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39 正义骑士

KZ-39 正义骑士

        法比安发现自己办公桌上躺着一份临时调离文件。

        那份文件正在安静地注视着他,饱含了对他所有不自量力的努力的嘲讽,鲜艳的红头文件好似预兆着他的结局。

        他不由得苦笑一声,丢下手中的公文包,坐回办公桌前。

        伸手却没有拿起文件,反倒把那份代表着绝望的纸片拔开,扔在一旁。

        他抬头看向窗外纷飞的雪花,紧握住手中的钢笔,在另一旁空白的信纸上潦草的写下几行字。

        法比安事到如今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和实力成为棋手。

        整合运动早已经渗透了整个科马鲁多的政府机构,这次冲突的性质早已被彻底改变。法比安那不屑和自以为是的心态在整合一次次进攻下不断崩塌。

        虽然他并不是一个好警察,也不是一位好市民,但是在最后剩下的时间,他希望做的这些能够赎罪。

        他的死绝对不能没有价值。

        法比安抓住胸口的十字架,默念着恳求着主的宽恕。在祷告中,他把写下的内容装入信封,用力盖上胶封。

        那是一封寄给白狐的,来自赴死者的信。

        ……

        安比尔敲了敲罗德岛驻地的门,却无人应答。

        她用拳头用力的砸了好几次,然后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的只有刚刚自己敲门声的回响。

        奇怪,罗德岛驻地没有工作人员留守的情况相当罕见。

        安比尔回忆起任职时期参加外派任务时了解到的有关驻地的要求:无论什么时候,都必须有一位罗德岛工作人员留守驻地,而且要求意识清醒,不能偷偷打盹。

        考虑到科马鲁多驻地只有格拉尼和博士两人维持运作,一旦博士有外出的需求,格拉尼必须全程安保。

        但是安比尔受了白狐的委托,在日落前,她必须和博士见面,把白狐的信息传递给他。

        按照白狐的话来说,这份信息关系到博士的计划是否能成功,也关系到罗德岛的安危。

        安比尔的心被白狐的话牵动着,一股无力感伴随着焦虑萦绕在她心头。眼看太阳已经被几幢高层建筑挡住,很快科马鲁多的黑夜就要重新降临。

        她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闭上眼睛慢慢地让冰冷的思维逐渐转动起来。

        一阵北风扑面而来,她粉色的长发随风飘舞着,头顶蓝色的光环一闪一闪,好似计算机主机上的指示灯。

        安比尔在潜意识中里不断地思考着:博士会去哪里?

        在凌晨的那次冲突之后,马祖卡已经不知去向,而刚与警方和雪绒花会面过的博士也没有再见面的必要……

        除开各种因素之外,安比尔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许涛正在寻找目前仍在科马鲁多的罗德岛前干员。

        安比尔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女生和……一台机器车。

        也许是她只记得野鬃所在的地址——从罗德岛离开后,她就来科马鲁多租了一间车库,仔细的研究和打磨她的“正义骑士号”。

        那份直觉驱使着安比尔,她有八成的把握许涛就在野鬃的车库附近。

        穿过绕来绕去的巷子和道路,身手敏捷的安比尔跳上一间平房的房顶。

        安比尔探出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野鬃车库前的许涛,而他此时正和野鬃交谈着。

        她颇有兴致,索性偷听起来。

        “你想让我现在重新加入罗德岛?”野鬃紧皱眉头,“你离开罗德岛可比我加入时要果断的多了。”

        “我澄清一下你的误解。”格拉尼上前一步,有些生气的说着,“博士没有故意离开,他的失踪是无意识的!”

        “无意识?这难道不是逃避的借口?”

        “野鬃小姐,我很抱歉在你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许涛微微低了低头,“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又一次经历了失忆,并且我对失踪的事情一无所知。”

        “博士的意思我能理解,您为罗德岛做出了值得铭记的贡献。但是您的失踪也令众多干员产生了各种误解。”正义骑士号“哔哔”两声,语音模块开始方才开始运作,忙不迭的补充道。

        “正如正义骑士号所说……我现在也已经开始弥补我的失踪对罗德岛造成的影响。”许涛叹了口气,“野鬃小姐,如果你愿意回到罗德岛,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

        “我……我会回头好好想想——你先把罗德岛驻地的位置告诉我。”

        “我们一直都在日落大道。”格拉尼走上前,“我们随时欢迎您的回来,野鬃小姐。”

        “哼……谁稀罕。还有博士,你——”

        “博士,野鬃说她没问题,您就放心吧。”野鬃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正义骑士号打断,她加速一头顶住了野鬃,连顶带撞地把她推回了车库里。

        见车库门缓缓落下,许涛抬起头,这才发现远方的天空已经“燃烧”了起来。

        雪中久违的天晴,给予了人们一次最美丽的夕阳。

        天空就好像一块暗蓝色的画布,被绮丽的火烧云染的五彩缤纷。

        三人正准备回程时,安比尔赶忙跑到许涛前,从天而降拦住许涛行进的脚步。

        “谁!”普罗旺斯举起重弩,对准眼前的黑色影子。

        这把弩在外考察时所用的短弩不同,发射的箭矢足以贯穿略厚的铁板。

        安比尔赶忙举起手,格拉尼的枪尖已经抵在了她的面前。

        “咳咳,冷静,同事们。”安比尔尴尬的干笑两声,“我有事要找博士。”

        “安比尔?你怎么在这里?”首先看清安比尔面孔的格拉尼撤回长枪,普罗旺斯放低重弩,却依旧戒备。

        “博士,白狐委托我告诉你几件很重要的事情。”

        “你说。”许涛带着好奇,不易察觉的走上前一步,直勾勾看着安比尔的眼睛。

        安比尔咽了咽口水,慌忙避开了许涛的眼神试探,有些紧张的开口说道:“法比安被调走了,‘我们无法控制警察的下一步行动’。”

        “法比安被调走了?有意思,他的意思是说:整合运动已经渗透了科马鲁多政府里?”

        “他应该是这个意思……啊对了,还有……”

        “我们回驻地再说。”许涛对安比尔耳语道,“小心隔墙有耳。”

        一道灰白色的身影在他们身后闪过,在地上积雪的掩护下,没有一个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