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未柳再见家人

第三十章 未柳再见家人

        崇州。

        崇州刺史崔景在门口转来转去的,这钦差已经到了半天了,怎么还不出来。

        “大人,要不再去问问?”

        “要去你去。”

        崔景能做到这一个职位也不是白混的,自然的以为这个新来的钦差不过是在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又或者是为了拿些好处。

        拿些好处?

        “对啊,肯定是没送礼,先前都送过了。”

        崔景自认为自己参透了其中的奥妙,拽回掌事就说,“快去钱庄取五千两银子送来。”

        “五千两?”

        掌事连忙劝,“大人,我们账上已经欠了几万两了,这五千两怎么也拿不出来啊。”

        崔景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掌事一眼,“你傻啊,那就去让人挨家挨户要,给钦差大人的东西绝对不能少。”

        “可是大人……”

        “快去!”

        崔景直接把掌事推到一边然后又站在阴凉地扇着扇子。

        顾霖和白落音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未良先前开仓放粮的地方,但是这里的情况好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这里位靠官道,看起来倒是还好一些。”

        周围的道路边,树下都有人在拿着破碗乞讨,好久才会路过一辆马车,但也是绝尘而去。

        “这里不是放过粮吗?怎么感觉也没吃的?”

        “估计是那个刺史又收回去了,说不定顺便剥削了更多。”

        顾霖说完就带着白落音进了村子,这个时候已经天晚了,只不过各家各户并没有什么饭菜的香气罢了。

        “挑一家,我们进去问问能不能蹭顿饭。”

        白落音听完倒是还认真的挑了起来,然后指着一家,“就这里。”

        “为什么?”

        “直觉。”

        顾霖也不多说,笑着过去敲门,等了一会儿一位老妇人走了出来,看见两个人警惕的问,“你们是谁?”

        顾霖微微弯腰,“我们路过此地,想借住一晚。”

        “住倒是可以,只是没有吃喝。”

        听到这句话,白落音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老妇人似乎有些心软,叹了一口气,“进来吧。”

        两个人也就走了进去,打量着这个不大的小院,先前应该是种着些菜,现在只剩下了一片干裂的土地。

        老妇人把两个人迎进屋,屋子里一个小男孩探头探脑的看着两个人。

        “诶呀,昔言姑娘,这只是下官的一点心意,就请摄政王收下吧。”

        崔景拿着匆忙收来的五千两银子站在驿站下和昔言掰扯,周围逐渐聚集了一些人,但是也都不敢上前说什么,只能小声嘟囔。

        “每次都这样,拿了钱就走。”

        “就是,别说城外饿死的人一片一片的,城内也快了。”

        “前几天我还听说摄政王是个好官呢。”

        人群的议论声倒是让昔言听了个清楚,当下就直白的说,“刺史大人,我们家王爷说了,她是来赈灾的,不需要收什么东西,此外,请大人回府。”

        崔景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不由得有些心虚,“昔言姑娘,之前来的大人都收了,摄政王不收实在不合适。”

        昔言最不喜欢这些私相授受的人也就不客气的说,“那就请大人把先前收过的官员名单报上来一份吧,我家王爷会去问的。”

        “这......王爷舟车劳顿,自然是该多休息休息,但是不吃饭可不行啊,下官在丰台楼订了一桌酒席,还请王爷赏光啊。”

        “我家王爷说了,刺史大人若是有这个钱不如分给灾民。”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让,让一让。”

        崔景正冒冷汗呢,就听见有人往里挤的声音,然后看到一男一女走了进来,正是墨清渊和墨清语。

        墨清语走到昔言面前大大咧咧的问,“姑娘,麻烦问一下你们这里有叫昔言的吗?”

        昔言微微点头,“我就是。”

        “这个,是有人让我交给你的,说让我们暂时在这里住下。”

        昔言接过令牌,确定了是顾霖的令牌就又对崔景说,“刺史大人若是在赈灾上有这么好的觉悟,倒也不至于换了三位钦差还是如此。”

        昔言说完就带着两个人进了驿站,崔景也想跟过去被拦住了。

        围观的群众看到这一幕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

        昔言带着两个人进了驿站问了问先前发生的事就让人带着两个人去休息。

        墨清渊刚才没听清楚几个人的谈话,但是也意识到了自己遇到的人不简单就开口问,“昔言姑娘,请问那两位是什么身份啊?”

