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未良沉冤得雪

第三十五章 未良沉冤得雪

        一夜无话,第二日。

        顾霖带着人到了刺史府,崔景这次似乎是有了什么底气,没有第一时间出来迎接,而是过来小半盏茶时间才出来。

        看见顾霖也没有跪下行礼,只是微微躬身,“不知道摄政王来了,下官有失远迎,还望王爷见谅。”

        昔年眉头一皱,直接上前一步,“崔景,你好大的胆子。”

        崔景直起身,带着些不屑的说,“下官毕竟是一州刺史,事务繁多,不像摄政王,只需要打着钦差的名声在这里巡查就好。”

        门口渐渐多了些人,嘁嘁喳喳的议论声,有维护顾霖的自然也有反驳的。

        顾霖根本不恼,微微一笑,把昔年拉回来才说,“倒是本王没有顾虑到刺史的公务了。”

        崔景看着顾霖嘴角的笑,总觉得她似乎抓到了什么把柄,但是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干脆就说,“下官不敢。”

        “来人呢,包围刺史府,若是有人好奇,可以跟本王进去。”

        顾霖此话一出,有些胆子大的果真跟着进去了。

        崔景终于有些慌了,“王爷,王爷,你先前已经查过一遍了,再这样,下官真的要上报皇上了。”

        跟在顾霖身后装扮成侍女的白落音挑了一下眉。

        昨夜昔年夜探刺史府,证明了粮饷就藏在刺史府后墙里,顾霖今天才敢如此坦然的带着人来。

        “王爷,王爷,能不能这样。”

        顾霖完全不搭理崔景的垂死挣扎,带着人一路直奔刺史府大堂,等一行人拎着锤子站在门口的时候,崔景脑门上的冷汗已经止不住了。

        “王爷,你这是做什么,刺史府可是为了皇上服务,你想砸了它,这可是大不敬。”

        顾霖生平最不怕的就是威胁,干脆的说,“别拿这一套压本王,本王大不敬的事干的还少吗?”

        崔景想起都城的好友传回的消息,那日提着四方的顾霖好像煞神下凡,无人敢拦。

        “诸位崇州百姓,今日就让你们看看这个所谓爱国爱民的刺史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顾霖抬起手,往下压了一下,“砸。”

        “是。”

        昔年带着人上前退开崔景,直接抡起锤子砸上了后墙。

        崔景发出一声好像噎到的声音,往后倒去,被侍卫抓住了胳膊。

        随着墙面一点点被砸开,尘土飞扬间,是一袋袋粮食和银响。

        “粮食!”

        有眼见的看见了粮饷,尖叫了一声,马上就有好多饥寒交迫的百姓全都冲进来,看到那些原本应该用于救命的东西终于出现,无数情绪翻涌在心中,全都怒瞪着崔景。

        顾霖看着墙后的东西,想起了那些只要一口粥就能活下去的灾民,攥紧了拳头,“来人呢,去崇州大牢请郡守未良,本王要还他一个公道。”

        随着顾霖这句话,诸多百姓先是一愣,接着想起了那个把一辈子都扑在崇州政务上的郡守,自发的跪倒。

        “多谢王爷!”

        崇州大牢。

        未柳颤抖着手拉开牢门,一个不稳,直接摔倒在地,但还是顾不上马上爬起来,抱着朝服扑倒未良面前。

        “父亲,父亲,王爷王爷请。”

        未良颤抖着手接过朝服,预感到了什么,但还是又确认了一遍,“是,罪臣的名义吗?”

        “不,不,不是罪臣,是当朝崇州郡守啊。”

        未柳咧开嘴傻笑着,但是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这一天他们等的太久了。

        “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未良抹了一把眼泪,在赵怡和未槐的帮助下换上了朝服,除去有些发白的须发,倒是真的和先前那个一心为民的清廉郡守相差无几。

        未柳拉着赵怡的手,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勉强笑着说,“母亲,姐姐,你们等一等,我很快回来接你们。”

        赵怡不舍得拉着未柳的手,又猛地松开,推着他,“快去快去。别让王爷等久了。”

        “这就去,这就去。”

        未柳迎着未槐的眼神点点头,狠狠抹了一把眼泪跟着未良出去了。

        刺史府的砸墙声还在继续,顾霖估计了一下钱粮的比例,明白这些粮食几乎有五分之四都换成了银钱,看来这件事与崇州一些商人脱不开联系。

        难怪先前调查的许多商贾都在高价出售粮食,从这来的,顾霖想着又一次攥紧了拳头。

        整个后墙都被砸开,露出了数不清的粮饷,顾霖冷脸站在,门口听着身后百姓对于崔景的咒骂,轻吸了一口气。

        “崇州郡守未良到!”

