盗城防图给了疏勒。”

        “我自然和他们不一样,我有我自己的规划。”

        吕莲子说这话的时候坚定的握住了拳头,似乎想要用动作来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

        施恩正是看出了吕莲子这与众不同的心思,所以才会把她带回来,自己如果赌对了,这个小丫头会是自己一大助力。

        正在施恩想着怎么开口的时候,吕莲子干脆的说,“毒王,你收我为徒吧,我肯定好好学,绝对不会给你丢脸的。”

        吕莲子这么主动自己倒是没有想到的,但眼珠一转又说,“想要成为我的徒弟,你得有一个傀儡,这个傀儡要心甘情愿为你献身,虽死无悔。”

        施恩说完这句话等着吕莲子的答复,吕莲子果然干脆的转身走到陈海面前。

        “师兄?师兄?”

        陈海现在分不清自己身处何地,但是听到吕莲子的声音还是开心的答应了一句。

        吕莲子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接着说,“师兄,小莲子对你重要吗?”

        陈海木然的点点头,“重要。”

        吕莲子继续问,“那你愿不愿意帮我?”

        “当然愿意。”

        “哪怕是付出性命?”

        陈海这次没有回答,似乎是在迟疑着什么,即使头脑不清醒,但是面对可能失去生命的选择,本能还是克制住了陈海的回答。

        吕莲子靠近了一点,呼吸声仿佛都在陈海德耳边,“师兄,我只有你了,你要是不帮我就没有人帮我了。”

        陈海的呼吸有些紊乱,片刻缓慢的点了点头,“我愿意。”

        吕莲子听到陈海答应,毫不客气的起身,嫌弃的踢了陈海一下才对施恩说,“他答应了。”

        施恩一直在看着吕莲子的举动,知道自己没看错人就点了点头,递给吕莲子一个盒子。

        “药丸给他吃了,等三天之后,蛊虫入体,你就可以用口哨控制他。”

        吕莲子接了过来惊喜的说,“你愿意收我为徒了?”

        施恩点点头,“可以。”

        吕莲子连忙跪下,“吕莲子拜见师父,从今日起,都听师父的,绝无二言。”

        施恩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绕着吕莲子转了一圈,“好了,走吧,师父带你去看看周围的环境。”

        吕莲子站了起来跟施恩走出去,身后的陈海也仿佛失去了生命般闭上了眼。

        ——

        摄政王府。

        顾霖和逸云天看着远处玩闹在一起的喜乐和昔言,嘴角也都是微微的笑意。

        “老先生,你可知道施恩?”

        逸云天捋了捋胡子,叹了口气,“知道,我那不成器的师弟。”

        “我们此次前往北蛮就遇见了他。”

        顾霖把这次遇见施恩的过程给逸云天说了一遍,又加了一句,“如果日后开战,他未必能活下来。”

        逸云天没有丝毫迟疑的说,“他该死,他早就该死,若是有机会,我宁愿我亲手杀了他。”

        顾霖倒是没想到逸云天会这么说,一时没有说话,逸云天停顿了片刻才接着说,“当年师父收了我们两个认为徒,他比我聪明些,但是坏心思也多,师父怕他日后惹事,绝学没有教给他。”

        “因此他就怀恨在心,三番五次顶撞师傅,此外还悄悄进了禁书阁偷学毒术,师父觉得亏欠他并未多加阻拦,也因此酿成了大祸。”

        逸云天的目光仿佛穿越了几十年看到了从前。

        施恩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学会了禁书阁所有的书甚至还多次拿同门师兄弟当作练手的工具,两人的师父看不下去就出手阻止。

        施恩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师父的对手就要求和逸云天进行一场比试,如果逸云天能赢自己从此再不碰毒物。

        “原本的比赛并无悬念,他虽然聪明但是性格太急躁,被我抓住了破绽,差一点就能打败他了。”

        逸云天的神色突然暗了下来,然后才接着说,“可是我忘了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师弟了,他现在是一个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无耻小人,我们的对决进行到最后的时候他放出了暗器。”

        “师父注意到了暗器,为了救我,被施恩偷袭了。”

        顾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就算是过去了这几十年,还是能够感受到逸云天对这件事的愧疚,或许正是因为对这件事的愧疚才让他不肯出手救人,可还是被太后利用了第二次。

        “我没能把师父救回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父离开了人世,可惜师父到最后都在劝阻我不让我为他报仇,他说施恩本性不坏都是他才导致今天的局面。”

        逸云天看向顾霖,询问一般的说,“小王爷,你觉得我该报仇吗?”

