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花朝节遇苏颜

第六十五章 花朝节遇苏颜

        “花朝节,自圣旨读毕后起到子时止,夜不闭户,市不关门,各方善歌舞者皆可搭台演出,花车游街,百姓同乐,可掷花为凭,决出魁首。”

        随着礼部侍郎的声音落下,花朝节开始,白落音上完早朝之后就换了衣服溜了出来,来到街上看热闹。

        “哇,好香啊。”

        满大街都是各种花卉,还有花瓣做的点心,花酿的酒,整个都城都好像在一片花海。

        “这个好吃。”

        白落音抱着一包点心,还不时塞给顾霖一个。

        不远处任冉,昔言,墨清语和柳叶儿也一起逛着,在卖花的店门口挑选花枝。

        各处的歌舞坊,曲艺坊都在登台演出,门口搭的台子,百姓纷纷叫好。

        “走啊走啊,你看那边。”

        白落音看到不远处有人在跳舞,拉着顾霖跑过去。

        是一个歌舞坊,搭了一个高台,几个人在上边跳着舞。

        “各位看官,这几位都是都城有名的舞者,希望大家可以多给珠花,若是我潋滟楼夺得魁首,此后半月都打五折。”

        “好!”

        人群爆发出一股热烈的掌声,紧接着就有人把珠花扔到了台上。

        “苏颜出来了!”

        一个声音瞬间吸引了在场之人的注意,不由得看向另一边,一个穿着红衣的男子正在跳舞,脸上用纱巾遮着,只是一双狐狸眼分外惹人夺目。

        “这个好看,这个好看。”

        作为凑热闹典范代表,白落音拽着顾霖就跑了过去,顾霖一脸的绝望,早知道就先跑路了。

        “各位看官,要说这都城谁跳舞跳的最好,自然是苏颜,我夕照楼若是夺魁,五折一个月!”

        “他们为什么这么执着夺魁首啊?”

        “这花朝节魁首虽说就是个名声但是也是可以享誉整个都城的,甚至包括整个大周,外来客商也会慕名前去,这背后可不是几万两的事了。”

        回答白落音问题的是洛青枫,好不容易挤到两个人身边,再一挤,把白落音和顾霖隔开了。

        “洛青枫,你有病啊?”

        白落音很不满就想拽开洛青枫,但是奈何武力值不够,只能郁闷的不行。

        顾霖无奈的笑了笑,安慰说,“好了,这不是刚开始吗,洛首辅还要回去处理公事呢。”

        “不用我处理,左思明会处理的。”

        顾霖早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也就提醒洛青枫,“这么说来不知道那边那个是谁啊?”

        洛青枫顺着顾霖的眼神看过去,正好看到左思明在给一脸娇羞的柳叶儿戴珠花,当下脸色黑了一半,“这个左思明不是答应我今天的政务都给他吗?重色轻友的东西。”

        “洛青枫,你把手松开你再说别人行不行。”

        白落音咬牙启齿的看着洛青枫明目张胆的握着顾霖的手,恨不得当场给他砍了。

        洛青枫不甘示弱的说,“对了呀,这国事不是该您去吗?”

        白落音脸上一个大大的问号,选择闭嘴。

        闹了一会儿就到了花车游行的时候,整个主干道都是花车,热闹非凡,顾霖陪着白落音逛了许久,累的不行,干脆就准备去休息。

        “我不,我还没玩够呢。”“我们去夕照楼,近距离看看那个舞姬。”

        白落音眨了眨眼睛,答应了,推着顾霖就上了楼。

        “诶,我……”

        洛青枫想跟着上去,被拦住了,“洛首辅,好巧啊。”

        来的是李肃,是一个非常勤奋好学的人,但是洛青枫天天被烦的不行,现在看到他眼中划过一丝狡黠。

        “我听说你跟着苏太师学习?”

        李肃是个比较正直到死脑筋的人,完全没有意识到洛青枫的套路,只是回答,“正是。”

        洛青枫指着一边,“你看那边,是不是左相?”

        “正是左相,没想到左相也会出来游玩。”

        “咳,你听我说,左相最近许多政事,他今日出来是想找我一起,但是我还有事,你去找他就说你代替我帮忙处理政事。”

        李肃惊喜的做了个揖,“多谢首辅大人,下官这就去。”

        “去吧去吧。”

        洛青枫到了一边等着看热闹。

        李肃走过去就行了个礼,“参见左相。”

        左思明对这个人有印象也就客气的问,“是你啊,怎么了?”

        “洛首辅说让我代他帮您处理政事。”

        “?”

