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白落音发现顾霖中毒

第六十四章 白落音发现顾霖中毒

        摄政王府。

        顾霖在一阵疼痛中醒了过来,坐起来就看到地上跪了三个人,可不就是昔年昔存昔言吗。

        “我怎么睡了这么久,更衣,入宫。”

        顾霖说着想下床,看到三个人没动,心里咯噔一下,“任冉呢?”

        昔存估计了一下自己是最抗打的就主动说,“和洛首辅进宫了,都是我的主意。”

        “你们!”

        顾霖一激动胸口针扎一样疼起来,只能气的放下手,“任冉胡闹,你们三个也跟着胡闹,洛青枫也跟着胡闹。”

        “小爷,您先去药浴,洛首辅跟着不会有事的。”

        昔言说完就上前扶顾霖,顾霖站了起来,趁三个人不注意,直接就往外跑。

        “小爷!”

        三个人连忙去追就看到了倒在了洛青枫怀里的顾霖,和他身后阴沉着脸的白落音以及一脸无奈的任冉。

        ——

        宴席开始之后白落音就有意无意的看向顾霖,怎么看怎么不对,只不过碍着是在宴席上并没有说什么。

        一番觥筹交错之后白落音喝酒的瞬间看到了顾霖的手,瞬间眯起了眼睛。

        顾霖常年练武,手上都是茧子,怎么可能如此白嫩,而且还染着颜色。

        “好你个洛青枫,敢给我演偷梁换柱。”

        白落音担心顾霖,就故意咳嗽了几声。

        大殿中瞬间安静,韶华担忧的问,“皇上?您怎么了?”

        “朕身体不太舒服,先行离开,摄政王,首辅随朕来。”

        “完蛋。”

        洛青枫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后殿。

        任冉卸去了脸上的妆容,跪在地上,一边跪着一脸不服气的洛青枫。

        “洛青枫你可真是个人才啊,骗我?我和阿……”

        白落音顾及有外人在场,虚空给了洛青枫一锤径直站了起来,“带朕去摄政王府,朕倒要看看朕的摄政王瞒了朕什么。”

        之后洛青枫带着白落音悄悄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顾霖差点摔倒,上前一步抱住了。

        顾霖被白落音塞进浴桶的时候还拽着白落音的胳膊,“别伤及无辜。”

        白落音看着顾霖苍白的脸色,只能心疼的点点头,“放心吧。”

        顾霖这才放心的闭上眼,抵抗着身体的疼。

        外室里跪了一片,从洛青枫到江伯再到昔言几个人全都在,整个摄政王府鸦雀无声。

        白落音从内室出来的时候洛青枫第一个说话,“一切都是臣的主意,与其他人无关,所有罪责,臣愿一人承担。”

        “承担?你承担的起吗?”

        白落音说不气是假的,当下就拽着洛青枫到了另一件屋子,“你知道阿霖中的是什么毒吗?那是我老师研究的骨寒啊!”

        洛青枫感觉自己的大脑瞬间一阵轰鸣,骨寒是组织用来对付叛徒的,喂了骨寒,关入地牢,一年生不如死,最后死的时候,浑身无力,五感尽失,顾霖虽说有药压着最多也就只有三年。

        “小霖怎么会中骨寒的?你老师干了什么?”

        洛青枫一想到顾霖可能没几年时间了,脾气立马上来了,看了一眼外边,压低了声音但满是火气的嘶吼道,“他疯了?有病啊?”

        “你小点声。”

        白落音看了一眼外边又焦急的转了几个圈,叹了口气,“你先让他们起来去照顾阿霖吧,我想自己待一会儿。”

        洛青枫没说话直接出去了,过了一会儿白落音就听到了说话声和水流声,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才开始写药方。

        片刻,逸云天拿着药方看着,然后点点头,“快去,按照皇上写的来。”

        几个人忙了起来,不多一会儿就换上了新的药浴,有了白落音的方子,顾霖终于好了一些。

        又是一夜未眠,快天亮的时候白落音才回去,临走还叮嘱顾霖好生休养,不必来上朝了。

        顾霖也没推辞,躺在床上想睡觉但是被洛青枫盯得睡不着,只能又睁开眼,“怎么了?”

        洛青枫的声音有些冰冷,“为什么是骨寒?”

        顾霖闭上眼,似乎是在想怎么说,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因为我和阿音的老师做了交易,他会保证阿音的安全。”

        “可是明明那个老东西答应送你们去安全的地方啊。”

        顾霖别过头去,语气里带了些不满,“你以为他怎么答应的?为了阿音这个好徒弟吗?那阿音去求了好几次成功了吗?”

