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顾晓死,顾霖毒发

第二十八章 顾晓死,顾霖毒发

        天牢。

        顾晓一直在不断的骂着什么,但是也没有几个人在乎,只是觉得烦,顾霖走到她牢房外的时候,正有狱卒烦的不行,几个人架着想砍了顾晓的舌头。

        顾霖就站在后边冷眼看着,随着顾晓一声痛苦的大喊,她再也说不了话了。

        狱卒回头看见顾霖吓了一跳,连忙跪下,“摄政王。”

        顾霖淡淡的说了一句,“下去吧。”

        狱卒看顾霖没有生气就知道真的如外界传言一样,顾霖已经不认这个妹妹了。

        顾霖走到牢门外,看着痛苦的顾晓,语气还是没有多大的起伏,“顾晓,你说你要是老老实实当一个二小姐,我顾家也不会亏待你,甚至你能过的比都城绝大多数小姐要更好,可惜你不愿意。”

        “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十岁那年你骗我砸碎了父王最喜欢的瓷瓶害我挨打,自此和父王母妃产生了嫌隙,十三岁那年,你计划找了几个登徒子想要我的清白,是昔存昔年拼死救了我。”

        顾霖站在牢外冷冷的看着顾晓,好像说的都是无关于自己的事。

        “十四岁那年皇上登基,我硬是在大哥的灵堂上忤逆了父王母妃去当这个摄政王,五年时间,你借我的手坑害了多少人,让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顾晓,你从八岁到顾家,顾家未曾亏欠你一丝一毫,可你呢?”

        顾霖的情绪里终于有了一点波动,带着些许怨恨的看着顾晓,“给狗一根骨头它都知道以后不向我叫嚷,可顾晓,你狗都不如。”

        “十年啊,整整十年,就算是一块石头都捂热了,但是到底没能填满你贪婪邪恶的心。”

        顾晓自始至终都在盯着顾霖,只是眼神中渐渐多了一丝悔恨,但更多的还是恨意,要是自己再聪明一点就好了,要是自己再狠一点就好了,杀了顾霖,摄政王的位置就是自己的。

        顾晓这么想着,突然冲过来,用一只胳膊拼命去抓顾霖,顾霖后退了一步,看着这个已经疯癫的女人,不屑的笑了一声。

        “顾晓,前段时间苏太师和我说过一句话,我送给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下辈子当个好人吧。”

        顾霖说完这句话径直转了身,在顾晓呜呜咽咽的声音中出了天牢,身后传来了狱卒的声音,“时辰到,带顾晓去刑场。”

        顾霖并不是今天的监斩官,但也在现场。

        左思明看了顾霖一眼得到肯定的眼神之后扔出了令牌,“时辰已到,斩!”

        刑场上跪着十来个人,都是有着诸多罪责的人,现在都安静等死,顾晓最后看了顾霖一眼,看到了她眼里的不同,好像是一份不同于这个世界的清明吧。

        “斩!”

        随着刽子手一声落下,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顾晓最后一刻想的是,那年自己穿着破旧的衣服到了顾府被小厮当成了乞丐,一个穿着披风和自己年岁相似的姑娘训斥了小厮,然后把自己拉了起来,说,“别怕,你有家了。”

        顾晓呜咽了两声,眼角流出一点泪,闭上了眼,或许是有一点悔意的吧。

        ——摄政王府。

        今日是正月十五,顾霖早早的让府里众人去休息,只留下了昔言和逸云天。

        自从把六师带回来之后,他居然和逸云天关系好起来,两个老头天天端着酒壶到处吹牛,扰的江伯头疼。

        今天顾霖借口给江伯放个假,江伯迫不及待的去了好友家,算是清净一天,其实是顾霖不想让江伯看到自己毒发,少一个人知道也算是好事。

        “昔言,一会儿你不管看到什么,不要害怕,你要是害怕,现在就下去。”

        昔言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还是坚定的点了头,“小爷我不怕。”

        顾霖微微笑了一下,紧接着脸色突变,捂住了胸口,逸云天皱着眉头给顾霖把脉,自言自语的说,“这个毒怎么会如此怪?这次应该反应不大啊?”

        顾霖现在只觉得从骨子里沁出来的寒意,遍布全身,就好像把自己的心脏放在一块冰里,疼痛与寒冷遍布全身。

        顾霖的身体也隐隐的散发着寒气,脸色苍白的好像没有血色。

        昔言看到这一幕直接吓傻了,但是还是理智占了上风,连忙问逸云天,“老先生怎么办啊?”