        左思明一头问号,再看远处洛青枫得瑟的进了夕照楼,当下就想拒绝,正好柳叶儿因为周围人多娇羞的不行,干脆就说,“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左相了。”

        柳叶儿说完行了一礼就离开了,去找在一边说笑的昔言几个人。

        左思明为了维护柳叶儿心中自己清风亮节的形象,也就拱拱手咬牙切齿的带着李肃回了宫。

        这边顾霖和白落音在楼上看舞,白落音满意的点点头,“不错,这要是加上墨清渊的曲子,更上一层楼。”

        顾霖存心逗白落音就说,“说得好,我记得他是南易进贡的一名舞姬,说起来还是你说不收,才把人送到了这里。”

        “原来如此啊。”

        白落音脸色一变,小声问顾霖,“真的假的,我怎么压根不知道这件事?”

        “很正常,当时太后当道,根本就没经过你的同意,直接把人送到这了,我知道这件事,还是孙澈问我要不要这个人。”

        “啊?”

        白落音一脸的惋惜,“可惜了。”

        “怎么,又想要人了?”

        白落音盯着苏颜说,“倒是也没有,只不过总觉得对不起人家。”

        顾霖对于白落音这种行为表示鄙视。

        苏颜其实刚才就看到了白落音和顾霖,记忆中自己看过的画卷中的皇帝就是那个穿着白袍的女子,当初因为自己没钱打点被送到了这里,要是能再度攀上白落音这个高枝,就不用在这艰难度日了。

        苏颜这样想着就从台上一个转身,水袖从白落音眼前划过,再往回一收,白落音正对上一双狐狸眼,嘴角不自觉的就扬了起来。

        顾霖看出了其中的猫腻,笑了一声,“看来,这个所谓的舞姬可不是那么简单啊。”

        白落音刚想起身顾霖在白落音虎口处掐了一下,白落音倒吸了一口凉气,“疼。”

        “不疼你就被吸进去了。”

        白落音甩了甩手,再看苏颜,突然明白自己刚才中了媚术。“好大的胆子啊,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用媚术。”

        “小爷,这是关于苏颜的卷宗。”

        “嗯。”

        顾霖拿过来一个卷轴,昔存也就下去了,大概看了一遍给了白落音。

        白落音皱着眉头看完,“媚术?擅长蛊惑人心?”

        “看来这个人可不简单啊。”

        “怕什么,我是那种会被迷惑的人吗?”

        “不是吗?”

        白落音舔了舔嘴唇表示大可不必这么直白。

        苏颜看自己的媚术轻易被顾霖识破了,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忌惮,走下台走到白落音身边,“这位客人,您想看什么舞啊?”

        “我?都行。”

        白落音闻到一股好闻的气味,但是有了先前的教训,很明确的知道这是一种迷药,所以刻意屏气,没有被迷惑。

        “是。”

        苏颜微微点头,重新回到台子上开始跳舞,白落音才松了一口气,“这要是收进后宫,我觉得苏太师能唠叨死我。”

        “或许换个方法,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顾霖记得自己当年遥遥的看过苏颜一眼,虽说穿着一身红衣,但是眉眼间没有现在那种可以装出来的妩媚,更多的还是一丝愁绪。

        两个人正说着呢,又上来一群人,为首的是几个女子,叫嚣着坐在了最前边。

        “今天是花朝节,好好跳包你当花魁。”

        苏颜遮去眼底的一丝厌恶,开始跳舞。

        “什么人?”

        “还用问吗?几个大小姐罢了。”

        洛青枫也上来坐在顾霖旁边,“今日城门大开,不只是都城的人,这几个是外邦使团的人,那个一头麻花辫的叫拓跋紫。”

        “你怎么这么清楚?”

        洛青枫故意说,“给我下过拜帖,我没见。”

        顾霖从鼻子里出了一声,“那你可真是备受喜欢啊。”

        洛青枫达到了目的,嘿嘿一笑,“小霖儿,你不是吃醋了吧?”

        “没有。”

        白落音嫌弃的看着两个人,就看那个拓跋紫站到了台上,“这舞没意思,跟我回去给我单独跳。”

        “你松开。”

        苏颜咬了咬牙,水袖一扬,但是直接被拓跋紫抓住了,“你果然对本公主用媚术,难怪先前几次本公主莫名其妙的就回了驿馆。”

        “你起开。”

        苏颜一下推开了人,他会功夫,但是现在寄人篱下不能动手,所以只能拉扯。

        老板听到这边的争吵连忙上来,“诶呦,公主殿下,你怎么来了,这苏颜啊,给您留着,楼上有房间,送您去。”

        “朕还在这呢,敢动朕的人。”

        白落音看到了苏颜求助的眼神,直接站了起来然后被顾霖一巴掌摁坐下,“干嘛呀阿霖,我去救人啊。”

        “不着急。”

        苏颜咬了咬牙,“我不去。”

        “不去?你要知道你母族的命可全看你了。”

        苏颜的脸上果然流露出了一丝惊惧,又看了白落音一眼,带着哀伤的狐狸眼格外勾人心魄。

        “别动。”

        顾霖还是摁着白落音,苏颜轻了一口气,绝望的咬了下嘴唇,“我跟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