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顾霖不记得洛青枫

第四十一章 顾霖不记得洛青枫

        因为要等未柳传回来的消息所以一行人走的并不快。

        顾霖带着几个人沿着官道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白落音,甚至一点痕迹都没有找到,顾霖不禁多想了些,天色也黑了,一行人就在地上生火将就过一夜。

        “小爷,吃点东西吧。”

        昔言把点心递给顾霖,又安慰说,“小爷,别太担心了,皇上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顾霖嗯了一声,拿了一块点心,“你们吃吧,我不饿。”

        “是。”

        昔言和昔年韶华坐在不远的地方,看着火光中的顾霖。

        顾霖靠在石头上,仰头看着天,半响才闭上眼。

        远处突然传来了马蹄声,紧接着是苍冥扑了过来,毫不客气的直接叼着顾霖手里的点心去吃了。

        未柳从马上下来,连续三天的刚强度奔波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因此勉强下马走了几步直接摔倒了。

        昔年连忙把人扶起来,搀到顾霖旁边。

        “王爷,奏折。”

        未柳颤抖着手把东西递给顾霖,顾霖点点头,“辛苦你了,快,给他喂些水。”

        韶华在一边照顾着,顾霖打开奏折看了起来,“洛青枫?”

        顾霖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反复看了几遍奏折,只有这个洛青枫让顾霖有些在意。

        “难道是皇上看上的人?”

        顾霖又觉得白落音不是那种不顾及大局的人,最大的可能就是洛青枫和自己有关系,白落音才会不顾危险前去找人,可是自己和洛青枫又能有什么关系呢,自己都不记得这个人。

        沉默就这么席卷了这片地方,片刻一边的苍冥突然发出警惕的声音,紧接着一阵马蹄声也近了。顾霖站了起来,抽出佩剑。

        “小爷。”

        昔年也站到顾霖旁边,一起看着远处黑暗中越来越近的马蹄声。

        马蹄声突然停了,紧接着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小爷,是我,昔存。”

        “昔存?”

        顾霖上前几步,看到了一脸汗的昔存。

        “你怎么来了?”

        昔存接过水袋喝了好几口才缓过来,“回小爷,是逸老先生让我把这个盒子带给您。”

        昔年和昔言对视一眼,知道里边是药。

        顾霖不动声色的收下,“辛苦了。”

        “我路上隐隐的听到有人喊我,但是我太着急了,倒是没回头。”

        未柳的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抱拳行了个礼,“对不住了昔存哥。”

        昔存大度的挥挥手,“没事,你快歇歇吧。”

        顾霖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就催促几个人,“好了,都休息休息吧,明日再说。”

        昔年担心晚上有野兽什么就说,“小爷,你去睡吧,我守夜。”

        顾霖摇了摇头,“我睡不着,待会儿再说,你们先睡。”

        “小爷困了就喊我。”

        昔年说完才靠着石头坐下,昔言就靠在昔年怀里。

        韶华和未柳在一边,昔存也睡了。

        顾霖摸着苍冥的头,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担忧,白落音不会什么功夫,唯独一点药理学的还不错,但是在这也发挥不了太大的本事,脑子又笨,性子单纯。

        顾霖越想越头疼,干脆闭上眼强迫自己睡觉,只是脑子里还是很乱,恍惚间就记起来那年的一件事。

        按照组织的规定是两人一组,同生共死,如果任务失败两个人都是要以死谢罪的,顾霖当时是最强的,自然也是争抢的对象,但是顾霖还是毫不犹豫的选了白落音,这一选就是十年。

        ——

        白落音好不容易到了山下的村子里,伸了个懒腰,准备找户人家借宿,正是吃饭的时间,白落音的肚子自然的叫了。

        在村头看到一家比起其他的更好一点的房子敲了敲门。

        好半天才出来一个人,“你谁啊?”

        白落音清了清嗓子,“我是过路人,天色已晚想在贵府借宿一宿。”

        妇人嫌弃的摆摆手,“去去去,没地方。”

        “等等,给你钱。”

        白落音摸了大概三钱银子,妇人马上换上了一副笑脸,“诶呀,快进来快进来,外边冷。”

        白落音也就走了进去,两间屋子,这里还在崇州管辖范围之内,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整治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至少吃的还是有的。

        “谁啊?”

        一个男子从屋子里出来,打量了一圈白落音,“你是谁啊?”

