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荒山孤庙再次毒发

第四十二章 荒山孤庙再次毒发

        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方出现一个茶摊就很稀奇,更何况旁边还拴着几匹马,坐着五六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普通喝茶的地方。

        “小爷,前边可能有诈。”

        昔存早年跟着老摄政王出去过,看见这个茶摊第一反应就是用来劫道的。

        “你们在这等着,我自己过去。”

        昔存拦了一下顾霖,“小爷,要不我过去?”

        “放心。”

        昔存看着顾霖,回忆起她从小就是个练武奇才,不过五六岁的时候就已经能看得出来。

        虽说前两年顾霖的身手不知道怎么差了很多而且这次变好之后昔存总觉得顾霖身上的功夫多了些自己不懂的东西。

        虽然好多年没和顾霖交过手,但昔存知道自己早就不是对手了。

        “你和昔年都在呢,放心。”

        顾霖说完拍了拍马上前去,身后昔存和昔年都抽出了佩剑。

        “诶呦,客官,您打哪来啊?”

        小二看见又有人上门,马上上前,准备拦下来。

        顾霖翻身下马,拿着佩剑坐在桌子边看了一眼周围才说,“崇州来的。”

        小二把马拴好,凑到顾霖面前倒了一杯茶,“那边可是大旱啊,小人听说多亏了摄政王,要不可真的完了。”

        “这个摄政王有这么好?”

        “那可不,您去问问整个崇州谁不说她的好。”

        小二说着还朝着另外几个人挑挑下巴,几个人也附和着点头,言语间是真的钦佩。

        “客官您喝茶,天凉了,茶凉了就不好喝了。”

        “不急,凉点不烫嘴,说起来,最近有没有什么人路过?”

        “啊?”

        小二的眼神慌乱了一下,马上又说,“哪来的什么人啊,崇州干旱之前还有几个人,这都多长时间没人了。”

        “是吗?那你们这生意倒是很难啊,养着这么好几个人呢。”

        顾霖说着不动声色的拿起茶杯。

        小二讪讪的笑了笑,只是眼神一直盯着茶杯,顾霖把茶杯放到嘴边然后下一刻直接把茶杯的水泼在了小二脸上,手中佩剑往前一顶把小二撞得后退了好几步。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

        小二一改刚才唯唯诺诺的样子,从后边的灶台上抄起一把菜刀就砍上来。

        顾霖还要问事,所以剑未出鞘,身后一阵刀锋袭来,顾霖侧身躲过去,一只手拽住男子的后领子,直接向后摔到了地上。

        小二举着菜刀砍过来,顾霖以左脚为支点,右脚带着身子转了个半圈,一掌拍反了另一个,看了一眼周围的柱子,踩了一下柱子腾空而起,落地的时候把小二踩在了脚下,同时抽出佩剑,正对着另一个人的脖子,还有一个人看见这一幕直接吓得跪下了。

        “大侠大侠,我们是小本生意,您这是干什么?”

        “小本生意?这刀我怎么记得是配给衙役的。”

        小二眼里划过一丝恨意,“都是那个该死的刺史崔景,我们帮郡守大人开仓放粮他却说我们贪污粮饷,害得我家中有老母小儿也只能仓皇出逃。”

        昔存和昔年也过来了,顾霖记起了那个村子里的老人。

        “你可是还有一个儿子,叫小望?”

        “你怎么知道?”

        顾霖把脚拿开,坐回椅子,轻轻吐了一口气,“崔景已经死了,现在的崇州刺史是未良,你们可以回去了。”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您是?”

        “我是谁不重要,你们可见过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姑娘?”

        “见过是见过,只是……”

        小二咬了下牙,才猛地抬头说,“大概三天前路过了一个姑娘,她看出我们不对,所以骑马跑了,但是,但是坠崖了。”

        顾霖一下站了起来,“坠崖了?”

        “是。”

        顾霖闭上眼,别过头,只觉得一阵眩晕。

        昔言连忙扶着顾霖坐下,昔存又问,“姑娘长什么样?”

        小二回忆了一下说,“很漂亮,眼睛也很好看,肤色偏白,看起来就是一位富家小姐。”

        “小爷,您别急,不会有事的。”

        “带我去坠崖的地方,然后你们去找未良。”

        小二看顾霖的样子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点点头,“是。”

        ——

        下山的路有些窄,马和马车没法行驶,顾霖就带着昔存和苍冥步行下去了。

        一路上昔存都能感觉到顾霖的心不在焉,甚至有一次差点摔倒,昔存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揪心的跟着。

        好不容易到了山下,顾霖看到了一座古寺,就上前敲了敲门。

        片刻,先前那个小和尚来开了门,看见顾霖,微微躬身,“施主。”

        顾霖微微颔首,“小师傅,我是想问你有没有见过……”

        “小僧见过皇上。”

        顾霖眉头一皱,“小师傅开什么玩笑,皇上自然是要在宫里的。”

        小和尚也不多说直接关门,“既然如此,摄政王请回吧。”

        “慢着。”

        顾霖挡住了小和尚想要关上的门,“还请小师傅明示。”

        “施主请进。”

        小和尚带着顾霖进去,在大堂坐下,顾霖学着坐在蒲团上,“还没问小师傅怎么称呼?”

