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他们还活着?

第六十三章 他们还活着?

        年后连续几天的应酬送礼,等到闲下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初五,顾霖想着顾骥和白芪说不定哪天回来所以就准备带人收拾收拾房间,然后就看到了顾梵和顾禁的房间,心里不免有些唏嘘。

        顾禁自从那年和顾骥吵了一架之后就离家出走了,只是偶尔会给白芪一封信说自己经商,过得很好,而顾梵……

        顾霖轻轻推开了门,一直都有丫鬟来打扫,所以也并不脏乱,只是还是能看得出一副没什么人住的样子。

        房间整体都是简朴风格的,书摆满了整个房间,就想顾梵那年离开家的时候一样。

        顾梵穿着盔甲又一次叮嘱顾霖,“小妹,你少惹父王母妃生气。”

        顾霖烦躁的摆摆手,“知道了,你烦不烦啊,说了多少遍了。”

        那个时候的顾霖性格还是很暴躁的,加上被禁足之后更是如此。

        顾梵耐着性子好好劝道,“你离顾晓远一点,她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原本多好的性格,你看现在。”

        “知道了知道了,不知道说些别的。”

        顾霖说完干脆躺到床上,被子一盖,再不去搭理顾梵。

        顾梵无奈,只能摇摇头离开了,谁曾想那是最后一面。

        顾霖听到顾梵死讯的时候第一反应也是顾梵终于死了自己以后就是摄政王了,谁都管不了自己了。

        甚至于为了气走顾骥和白芪在顾梵的灵堂还嘻嘻哈哈。

        “大哥。”

        顾霖闭了闭眼,不去想原主记忆里的那些东西,反而想起了那个总是把自己抗在肩上的大哥,说起来,那几年倒是也气着了他,这一别就是五年了。

        桌子上是顾梵给自己画的画,顾霖走过去看着,洛青枫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听江伯说你在这,我过来看看。”

        洛青枫看了一眼房间,把视线定格在了桌子的画上,皱起了眉头。

        “这画上的人是谁?”

        顾霖偏头看洛青枫的眼神,隐约觉得不对,“我大哥,怎么了?”

        洛青枫犹豫了一下回答说,“我从逍遥山来的时候见过他。”

        “什么?”

        顾霖一惊,马上想起柳扶风的话,“找到的时候已经看不清楚脸了,只有身上的盔甲证明是他们。”

        顾霖把画转了个方向,又一次问,“你看好了,是他?”

        洛青枫走近了两步,仔细看了看然后点头,“是。”

        顾霖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难道顾梵还活着?

        “他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洛青枫回忆了一下,“还有一个男子,只不过瘦弱一些。”

        顾霖一把抓起洛青枫的手,“走,进宫。”

        ——

        御书房。

        白落音来回转着,韶华匆匆忙忙进来,递给白落音一个画卷,“这是内务府给三皇子画的。”

        “好。”

        白落音接过来,想去打开,但是手不听使唤,一直在抖,还是顾霖接了过来,打开。

        “是他。”

        洛青枫这次十分肯定,“那两个人就是顾世子和三皇子,我可以用命担保。”

        白落音心里也希望白落尘活着,但还是问,“万一,万一是长得像呢?”

        “我先前也是怀疑长得像,但总不能两个人都像吧。”

        顾霖坐到了椅子上,不自觉的用手敲击着桌面,“大哥还活着。”

        白落音也坐到一边,两个人一时间都没了话说。

        洛青枫叮嘱了韶华出去守着之后又对两个人说,“那里距离都城大概五六天的行程,已经接近边疆一带了,是个小村子,我借宿的时候他们听说我要回都城就留我住了一晚,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洛青枫说完又问两个人,“你们说的他们死了是怎么回事?”

        顾霖把从柳扶风那里听到的消息连同斩杀太后一起说了一遍,洛青枫看顾霖的眼神居然多了几分敬佩?

        白落音拿不定主意,也不是说怕白落尘回来拿走自己皇位什么的,白落音巴不得当个甩手掌柜,只是觉得一时难以接受,只能问顾霖,“要去找吗?”

        顾霖的手一直在敲桌子,想了想还是点了头,“去,花朝节过后就去。”

        “好。”

        洛青枫看两个人一拍即合加上听说了前段时间两个人在崇州的事,马上就咳了一声,“虽然朝中政事繁忙但是我也不能让你们两个人去冒险,我和你们一起去。”

        “不用了,我们自己去。”

        “主要是你们找不到地方。”

        白落音白了洛青枫一眼,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

        “距离花朝节还有半个月,不着急。”

        顾霖说着就想走,但是被白落音一把攥住了手腕。

        “怎么了?”

        顾霖话没说完脸色一变马上把手抽出来,才又勉强笑着问,“怎么了?”