        侍卫的声音传来,所有的百姓全都转过身,自发的给未良让出一条道,顾霖转过身,第一次看着未良。

        明明只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但是因为这段时间的摧残,须发都白了好多,只是眼神里还是带着文官的气度和坚定。

        未良看了崔景一眼,又对着顾霖深深拜服,“下官未良,参见摄政王。”

        顾霖上前一步扶起未良,“郡守免礼,本王就问你一句话,你可还能主持崇州政事。”

        未良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诸多百姓,坚定的点点头,“下官可以。”

        “好,圣旨在此,如皇上亲临,即日起,未良暂代刺史之责,全权处理崇州一切事务,原崇州刺史崔景,欺上瞒下,迫害同僚,贪污粮饷,三日后,斩!其余涉事官员,革职查办。”

        顾霖举起了白落音的圣旨,诸多百姓齐齐跪下,呼声一如那日在祭天大典一般震天响。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崔景这下彻底站不住了,软着腿全靠侍卫架着,一众官员也垂头丧气的站在哪。

        顾霖和白落音对视一眼,上前扶起未良,“郡守,许多粮食都被崔景卖成了银钱,本王会再请一道圣旨,请皇上拨粮,在此之前,就先请郡守调度了。”

        未良点点头,“王爷放心,下官定不负所托。”

        顾霖松了一口气,想起什么又说到,“放心去做,夫人和小姐,我会派人照顾。”

        “下官谢王爷大恩。”

        未良又深深一拜,然后看着白落音微微颔首,喃喃了一句,“谢皇上大恩。”

        “现在崇州事宜全权交由未良处置,未良之令如同皇命,下属幕僚不得有疑。”

        “下官遵命。”

        未良带着一众人下去了,顾霖才转身去看崔景,“崔刺史,本王刚进门的时候你嚣张的气焰呢?”

        崔景现在话都不会说了,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全然看不出一刻钟前那样的不服气。

        “王爷饶命。”

        “本王饶了你,被你的愚政害死的百姓怎么饶你?”

        “不,这一切......”

        天空突然飞过一只乌鸦,嘎嘎的叫声吵得人心烦,崔景马上闭上了嘴,似乎在害怕什么。

        顾霖也看到了那只停留在屋檐上的乌鸦,眉头微挑没有说什么,只是下令,“把崔景和同僚关入牢中,择日问斩。”

        昔年带着人下去了,只是那只乌鸦总是让顾霖觉得哪里不对。

        崇州大牢,赵怡和未槐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出大牢,看着悬挂在空中的太阳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赵夫人,未槐姑娘。”

        “您是摄政王?”

        赵怡跟在未良身边多年也看得出来顾霖身上与众不同的气质,当下就要跪被顾霖扶住了,“夫人不必多礼,本就是我的失策,府中已经收拾妥当,夫人和姑娘可以回去休息。”

        “那......”

        “未良官复原职暂代刺史,夫人放心。”

        赵怡这才松了一口气,对顾霖行了一礼就在未槐的搀扶下离开了。

        ——

        未良的动作倒是很快,不过半天就已经搭好了两个棚子,一个开始放粮,另一个施粥,仰仗着未良在崇州的影响力,顾霖担心的民闹没有发生,反而有不少粮商主动把粮食贡献出来。

        场面很快就稳定住了,白落音看着那么多人在忙碌,乐于助人的属性压不住了,磨了顾霖好半天带着韶华帮忙去了。

        “都不要着急,大家肯定都可以分到粥的!”

        白落音最喜欢这种凑热闹的局,一手一个勺子吆喝着,还不忘叮嘱,“粥有些烫,别着急喝,不够回来再盛。”

        一位老者笑眯眯的端着粥蹲坐在一边和身边人讨论,“多亏了皇上让摄政王来这里,不然我们都就完了。”

        另一个年轻人也蹲在一边,“我听说是郡守的儿子入宫诉状。”

        “不管怎么说,都是皇上的大恩大德啊。”

        人群这一次似乎没有去讨论顾霖和未良的事,而是直接说起了皇上。

        “皇上?”

        顾霖默默的念了一下这个词然后看向白落音,自己和她的性格还是有很大差距,就像现在她会开心的去帮忙但若是自己更喜欢站在一边看,或许这种仁爱之心才更适合这天下共主的位置吧。

        几个孩童在粥棚的空地前边嘻闹着,周围的百姓开心的看着,这一幕在崇州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

        顾霖站在不远处看着脸上洋溢着笑容的崇州百姓不由得跟着笑了,然后就感觉有个身影跟在自己身后。

        顾霖回头看到是墨清语这才想起来似乎从那天晚上就没见了她。

        顾霖皱了一下眉头,“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