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敢在摄政王府找事,找死

第七章 敢在摄政王府找事,找死

        顾霖看到苏南付迟疑的神色就知道他心软了,然后上前一步,“我知道太师不信我,所以我带来了这个。”

        顾霖说完把一块令牌递给了苏南付,接着说,“这是父王留给我的,顾家的军令,见此令如见我父王,拿着它可以号令整个顾家,也可以让我自尽。”

        苏南付没接,“你给了我,不怕我现在就让你死?”

        “太师不会,说起来太师可愿意和我打个赌,一月为期,我让你看到这个朝堂真正的面目。”

        顾霖把令牌放到了桌子上,“太师不说我就当您默认了,一月之后无论如何,我必登门谢罪。”

        顾霖说完直接转身,又翻墙出去了。

        苏南付看着令牌,对门外喊道,“去请宋将军。”

        勇王府。

        程非凡回去就在府里闹开了,哎呦哎呦的叫的整个府里都能听见,加上当家夫人刘怡也跟着闹,整个勇王府乱成了一锅粥。

        勇王程斯只当是小孩子之间的矛盾本来不准备介入,但是被刘怡拉着去看了程非凡之后当下火气就上来了,自己的儿子被打成这样,任谁都接受不了。

        “好一个顾霖,真觉得整个都城没人能管的了她了,摄政王不在,本王今天就替她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崽子。”

        程非凡一听自己的靠山来了,马上哭哭啼啼的说,“父王,她还说我们勇王府配不上她,说她要退婚。”

        “说退婚的只能是我们勇王府,她一个小丫头片子敢这么说?”

        程非凡自然知道程斯最在乎的是什么,也就戳着他的心窝接着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真的是丢尽了我们程家的人,父王,无论如何一定要休了她。”

        “哼,你也不是个好的,自己的人都管不住,还要我出面。”

        程斯说归说,的倒是还真的去换行头准备去教训顾霖,程非凡可不想错过这么好的看热闹的时候,刻意的跟了上去。

        摄政王府。

        顾霖正在头疼下一步的计划,昔存就进来了,“小爷,江伯回来了。”

        “谁?”

        顾霖大脑短暂短路了一下,马上想起来是顾骥留给顾霖的管家,把顾骥带大的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前段时间被顾霖气的回老家了。

        江伯原名已经不清楚了,只是在顾家照顾了三代人,无论是医术功夫都是可以称得上的厉害,只是顾霖先前听了顾晓的挑拨离间把人气走了。

        “江伯不是被我气回家了吗?怎么回来了?”

        “那个,我们三个给江伯写的信,说小爷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昔存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唯唯诺诺的,怕顾霖生气,顾霖蹭的站起来,笑着拍了拍昔存的肩膀,“好样的,有江伯我就不用担心府里的安全了。”

        顾霖说着连忙出去,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穿着灰色袍子的男子,离老远就喊了声,“江伯。”

        江伯脸上还带着些气,不情不愿的说了句,“参见小王爷。”

        顾霖假装没发现,主动说,“先前是我错了,我不该对江伯说那些大不敬的话,此后我一定不会再那样了。”

        江伯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咳了一声,“小王爷有这个觉悟就好,老夫本来是准备告老还乡的,但是觉得小王爷还可能需要老夫。”

        “自然是需要的,先前都是我的错,江伯要是不满,我现在就给江伯道歉。”

        顾霖说着就要给江伯跪下,但是被扶住了,“小王爷可别,知错能改就好。”

        昔存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笑了笑,顾霖也就做了个请的姿势,“江伯先进去。”

        “江伯!”

        昔言从房间里冲出来,想要去抱江伯,但是看到顾霖,生生停住了,行了个礼,“小爷。”

        顾霖点点头,还没等说什么呢,外边就传来了叫嚷的声音。

        “小爷,是勇王府的人来了。”

        昔存匆忙走过来,又和江伯大概解释了一下白天的事,江伯满意的点点头,“不错,小王爷你就该如此,那勇王府是个什么东西,怎么配得上摄政王府的小殿下,你且歇着,我来对付他们。”

        “那我就看江伯的手段了。”

        顾霖也没推辞,在这种事上,或许江伯的处理方法会更好。

        “开门!开门!”

        拍门的声音想起,江伯拍了拍衣服,指挥小厮,“开门。”

        随着门被打开,十几个人全都冲了进来,手里拿着棍子火把好像要打家劫舍一样。

        “顾霖在哪?滚出来。”

        “谁敢在摄政王府撒野?”

        江伯上前一步,正好对上程斯的眼神,程斯一下就慌乱了,这江伯可是在摄政王府带了三代人,在摄政王府的权利甚至比顾霖还大,可是不是被气走了吗?