        白落音回忆着刚才摸到的脉象,“你的身体好像不太对,我总觉得病怏怏的。”

        “可能是因为这衣服的原因吧。”

        顾霖没想到居然真的被白落音看出来了,当下就给洛青枫示意跑路。

        洛青枫虽然也很想告诉白落音事情的真相,但是顾霖的话还是听得,就只能说了句,“咱们来的时候江伯不是叮嘱你早些回去吗?先回去吧。”

        “好,臣告退。”

        顾霖说完急匆匆的转身出了门,洛青枫看了白落音一眼也跟着出去了,白落音更确定了,绝对有鬼。

        两个人一直下了出了内门才停下脚步,或者说顾霖是被洛青枫拉住的。

        洛青枫自然知道顾霖不想说起这个话题,但是还是开了口,“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她?”

        顾霖躲避着洛青枫的目光,声音极小的说了句,“治好之后。”

        “什么时候治好?”

        顾霖眼神看向一边,“老先生说快了。”

        洛青枫看到顾霖躲闪的眼神就猜到了大概,舒了一口气,“小霖,你会因为这个毒死吗?”

        “有可能。”

        洛青枫有些绝望的闭上眼,再睁开却看不出眼里的怨恨了,反而蹲下安慰顾霖,“不会的,大不了带你回逍遥山,我师父也会医术。”

        顾霖知道他只是安慰自己,也就点点头,“好。”

        洛青枫站了起来,拉着顾霖的手准备回去,顾霖略落下一步,看着洛青枫的后背,微微一笑,她不想记起来当初到底发生什么了。

        自从白落音开始怀疑顾霖之后她每天都要见一见顾霖,一直暗戳戳的想要给顾霖把脉,但是都被顾霖躲了过去。

        这天十五元宵节,按照正常的情况下,顾霖是要和白落音一起过元宵节的,但是情况不允许。

        “小爷。”

        就在顾霖揉着脑袋头疼不已的时候任冉来了。

        顾霖点点头,“怎么了?”

        任冉迟疑着说,“我和老先生商量,今晚想替您进宫。”

        “什么?”

        顾霖愣了一下马上反驳,“不行,这不是闹着玩的,我不答应。”

        任冉上前一步,“但是小爷,您还有别的办法吗?您说皇上已经怀疑了,如果您今晚上缺席,皇上一定会发现的。”

        “那也不行,这是欺君之罪,一个不慎你命都没了。”

        任冉记得顾霖不让自己轻贱自己的命但还是说,“这是我们几个商量的结果,如果出了什么差池,任冉愿一人承担。”

        顾霖还是摇头,若是骗别人尚有几分可能,可是白落音是万万不可能的。

        “小爷。”

        “好了,别说了,我再想想办法。”

        顾霖说着挥挥手,任冉只能行了个礼下去了,走到门口摇了摇头。

        门外几个人都失落了一下,虽说都不愿任冉去冒这个险,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洛青枫眼角露出一丝狡黠,招招手把几个人叫过来。

        听完他的计划,昔言退了一步,迟疑的说,“小爷会生气的。”

        “有我呢,皇上那也有我呢,放心吧。”

        几个人对视一眼默认了洛青枫的做法。

        过了一会儿昔言端着一碗药进来了,“小爷,老先生说这是他的新药,让您试试。”

        顾霖把药端过来,隐隐的觉得药的成分有点问题,但还是信任的直接喝了下去。

        “你让任冉死了替我去的那条心,我就是自己去也不会让她去,明白吗?”

        “是,我去跟姐姐说。”

        昔言说完心虚的拿着碗出去了。

        顾霖继续纠结晚上怎么办的时候感觉眼前一阵眩晕,失去了意识。

        几个人从门外溜进来。

        逸云天自豪的说,“放心吧,这药会持续几个时辰,等小犊子疼醒的时候任冉姑娘已经去了。”

        “多谢老先生。”

        逸云天摆摆手,“这有什么,只是你一定要小心,虽说我的易容术是极好的,但是声音还是不好模仿,尽量不要说话。”

        任冉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好。”

        洛青枫走进去把顾霖放到榻上,把额角的一缕碎发拨到一边,“又一次利用了你的信任。”

        接下来就是任冉的换装和易容,一个时辰才差不多弄好,紧接着开始学顾霖平时一些小动作和习惯。

        等到有模有样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一行人进宫。

        下马车的时候任冉的腿软了一下,被柳扶风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别怕,万事有我。”

        “嗯。”

        两个人往前走,遇到相熟的官员都是洛青枫上前说话,顾霖平时话就少,所以也没出什么问题。

        白落音今天没见过顾霖正在着急,就看到顾霖和洛青枫一起走了进来。

        虽说和平时一样跟自己挑了下眉,但白落音怎么看怎么别扭,只不过宴席要开了,也就暂时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