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官复原职

第八十一章 官复原职

        第二日早朝。

        从上朝开始不少人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氛围,且不说苏南付和宋明哲一直在看着殿外,就说顾霖没上朝就已经够奇怪了。

        左思明先是说了近日的大事,紧接着白落音又说了些什么,然后站了起来。

        “诸位爱卿虽有前段时间科考的新人,但或许诸位都曾听过五年前的北蛮之战。”

        霍玄几个人也都抬起了头,北蛮之战的惨烈程度是他们听到却无法想象的。

        “北蛮之战是大周朝的耻辱,更是一根刺,传言中朕三哥和顾家世子皆是叛徒,被北蛮可汗利用之后杀死,但事实上,他们是被太后诬陷,此事去岁的祭天大典摄政王已经查明。”

        白落音往前走了几步,来到殿中,“当年世子和三哥率领五百顾家亲军深入敌后,但被太后和奸臣泄露踪迹,被困住,五百亲军只余不到三十人。”

        朝中传出一片唏嘘声,顾家亲军都是顾骥一手带出来的,真的拼起命来,以一敌多完全不在话下,能让五百人几乎全军覆没战况不可不谓之惨烈。

        朝中无人说话,都在等着白落音继续。

        “自去岁太后伏诛,朕一直想要为死去将士正名,但是没有花名册也无可奈何,所幸前些日子朕与摄政王还有首辅一起远赴北蛮,找到了。”

        白落音停顿了一下,转过身看着满朝文武说,“找到了三哥和顾世子以及侥幸活下来的二十余名顾家亲军。”

        整个朝堂瞬间炸开,所有人都在争相确定自己听到的是否是真的,原本以为离世的人居然活了?

        “宣顾梵,白落尘觐见。”

        随着内侍声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朝堂之外,那里两个人正缓步走进来。

        苏南付一把抓住宋明哲的手,“真的是他们。”

        “臣顾梵。”

        “臣白落尘参见皇上。”

        两个人跪地叩首,白落音把人扶了起来,“三哥,顾世子,辛苦你们了。”

        顾梵后撤一步,弯腰行礼,“为臣者当为国为民,死而后已。”

        “好,宣摄政王。”

        “宣摄政王顾霖觐见。”

        顾霖从殿外进来,手中拿着一个托盘,里边放着厚厚的一沓纸张。

        “启禀皇上,此乃北蛮之战中战死将士名单,共计五万三千二十五人,皆有名录。”

        “辛苦摄政王。”

        顾霖起身低头拱了拱手,“臣该做的。”

        白落音绕着满朝文武走了一圈,一边走一边说,“诸位爱卿都听见了,五万多人其中又有多少本不必丧生的?就算过去五年,朕依旧觉得当年的败类还在朝中,即日起,全权授予左相,查明当年余孽。”

        左思明早就和洛青枫商量好了对策,当下就行礼,“臣遵旨。”

        白落音继续说,“此外,白落尘封为贤王,赐府邸,顾梵官复原职任勇武将军,从一品,册封镇北候。”

        两人一起跪下,行礼谢恩,“臣领旨谢恩。”

        “此外,其余阵亡将士,按大周律法给予补银,我大周亏欠他们的太多了,这份迟来的清白也太久了。”

        沉默席卷了整个朝堂,所有人在此刻仿佛都感受到了那场战争中的失望与恐惧,就这么丝丝缕缕的萦绕在所有人的心头。

        白落音走回座位转过身,看着朝中众人拿出了帝王的威严,“今日之事只是开始,往后朕定不会再容忍任何一个贪官污吏,奸佞小人。”

        “吾皇圣明。”

        今日朝堂之事格外惹人注目,只不过左思明和洛青枫没有久留,匆匆忙忙的离开去处理战死将士补银的事。

        苏南付看着完好无损的白落尘,激动的连连说好,白落尘是苏南付真正的弟子,苏南付一生所学全都传授给了白落尘。

        当年听说白落尘遇难,苏南付一个月未曾上朝,今日知道白落尘无事才是真的开心。

        白落尘看着须发皆白的苏南付心里也是一阵难过,“让老师难过了,都是学生的错。”

        苏南付摇了摇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宋明哲不太会表露自己的情感,干脆大手一挥,嚷嚷一般的说,“还有顾家老大,我可不信你真的死在了战场上,顾家的人哪有那么弱的?”