        “施主叫我念空就好。”

        “念空小师傅,你说皇上在哪?”

        “此乃天机,小僧只能告诉施主皇上还活着。”

        顾霖松了一口气,“多谢小师傅,那我先去找皇上,之后必定有重谢。”

        念空看了一眼顾霖,“王爷今晚还是留在这吧,你的毒可不允许你今晚继续赶路。”

        顾霖现在只觉得事情第一次不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围之内了,她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和尚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小师傅怎么知道这些?而且能正好遇上我和皇上?”

        念空的神色一如平常,微微躬身,“我不知道,都是我师父留下的话。”

        “那敢问?”

        念空的神色悲凉了一些,“我师父已经圆寂了,他原本还有三年寿命,但是参了天机,用三年寿命换了一个天机。”

        “是关于皇上的?”

        念空念了一声佛号,“不可说。”

        昔存都有些急了,但是顾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什么,只是说,“能否借小师傅纸笔一用。”“自然。”

        念空起身给顾霖取了纸笔,顾霖简单写了几行字,和昔年说今晚留宿寺中,让他们从大路下来。

        苍冥出去送信了,顾霖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对着佛像拜了一拜。

        念空看着顾霖有些愣神,片刻说了一句,“施主和寻常人有些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念空不知道在看哪里,只是淡淡的说,“寻常人求佛拜佛都是有所愿望,但是施主刚才一拜,只是敬畏。”

        顾霖微微一笑,“小师傅倒是通透。”

        “寺中无热水,亦不能生火,施主今晚自求多福。”

        昔存一听急了,一下站起来,“什么叫自求多福?你知道我们小爷中毒了还不让生火?”

        “昔存。”

        顾霖叫住了昔存,然后靠着柱子坐下,“莫要为难小师傅。”

        “是。”

        昔存带着点怒气的坐下,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

        念空倒是没想到顾霖会这么坦坦荡荡,心中多了一份敬佩,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离开了。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昔年几个人到了,顾霖的胸口又开始隐隐作痛。

        昔存实在没忍住和几个人疯狂吐槽,昔言担忧的坐在顾霖对面,“小爷,上次您在府里都那么难熬,这次该怎么办啊?”

        顾霖看着几个人忧愁的样子,半开玩笑的说,“说不定我的身体知道条件艰苦,自己就化解了。”

        “小爷,你别开玩笑。”

        昔言一下红了眼,上次不是没看到顾霖难受的样子,那是在王府,有逸云天,有自己几个人,可是这一次在这么个深山孤庙,万一有点什么事,昔言觉得自己一定会去殉葬的。

        “好了,这不没事吗?更何况还有老先生的药。”

        未柳和韶华大概听明白了怎么回事,也都过来问。

        未柳看着顾霖不由得担心的问,“王爷,您中毒了?”

        顾霖看既然被知道了也就坦然的说,“忘了你俩也在这,千万别和皇上说。”

        “这……”

        “这毒说起来跟皇上有关,你们也不希望皇上对于我愧疚吧?”

        韶华也跟着问,“可是王爷,您这毒能解吗?”

        “不知道,好了,放心吧。”

        顾霖的心口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但还是强撑着微笑和几个人说话。

        天空突然打了一个雷,紧接着居然下起了雨,空气中瞬间多了一丝寒冷气息。

        昔存知道顾霖这样受不得寒,直接站起来,“要是得罪佛祖就算我昔存得罪的,我去生火。”

        “昔存,坐下。”

        顾霖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虚弱感,胸口开始疼了。

        昔言连忙掏出一颗药丸送进顾霖嘴里,昔年也递上水。

        顾霖吞了药感觉好了一些,对昔言招招手,“来,我抱一会儿,暖和。”

        昔言咬着嘴唇挪到顾霖怀里,紧紧抱着顾霖,“小爷,我在。”

        药只能缓解疼痛,但是寒冷还是一点一点的侵蚀着顾霖的理智,顾霖只觉得自己好像穿着单衣在雪地里打滚。

        几个人看着着急没有办法,只能祈祷今晚好过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