        程斯脸色复杂的去看程非凡,显然程非凡也没想到,先前和顾晓温存的时候顾晓信誓旦旦的说江伯不会再回到摄政王府了。

        “始皇有令,顾家满门忠烈,为国效力,因此,摄政王府如同皇宫,除了皇上,其他人入内皆需拜帖,违令者可直接斩杀于摄政王府。”

        程斯到底是有些怕,后退了几步假装强硬的说,“你,本王是来讨个公道的,你看看顾霖,把我儿子打成什么样了?”

        江伯冷着脸上前一步,“小王爷的名讳是你能直接叫的?”

        顾霖在一边靠着柱子看着热闹,还嘱咐昔言给自己倒杯茶。

        程非凡忍不住开了口,“那又如何,她以后可是我勇王府的人。”

        江伯不屑的笑了一声,“勇王世子,你怕不是没搞明白吧,论家世论地位,都该是你勇王府入赘,更何况,我们小王爷已经退婚了,怎么,为了赖着我摄政王府脸都不要了?”

        “说退婚就退婚,你当我勇王府没脾气?”

        “大可以试试,只怕你没这个本事。”

        江伯话语里字字句句都是毫不退让,程非凡有点怂了,躲到了程斯背后。

        程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个儿子,再看看云淡风轻的顾霖,倒是真的生出了几分怒气,“无论如何,人是顾霖打的,给本王一个说法。”

        “说法?那不如让世子给那些姑娘一个说法?”

        顾霖拍了拍手走上前,几个姑娘走了出来。

        “南边教书先生的赵姑娘,东坊跳舞的巧儿姑娘,还有你勇王的小妾?”

        程斯的脸色逐渐难看起来,转身就把程非凡拽了出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我不知道,她胡说的。”

        顾霖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惜啊勇王,你老来得子,得的是谁的子啊?”

        “顾霖你胡说八道!”

        程非凡没想到顾霖会知道这么多,马上就慌了,腿一软就跪下了,“父王,父王她胡说的,我怎么会干出这种事,父王。”

        程斯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只觉得自己几十年的面子全都在今天被踩的死死地,门外是看热闹的百姓,不用明天早朝,只怕今天晚上儿子绿了老子的事就会传遍整个都城。

        “本王这还有好多,什么时候欠本王的十万两还回来,本王或许可以考虑不公开这件事,不然整个都城可就要看这个笑话了。”

        程斯一脚踹开了程非凡,似乎在考虑要不要答应,程非凡想着反正自己回去之后也不会好过倒不如拼个鱼死网破张牙舞爪的就冲了上来。

        顾霖眼神一冷,手中折扇一挥,刀尖出现,再一甩直接扎进了程非凡的下身。

        “呀,没拿稳,不好意思。”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程非凡倒在了地上。

        “顾霖!”

        程斯再生气这也是自己唯一的儿子,这般废了让他以后怎么办。

        “勇王,擅闯摄政王府可是死罪,本王念你年纪已大,没要你们的命,还不快谢谢本王。”

        程非凡疼痛至极,也终于看清楚了顾霖,冷漠的脸色,丝毫没有一丝愧疚或者害怕,就好像是上天下凡的处置者,漠视一切。

        程非凡毫不怀疑自己再多呆一会儿自己的命就保不住了,连忙拽着程斯,“父王,快走,父王。”

        “顾霖你给我等着。”

        程斯咬牙切齿的瞪着顾霖,抱起程非凡就要走。

        “十万两,明日下午本王要见到。”

        程斯回头瞪了顾霖一眼,带着人匆忙离开了。

        顾霖等门被关上了,松了一口气,气势也就消了下去,回头对着江伯弯了个腰,“是我过分了。”

        “不,小王爷,你做的好,就该如此,早就该如此。”

        江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扶起顾霖眼眶就红了,“小王爷,你终于有王爷当年的风范了。”

        顾霖看着江伯的样子心里也有些酸涩,摸了摸鼻子转身对几个姑娘说,“几位,今天多谢了,我会着人给你们银钱,离开都城吧。”

        几个人对视一眼,一起跪下,“王爷,我们想留下。”

        “是,我们想留在王府,求王爷恩准。”

        江伯略略的看了一眼几个人,觉得是靠谱的就说,“小王爷,留下也行,王府还是少几个女孩子照顾的。”

        顾霖迟疑了一下点了头,“那便留下吧,那些不愿意作证的姑娘们就别再提了,等给了银钱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她们也该有新的生活。”

        顾霖何尝不想把程非凡的罪状全都拿出来,但是在这个时代,或许保护好她们也是一种最好的结果。

        抬头看去,今晚的月亮很明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