        “路过投宿的。”

        妇人把钱塞给男子,男子马上眉开眼笑起来,招呼白落音进去。

        白落音也没多想就进去了,身后的妇人和男子嘁嘁喳喳的说着什么。

        “我看肯定是个富家小姐学着曲子里离家出走。”

        “我看她那包袱里肯定有不少银子,而且,村东那个老扒皮不是要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吗?”

        男子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我看她就合适。”

        妇人有些担心,“这会不会太危险了,万一找上门呢?”

        男子瞪了妇人一眼,“外边这么黑谁知道她来了咱们家,老扒皮可是给二十两银子呢。”

        妇人听着男子的话心动了,“那就干。”

        “你去给她弄点吃的,我明天去镇上弄点迷药,不怕她不入坑,过两天老扒皮把人卖了谁能找到她?”

        妇人在衣服上抹了抹手往屋子里走,“行,我先去给她弄点吃的,明天咱们就动手。”

        白落音完全不知道外边两个人的密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想着晚上睡在哪。

        崇州。

        墨清语被顾霖留下帮未良的忙,现在晚上就趴在窗户边发呆。

        墨清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就走了过来问墨清语,“小妹,你干什么呢?”

        “哥,我想师父呢,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

        墨清渊听着墨清语的话想起前段时间自己和顾霖表忠心被拒的时候,叹了口气。

        墨清语转过身抬头看着墨清渊,“哥,你叹什么气啊,这两天你好像一直都这样。”

        “没什么,只是哥在想以后怎么办。”

        “没事啊哥,我养你。”

        墨清渊被墨清语的话逗笑了,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以后是要去都城的,我听说都城的小姐公子都有自己的家族做后盾,你该怎么办呢?”

        墨清语完全不担心,“我有师父啊,再说,哥哥你要跟我一起去,师父那么好的人,我去求求她,我不要和哥哥分开。”

        “好,我们不分开。”

        墨清渊抱着墨清语,只是心里已经在想未来的路了。

        昨天墨清渊看着侍卫们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就问了其中一个关系好一些的侍卫。

        “怎么突然就收拾东西了?”

        侍卫抹了一把汗,“我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王爷身边那个女官不见了,王爷要去找。”

        “一个女官值得王爷费这么大的周折吗?”

        “那谁知道啊,反正王爷挺急的,不说了,干活。”

        侍卫说完抱着东西离开了,墨清渊心里对于自己的猜测更加肯定了。

        区区一个女官怎么可能让一个王爷那么着急,还那么尊敬,想干什么干什么,墨清渊决定赌一把,赌这个人不是什么女官,而是当今皇帝。

        白落音一晚上睡得倒是很好,也可能是因为白天又累又急,所以有些破旧的被褥也没嫌弃。

        村子里都起的很早,鸡鸭狗牛一起开始叫,白落音不想醒也被吵醒了。

        伸了个懒腰到了屋外就看见昨天那两个人在小声说着什么。

        “你们说什么呢?”

        白落音刚凑过去就看见两个躲开了,男子哈哈一笑说,“我去镇上一趟,买些肉给你吃。”

        男子说完就走了,白落音想跟上去被妇人拉住了,“后天我们这有一场婚事,你应该没见过吧,不如跟着看看。”

        “婚事?”

        这勾起了白落音的好奇心,想了想时间应该还早再说自己现在摔得全身都疼就答应了,“那就多麻烦几天了,我会给钱的。”

        “钱不钱的,主要是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不容易。”

        妇人说着就拉着白落音回了房间,白落音想起顾霖,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终于被某人在闲暇时间想起来的顾霖一夜未眠,早上又在和苍冥来回拉扯。

        “你帮我找找皇上,我回去就给你找个媳妇。”

        苍冥歪着脑袋似乎在想什么,然后转过了身。

        顾霖又把它扒拉回来,“我们可不能学阿音啊,要专一。”

        苍冥抖了抖翅膀,不答应。

        顾霖摸着下巴想了想,“要不我让你自己去找?”

        苍冥小眼睛眨了两下,碰了顾霖的脸一下,算是成交。

        “小东西,你不会早看上哪家姑娘了吧?这聘礼可不能少啊。”

        顾霖一边开着玩笑倒是把白落音的衣服递给了苍冥。

        苍冥对于顾霖这种把它当狗用的行为表示不屑,但还是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顾霖带着收拾好的一行人追了过去。

        苍冥的视觉是无可比拟的,但是在嗅觉上就差了一些,但还是带着几个人在路上狂奔,走了大概半天的路程,苍冥突然停下,重新飞到了顾霖的肩膀上。

        顾霖向前边看过去,远远的能看见一个茶摊,是之前白落音路过的那个茶摊。

        “茶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