        顾霖微微颔首但坚定的回答,“老先生,我的阅历自然是不如您,但您今天既然肯问我,我便与您说句实话,自从施恩偷学禁书的那一刻起,您的师弟就已经死了。”

        逸云天脸上的神色变了一变,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过了会儿才站了起来,背对着顾霖说,“是啊,他已经死了,我要做的就是为师父报仇,不然我死了都不瞑目。”

        顾霖也站了起来,“老先生,我听说过北蛮军队用毒来迫害百姓,或许从那一刻起,施恩已经不单单是您的仇人也是整个天下的仇人。”

        “小王爷,若是有机会,一定杀了他,老夫相信你。”

        逸云天看着顾霖的神色是极少会出现的清明,和那个醉酒的老头不一样,这一刻的逸云天才是被世人传颂的医圣。

        “我明白。”

        逸云天点点头转了个话题,“明白就好,说起了你下一次毒发就在明天晚上,皇上还会过来吗?”

        顾霖对这件事还有些头疼,“应该会吧,但是我不想让大哥知道这件事。”

        逸云天挑了一下眉,“小王爷,你总是喜欢把事情自己扛着,其实并不需要,你完全可以相信你身边的其他人,尤其是你的亲近之人。”

        顾霖没明白逸云天为什么突然转了语气,“老先生?”

        “我倒是觉得你大可告诉将军,瞒着他也是瞒不过去的,再者说,我觉得江伯已经把话告诉他了。”

        顾霖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回头就看到了顾梵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大哥。”

        逸云天可不想参与这种修罗场,转身就若无其事的溜达走了。

        顾霖挠了挠头,连忙让到一边,“大哥,你坐。”

        顾梵僵着脸坐下问顾霖,“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顾梵的语气不由自主的加重了,“你还给我装傻?你连江伯都瞒着,还想瞒着我?”

        顾霖现在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小声解释,“大哥,你听我说,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顾梵到底还是心疼顾霖,但现在更加生气,“要不是江伯你要瞒我到什么时候?要瞒着父王母妃到什么时候?”

        顾霖嘟囔着说,“瞒不了多久。”

        “能治好吗?”

        顾梵突然转变的语气让顾霖愣了一下,顾霖舔了一下嘴唇迟疑的点点头,“放心,医圣在,肯定能治好。”

        顾梵自然知道顾霖撒谎时候的小动作,但是没有揭穿她,人总是需要一点希望的,万一能成为现实呢。

        第二天晚上。

        顾霖坐在浴桶里身体还在不由自主的打颤,屋外,洛青枫和顾梵急得来回转圈,昔言几个人如同往常一样在替换热水,白落音和逸云天在商量药物,江伯不忍心看也就守在门口。

        顾梵还是第一次看见顾霖这样,只能愤恨的锤了一下树,“若是能选,我宁愿替小霖去承担这份苦,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好,我就是个废物。”

        “大哥,你别这么说,小霖不会有事的,医圣在呢,而且皇上的医术也很好,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洛青枫安慰着顾梵但是心里也更加着急,每一次毒发都意味着顾霖距离死亡的风险更近了一步,但是不能说出来,现在只能等白落音的答案了。

        白落音最近也在拼命回忆自己曾经看过的配方,只不过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来,只能按照可能一样样的尝试。

        顾霖这一次的幻觉更加清晰了,一个很大的仓库,周围有好多人,自己面前的人和自己穿着一样的衣服,举着枪对着自己,但就是看不清楚脸,只不过隐约觉得这个身形像极了洛青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