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崇州的真实情况

第二十九章 崇州的真实情况

        顾霖带着白落音步行走了一段路之后白落音怎么都不走了。

        “我,累死了,我不想动了。”

        白落音弯着腰拽着顾霖的衣服,“歇会儿,歇会儿。”

        顾霖无奈的看了白落音一眼,陪着她坐下。

        周围有不少流民,但是都瘦骨嶙峋的,有些骇人。

        “体验下生活。”

        顾霖说着掏出一张饼递给白落音,白落音看着那干巴巴的饼表示想要拒绝,但是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只能接了过来。

        “我后悔了,我就不该跟着你出来。”

        白落音抱怨了几句刚张嘴,手里的饼就被夺了出去,白落音只目瞪口呆的看到一个灰色粗布背影带着土跑远了。

        “小兔崽子别跑!”

        白落音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抢过东西呢,站起来就追过去,奈何体力不行,远远的看着小女孩进了一个村子之后就扶着树喘不上气。

        顾霖跟在后边走过来,只是呼吸微微急促了一些,递给白落音一个水袋然后打量着村子。

        白落音猛喝了几口歇了好一会才喘匀了气,“这小姑娘可以啊,这种情况还能跑这么快。”

        顾霖关注点不一样,她看上了小姑娘的体力,“不错,是个练武的好苗子。”

        白落音白了顾霖一眼,“你怎么不追啊?”

        顾霖把水袋放回去,“这不是怕您找不到路吗,你还能原路回去吗?”

        白落音回头看了一眼,大片一模一样的土路,白落音眨了眨眼,坦然的说,“不能。”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村子,这个村子也没有好到哪去,土地都因为缺水干裂了,几个人瘫坐在村口,就差只有进的气了。

        顾霖在一个人面前蹲下,“老者,你们看见一个姑娘跑进来吗?”

        老者睁开眼看了看顾霖,摇摇头。

        “你告诉我们你又没有什么损失。”

        老者似乎打定主意不说,干脆就闭目养神去了。

        顾霖拍了拍白落音的肩膀,两个人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两个人在村子里绕来绕去,看到了不少人,好一些的还能吃点硬的好像石头一样的馒头,差一点的连草皮都吃不上了。

        白落音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我真的没有想到这里会这么苍凉啊。”

        走过一个拐角,听到了一个男子和女子争执的声音。

        “小妹,哥哥告诉你多少次不能去抢别人的东西。”

        “可是哥哥,你得吃东西啊,你的身体扛不住的。”

        “那也不能抢别人的东西。”

        “我看那两个人根本就不是灾民,那身体比我都好。”

        顾霖从墙头看过去,正是先前那个小女孩,旁边坐着一个男子,脸色苍白,但是面容清秀,五官分明,要是好好养养,也是很好的模样。

        “我是不是灾民也不是你抢东西的理由!”

        白落音气鼓鼓的走进去,然后指着小女孩要说什么,只不过看到男子的时候止住了,有点好看啊。

        男子微微点头满怀歉意的说,“这位姑娘,实在抱歉,小妹也是担心我,这个我们没动,还给你。”

        白落音大度的摆摆手,“其实,我们也不饿,阁下......”

        顾霖接过话,“看你的样子,受伤了吧。”

        男子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左腹,“小伤。”

        “什么小伤,多深的一道口子啊。”

        小女孩虽然不满,但是看到人家都找上门了,只能咽了咽唾沫把饼递回去,“对不起,我就是担心哥哥,有什么事你们找我,和哥哥无关。”

        白落音有些不知所措,接过来饼转身看顾霖,“阿霖,我能帮他看看吗?”

        顾霖对两个人多了些好感,也就点点头,白落音主动说,“我能看看你的伤吗?”

        男子微微点头,把衣服掀开一角,用还算干净的白布绑着,但是也渗出了血。

        白落音蹲下去掀开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你这个伤也就是天冷一些没有发炎,不然,你现在已经没了。”

        白落音又把手贴在男子额头试了试,发着低烧。

        “你的伤不能再拖了,必须去医治,不然会出人命的。”

        男子摇了摇头,“能去早就去了。”

        顾霖看了一眼两个人,“你叫什么?”

        “墨清渊。”

        “我叫墨清语。”

        墨清语主动说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好像下定决定一样直接跪下,“我知道你们肯定不是普通人,求求你们救救我哥哥,我什么都愿意。”

        “小妹,哥哥不值得你这样。”

        墨清渊说着就想来扶墨清语,但是又捂住了左腹。

        “你坐着吧,我问你,你练过武?”