        昔言摇摇头,“小爷既然没说,我们也不好说,之后等小爷回来你们自然知道。”

        “好了,两位请先去休息吧,治伤要紧。”

        墨清渊也不好再多问什么,跟着人离开了,昔言看着门口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我应该也帮到小爷了吧。”

        顾霖和白落音等了好一会儿老妇人才端上来一个碗,里边放着两个看起来像是菜团子的东西。

        顾霖看只有两个不问也知道这是家里最后一点吃的,就拿起一个朝着小孩招招手。

        小孩犹豫着走过来然后接过顾霖手里的菜团子咬了一口。

        “小望,你这孩子。”

        老妇人似乎想来抢被白落音拦住了,然后把自己的那一份递给老妇人,主要也是某人不想吃。

        老妇人叹了口气,“唉,家里确实没吃的了,两位别见怪。”

        白落音摆摆手,“不怪不怪,说起来前段时间不是有人开仓放粮吗?怎么你们还是没吃的?”

        “没这回事,没有这事。”

        老妇人似乎是在逃避什么,就想站起来离开。

        “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没什么。”

        白落音犹豫了一下直白的说,“你若是不说,未良可真就再也回不来了。”

        老妇人还是摇头,“没这回事。”

        “未良有一对儿女,未柳和未槐,夫人名为赵怡,三日前刚回到崇州,我们此次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若你们都不能说实话,未良就要彻底背上这个污名了。”

        老妇人一愣,回过神,“您到底是?”

        顾霖看着老妇人认真的说,“我是谁不重要,如果未良是冤枉的,或许我能救他。”

        老妇人迟疑了,犹豫了一会儿对小望说了什么,孩子跑了出去。

        “大概两个月前,郡守看我们都快饿死了,就违抗了刺史大人的命令,开仓放粮,但是才第二天一群官兵就抢了回去,连带着我们存的一点东西。”

        小望回来了,递给老妇人一个布包。

        “这里边是郡守大人让我们藏好的一本奏文,说自己肯定会被抓,让我们藏好粮食和奏文。”

        白落音把奏文递给顾霖又问,“那你们怎么没藏好啊?”

        老妇人抹了抹眼泪,“那天太突然了,找不到粮食他们不走,眼看就要搜到藏奏文的地方,村长怕害到郡守大人就把粮食交了出去。”

        “该死。”

        顾霖大概翻了翻奏文,是未良三番五次请求开仓放粮救济灾民,崔景就一直推辞。

        老妇人又跟着说,“郡守大人怎么可能会贪污呢?他为了我们操碎了心啊,就是上了公堂老婆子我也敢这么说啊。”

        顾霖把奏文放了起来,想了想说,“这样,您带我们去找村长,然后带上几个年轻人随我们进崇州城。”

        “啊?好,你们跟我来。”

        两个人跟着老妇人到了村长家,老妇人激动的说了什么,村长连忙出来,“两位,我们饿死不要紧,一定要为郡守大人证明清白啊。”

        “放心吧,村长你带上几个可靠年轻人,随我们回一趟崇州城。”

        “好好好。”

        村长一连说了三个好,没多一会儿就带着人来了,套了两辆牛车驶向崇州城,只是顾霖看着几乎就剩了一身骨头架子的牛实在没忍心坐车。

        崇州大牢。

        未柳跟着昔年走到了死牢,整个人几乎都是颤抖的,等到看到未良夫妻和未槐的时候直接扑倒牢门前,带着哭腔喊了声,“父亲,母亲,姐姐。”

        三个人一起抬头就看到了红着眼的未柳。

        “柳儿?”

        赵怡连忙走过来摸着未柳的脸眼泪也掉下来了,“我的儿,你受苦了。”

        未柳看着赵怡苍老了许多的脸,哭着摇摇头,“孩儿没有受苦,你们受苦了。”

        “柳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上天保佑。”

        未柳大概说了一下在宫中的事,未良听得胆战心惊,好一会儿才跪下叩了个头,“多谢皇上圣恩。”

        昔年记着顾霖的嘱咐上前开口“我自然是不该打扰几位相聚,但是还是要提醒几位,且末说了皇上在这里。”

        未良看来人气质不凡,连忙问,“下官明白,敢问阁下是?”

        “摄政王的护卫顾昔年。”

        未良听到这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下官先前还说过摄政王的坏话,若有机会,一定要当面谢罪。”

        昔年估计了一下时间,“会有机会的,时间紧迫,我们先离开,以免多生事端。”

        一直没有说话的未槐也握住了未柳的手,“对,快走吧,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未柳点点头,恋恋不舍的和昔年离开,在门口的时候咬紧了牙,“我一定会救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