        逸云天的脸色也有些严肃,这毒太过于蹊跷。

        “情况不对,别让他们睡了,全都去烧热水,倒进浴桶,记住,别让外人知道。”

        昔言连忙点头,冲到门外就看到昔存和昔年还有任冉都在。

        “快去烧热水,快去。”

        昔言焦急的跺着脚,昔存和昔年连忙去烧水,任冉比昔言大一些,倒是还算冷静,“小爷不会有事的,放心。”

        “来人!”

        逸云天在房间里喊了一句,昔言和任冉赶忙走进去,顾霖意识还很清醒,看见任冉就问,“不是让你们去休息吗?”

        “阿存说小爷这么早就打发我们去睡觉一定是有事,所以就带着我们在门口守着。”

        顾霖眉头一皱,“又不听话。”

        顾霖原本想再说什么,但是胸口的疼已经让她分不出别的注意力。

        “快,摁着她。”

        昔言和任冉连忙上前,摁住顾霖的手脚。

        逸云天取出金针刺在顾霖的头顶。

        “水来了!”

        昔存和昔年都拎着水跑进来,然后按照逸云天的指使倒在浴桶里。

        “今天晚上水不能断。”

        昔存和昔年听完答应着又去烧水,全程没有看顾霖一眼,想来顾霖是不愿意被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模样才会让他们去休息的吧。

        昔言和任冉扶着顾霖坐到浴桶,顾霖才感觉整个人舒服了一些,喃喃的说了句,“无事。”

        浴桶里的水凉的很快,一桶一桶的盛出来一桶一桶的热水倒进去,大半个晚上没有一点其他的声音,只有水流的声音。

        到了后半夜,顾霖终于感觉那种冰冷感消失了,也就换了衣服躺在卧榻上。

        顾霖的嘴唇几乎没有血色但还是又一遍叮嘱,“这件事绝对不能让皇上知道。”

        昔言蓄着眼泪答应,然后又给顾霖掖了掖被角,“小爷睡一会儿,昔言在这陪着你。”

        顾霖原本想说不用,但是先前忍着不出声已经耗费了她太多的精力,现在也只是微微点点头,昏睡过去。

        昔言吹灭了几盏蜡烛然后就坐在榻前看着顾霖,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我一直觉得小爷是最厉害的,可现在却这样,我一定要努力,要帮到小爷。”

        昔言轻声喃喃着,看着顾霖睡得不安稳,更加心疼。

        一夜无话,终于迎来了白天,顾霖睁开眼看到昔言顶着好大一个黑眼圈坐在那,就张开怀抱,“来,抱。”

        昔言这才扑到顾霖怀里,感受着心脏的跳动,悬了一晚上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逸云天进来给顾霖把脉,然后点点头,“这个月算是过去了,只是之后恐怕每个月都会加重,你务必在下个月十五赶回来。”

        顾霖嗯了一声,闭上眼睛想再睡一会。

        逸云天也就和昔言一起出来。

        昔言焦急的问逸云天,“小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逸云天早就和顾霖想好了理由也就顺着说,“月前宴会上那杯毒酒,虽然没有毒死小王爷,但是也落下了病根,每月十五会发作,就是这个样子。”

        “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只能压制,根治不了,此次外出,一点小心。”

        昔言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顾霖的卧房,刚松的一口气又悬了起来。

        养了几天天之后,一行人终于出发,前往崇州。

        几辆马车出了宫门,前边马车里坐着顾霖和白落音,后边马车里坐着韶华和昔言,一并还有带的钦差卫队,浩浩荡荡的出了都城,驶向崇州。

        从都城到崇州大概需要坐三天马车,白落音叽叽喳喳的就没停下过,感慨树多么绿,花多么红,但是到崇州的时候安静了下来。

        从城外老远就能看到饿倒在路边的百姓,周围的树树皮都已经没有了,大人的哀叹小孩的哭嚎,让人看着就不舒服。

        白落音看的心里难受,转头问顾霖,“我们车上有那么多粮食,给他们吧。”

        顾霖虽然也想帮忙,但是还是摇了摇头,“我们的粮食虽然带了些但是完全不够,要是他们抢起来,很容易出现人员伤亡,得不偿失,现在就先进城看看什么情况。”

        “好。”

        白落音也不是不懂道理的人,只是还是有些惆怅。

        顾霖把马车停在没什么人的地方,叫了昔言和韶华,“昔言,韶华,你们带着其他人进城,直接去驿站,不要出门,我和皇上换上便衣直接去实地看看。”

        “小爷,太危险了。”

        “放心,我会保护好皇上。”

        顾霖带着白落音换了衣服,顺便在脸上抹了几把土背着一个包袱就从马车上下去了。

        “那我们?”

        “走吧,我相信小爷。”

        韶华听昔言这么说就点点头,一行人直接进了城,按照顾霖说的进了驿站,闭不见客,这可把刺史急得不行,自己安排好的接风宴还没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