        墨清语不知道顾霖怎么看出来的,但还是诚实的说,“练过三年,先前父母还在的时候父亲教的。”

        没等顾霖再说什么,门外突然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吵闹声,紧接着先前村口那个老者走了进来,“就是她们两个,包袱里有水有吃的。”

        老者本来是赌一把,但是看到白落音手里的饼之后就确定了。

        墨清渊看到了一群人眼里的贪婪,连忙开口,“各位叔伯,她们是路过的,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都快死了,还管她们是谁,快上手抢啊!”

        一个还算有些精神的男子第一个抡着锄头冲过来,顾霖把白落音往身后一拉,抬脚就踹倒了男子。

        “想动手?先问问自己够不够这个水平。”

        顾霖把包袱递给白落音,“里边有药,先给他涂一些。”

        白落音点点头,给墨清渊抹药,顾霖就那么站在哪,冷眼看着跃跃欲试的一群人。

        “一起上!”

        几个人一起冲过来,顾霖两世为人,穿书之前就是组织排名第一的杀手,虽说这一世的顾霖功夫不是顶尖的,但好歹是将帅世家,区区几个灾民还不放在眼里,直接抬手就打了起来。

        墨清语看着顾霖的动作,不由得有些呆了,一个想要拜师的想法就这么出现在了脑子里。

        不过是几个呼吸间,地上已经躺了七八个人,顾霖云淡风轻的站在哪,“现在,滚出去。”

        还站着的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扶着地上的人出去了。

        顾霖刚转身,墨清语直接抱住了顾霖的腿,“师父,收我为徒吧,师父。”

        “什么?你先放开。”

        顾霖确实有收了墨清语的意思,但是也不是现在,就去拽墨清语,顺便感慨一下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喜欢这一招啊。

        墨清渊也说了一句,“小妹,松开。”

        墨清语这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但是眼神一直盯着顾霖。

        顾霖看了白落音一眼,挪到她身边,“喜欢?”

        “没有啊。”

        白落音说完故意去看别的地方,顾霖对于白落音这种见一个爱一个的态度表示无奈。

        顾霖倒是不反感这个人但是事关白落音也要问清楚就开口问,“你的伤怎么来的?”

        墨清渊似乎不想提起这件事就含糊的说,“我是城中一名乐匠,弹古琴,前些日子得罪了权贵。”

        “是崇州刺史的三夫人看上了我哥,非要我哥进刺史府,我哥卖艺不卖身,然后就被人追杀了,回了这里。”

        墨清语打定主意要拜顾霖为师,非常主动的说了事情的经过,收获了顾霖一个赞赏的眼神。

        墨清渊对于这个卖自己的妹妹表示无奈,点点头算是承认发生了什么。

        白落音积极开口,“乐匠好啊,正好宫,不是,我家还缺个乐匠,你要是不介意就跟我去吧。”

        墨清渊微微皱眉,“这不合适。”

        白落音嘟囔了一句,“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又不会吃了你。”

        顾霖看了一眼周围问墨清渊,“说起来刺史没有放粮吗?一路过来看你们这里还是没什么东西吃。”

        “没有听说过放粮的事,先前在崇州城内的时候听那些达官贵人天天说开仓放粮,但是也没个结果,更别说城外了,死了好多人。”

        墨清语接着说,“我前几天去了崇州城,我听说是刺史贪污了粮饷。”

        “小妹,不可胡说。”

        墨清渊是谨慎的性格,现在也就主动开口去阻拦墨清语。

        “好了,这个给你。”

        顾霖也没有多问只是一边说着递给墨清语一枚令牌和一块银子,“你们去崇州驿馆找一个叫昔言的人,先住在哪,治好你哥哥的伤,再说别的。”

        墨清渊隐约意识到这两个人的身份不简单就又问,“那你们呢?”

        “还有别的事,驿馆见。”

        顾霖说完就拉着依依不舍的白落音出了门,走出好一段才调侃的说,“你还真是见一个爱一个啊,你宫里那么多妃子,还有个未柳,现在又多了一个?”

        白落音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八字没一撇呢,我们为什么不回去啊?还要去哪?”

        顾霖看着远处说,“未柳不是说他父亲是因为开仓放粮吗,我们就去那个地方。”

        白落音一听就想跑,“啊,那还有多远啊。”

        顾霖一把拽住白落音,“走了走了,回去请你吃好吃的。”

        “我不去,太远了,阿霖,我就不该答应和你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