        顾梵轻轻吐了一口气,略有些心酸的点了点头,“宋叔,你说的对,我顾家没有懦夫,哪怕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宋明哲拍了拍顾梵的肩膀,“放心,这口气,我们一定要出回来,连同当年的屈辱,我们会加倍还给北蛮。”

        顾梵坚定的点点头,这口气一定要出回来。

        顾霖在一边看着没说话,但心里也在谋划该如何讨伐北蛮,毕竟自己也不是好欺负的。

        几个人有寒暄了一会儿顾梵抢先开口,“这两年北蛮国力逐渐强盛,不管怎么说,都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了。”

        白落音一听心中的不甘马上涌了上来,不客气的说,“没错,当年一战割让的城池也该拿回来了。”

        顾霖倒是挺喜欢白落音这样有干劲的样子,也就转头问苏南付,“说起来我遇到的施恩,太师可知道?”

        苏南付迟疑了一下,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才说,“施恩?知道一些,但或许去问你府上的逸云天会有更好的答案,我仅知道他们曾经是同门师兄弟,除此之外倒是不知道什么了。”

        顾霖暗暗记在心里然后才说,“那施恩恐怕不只是毒王那么简单,我想他应该是会祝由术。”

        苏南付脸色终于严肃了一些,“那事情可能就要麻烦些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能放任北蛮,若是有机会。”

        顾霖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但是在场的人也都明白,若是有机会,就要一举歼灭。

        与此同时,北蛮。

        一位白发老者捋着胡子,满脸愁绪的开口,“可汗,白落尘和顾梵没死可不是好事,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增强国力,应对可能的战争。”

        “那又怎么样,他们不过是侥幸而已,当年能杀的他们仓皇出逃,现在也可以。”

        北蛮可汗名为赫连多吉,借着五年前那一场战争拿下了可汗的位置,但是这几年根本没有如他所说那般带领北蛮走向中原反而终日沉迷享乐。

        施恩马上接着说,“可汗说的是,大祭司,你还不相信可汗吗?”

        靳格尔是赫连多吉的老师,也是北蛮的祭司,无论权力还是地位都仅次于赫连多吉。

        靳格尔指着施恩不客气的骂道,“都是你这般无耻小人才会让可汗每天沉迷享乐,不问政事。”

        施恩表面无所谓,但是心里已经恨极了靳格尔,赫连多吉还是怕这个老师的,不然自己早就控制整个北蛮了。

        赫连多吉一听靳格尔的话就头疼,干脆往榻上一躺,下了逐客令,“好了老师,我知道你为我好,我肯定不会辜负你的期待的,现在我困了,你们先退下吧。”

        “可汗好好休息,我先告退。”

        施恩率先出了牙帐,只不过没走而是在门口等着靳格尔。

        靳格尔又劝了几句看赫连多吉完全不听只能无奈的转身,出门看到施恩冷哼了一声停都不停的离开了。

        施恩也没去追,反正自己已经给这个老东西下了毒,不出三个月,他就会悄无声息的死去,到时候北蛮还不是自己的掌中之物。

        顾霖带着顾梵回到王府的时候,顾梵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心境,他现在只想早些出兵,歼灭北蛮。

        王府里这次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的热闹,而是格外安静,两个人穿过前院到了后院就看到所有人都站在那里。

        “世子和小王爷回来了。”

        江伯指挥着人给两个人让开路,两个人走到最前方就看到了架设好的灵堂,活下来的二十多个亲军都穿着白衣站在堂边。

        “小王爷,如你说的,他们的排位都已经放好了。”

        顾霖嗯了一声,和顾梵一起上前,昔年和顾颂递给两个人两柱香。

        顾霖看着层层叠叠的牌位,恍惚间看到了幼时那群人,风华正茂,少年意气,会陪着自己闹玩,可这一晃眼就成了小小的牌位。

        顾梵心里也格外难受,这五百人是顾骥亲手交给自己的,可是自己却没能把他们都带回来,自己的暗卫也只剩下了顾颂,其余两人已经为了保护自己死在了战场上。

        顾霖把香插好,然后深深弯下腰行了一礼,嘴里喃喃的说道,“诸位,回家了。”

        顾梵也把香插好,认真的说,“兄弟们,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北蛮我一定会打下来的。”

        身后的二十多人也红了眼,但都强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大仇未报,不是哭的时候,等到手刃敌人之时再诉说这些年的思念。

        整个王府都一直这么沉默着,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同样的悲伤,只要是在王府待过几年的谁没有和他们接触过呢,可到最后连面都见不上。

        顾霖看着袅袅升起的香雾,轻声念道,“今生愿难偿,细雨叹秋凉,千里遥望路迢迢,魂归故里人茫茫,可怜无名路边骨,犹是家中盼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