        洛青枫张了张嘴没了话,然后上前给顾霖盖了盖被子就转身出去了。

        顾霖重新转过头看着屋顶,叹了一口气。

        今日的朝堂格外的压抑,无论是白落音还是洛青枫,两个人都好像一点就要炸的气球,等到退朝大臣们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了。

        “一群庸臣,这个点小事都做不好。”

        御书房里,白落音直接撕了一本奏折,然后撑着桌子深吸了几口气还是没忍住,直接把桌子上的奏折全都扫到了地上,气愤的踩了两脚。

        “废物,都是废物!都滚出去!”

        宫女内侍全都溜了出去,在门口跪了一片,大气不敢喘一口,白落音摔了屋子里所有能摔的东西然后靠着桌子无力的滑坐下来,把头埋在膝盖里,无声的啜泣起来。

        “我以为我救了阿霖,可是为什么,好像又是害了她。”

        洛青枫走到门口看到这副场景,停顿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皇上。”

        “朕说了都滚!”

        白落音说着猛地站起来,看见是洛青枫又坐了下去。

        洛青枫虽然不想刺激白落音但是事态紧急,只能走到白落音前边,“你是唯一能解毒的人。”

        白落音颓然的笑了笑,“没用的,骨寒是老师一生最得意的毒药,谁都解不开。”

        洛青枫耐着性子和白落音说,“记得那年我们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擅闯进去的地方吗?”

        “老师的实验室?”

        “对,你说你看到了骨寒的配方,你还记得吗?”

        白落音的脑子里出现了很久远的一段记忆,还是顾霖失忆之前了,自己和几个人要竞争唯一的学生的名额。

        “我记不清了,我记不清。”

        白落音烦躁的摇摇头,现在脑子乱糟糟的,什么都记不清楚。

        “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你还有两年时间。”

        洛青枫说完就转身出门,他也有些累了,想找个地方静静的待一会儿。

        之后的日子里一众人都默契的没有提起关于骨寒的事,一天天过去,到了新官上任的日子。

        霍玄原本是想住在骠骑营,但是还没等收拾完就见到了墨清语,“跟我走吧,师父想见你。”

        “摄政王见我?”

        霍玄立马站了起来,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你听对了?王爷真的找我?”

        墨清语看霍玄磨磨唧唧的直接拽上人,“走了走了。”

        两个人到了摄政王府。

        墨清语直接拉着霍玄的手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后院,顾霖就坐在里边喝茶。

        “师父。”

        “参见王爷。”

        霍玄跪下行了个礼,顾霖点点头,“起来吧,在都城可还习惯?”

        “习惯的,不知道王爷找卑职有何吩咐?”

        顾霖把茶碗放在桌子上问,“吩咐谈不上,只是想问你家中还有何人啊。”

        霍玄更觉得奇怪,但还是认真的回答,“只有母亲和奶奶。”

        “嗯,小语你出去,我有话要和霍玄说。”

        “是。”

        墨清语虽然好奇但是什么都没问,转身离开了。

        顾霖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今日找你来是想让你暗中组建一个属于皇上的组织,名为禁翎营。”

        霍玄有些不解,“属于皇上?整个天下不都是皇上的吗?”

        “非也,若是皇上能把控一切就不会出现那日当场重试的场景。”

        霍玄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说话。

        顾霖接着说,“你不必为难,就算你不答应,今天的事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本王也不会再提。”

        “斗胆问王爷,为何要建立这么个组织呢?”

        “本王是将帅世家,注定戎马卫国,如有一日本王死了,本王希望给皇上留下一个可以保护她的组织,就这么简单。”

        霍玄看着顾霖的笑意,总觉得里边有些苦涩,“王爷会死吗?”

        顾霖站了起来,无奈的笑了一下,“或许吧,没有人能够去断言这件事。”

        霍玄想了想点了点头,“卑职愿意,只是卑职有个请求。”

        “嗯。”

        “禁翎营当以王爷为首。”

        顾霖看了霍玄一眼,看到了他坚毅的目光又问,“为何?”

        霍玄抱拳半跪,“卑职相信王爷,愿以王爷马首是瞻。”

        顾霖略一思索答应了,“可以,本王会着人打造一块令牌,用做军令,但是势必以皇上为主。”

        “是。”

        “人你自己去选,只有一个要求,最好无亲无故,四十人即可、”

        “卑职明白。”

        “此外,以后就住在摄政王府吧,若是家里长辈愿意可以一并接过来。”

        霍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多谢王爷。”

        顾霖往前走了几步,想起什么又说,“父王云游前告诉本王一句话,他说为官者当为国为民,本王把这话送给你,若是有一日你忘了最开始的选择,就想想这句话。”

        霍玄站起来默念了一遍这句话,对于自己心中的理想与抱负有了一个更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