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学 - 科幻小说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杨辅:宝宝我心里苦啊!

第一百零一章杨辅:宝宝我心里苦啊!

        “你们掌柜的呢?”

        醉仙楼内。

        已经等了许久的赵定斜眸着门口,刚刚左脚迈入大门的伙计。

        被赵定盯着,这伙计讪讪一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赵定,但很快又清了清嗓子道:“这位公子,还请你稍作等待,我家掌柜的过会就来。”

        “过会就来?”

        重复了一下,这伙计的话,赵定呢喃自语一声。

        但也没多说什么。

        那李龙毕竟家大业大,祖籍是雍州商户,能将家业开到应天来,也算是有点本事。

        在应天也应该不止醉仙楼这一处产业。

        等等倒也无妨。

        反正他欠条在手,也不怕那李龙给他赖账。

        一旁的张三和绿桃见着自家王爷都不说话。

        那自然也就更加不会多说一句。

        静静地站在赵定的身后等着“李龙。”

        而房间里面的负责伺候的伙计见赵定如此,心底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明白到底是谁居然敢来醉仙楼讨债。

        更加不明白,为何身为王公公身边大红人的二娃子为何会听到这消息,看都不看一眼,直接骑马赶回京城。

        莫不是哪个王爷手下的人?

        这伙计狐疑的看了一眼赵定,心底咂吧着。

        不过脸上却并未表现出什么,反而极为热情的给赵定奉茶。

        与此同时。

        大乾皇宫之外。

        东门。

        一匹快马飞速的跑来。

        还没入门,一个令牌便丢了下来。

        看着守门的内卫接过令牌之后,简单的看过之后,二娃子就赶紧向着皇宫里面跑去。

        大乾皇宫分为。

        宫围和内廷。

        司礼监隶属司礼监,为大乾内廷管理宦官与宫内事务的"十二监"之一,始置于太祖十七年。

        有提督、掌印、秉笔、随堂等太监。

        提督太监掌督理皇城内一切礼仪、刑名及管理当差、听事各役。

        故而,司礼监素有"第一署"之称。

        王力士身为司礼监的秉笔大太监,平日里也都是伴随在当朝陛下身边。

        故而在进入内廷之后。

        二娃子并未向着司礼监的方向跑去,而是直接向着平日里赵崇远居住的养心殿跑去。

        那里不仅是赵崇远居住之地,也是赵崇远散朝之后处理,内阁递过来的奏折所在之地。

        就在二娃子跑向养心殿内之时。

        养心殿。

        一处偏殿之中。

        赵崇远高坐于龙椅之上。

        身旁站着王力士。

        而在王力士的下方。

        内阁首辅杨辅杨太师坐在太师椅上。

        而在杨辅杨老太师的身旁坐着一名面容儒雅,面容和赵罡有些相似的中年男子。

        这面容和赵罡有些相似的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

        大乾内阁次辅助,文渊阁大学士兼左春坊大学士叶连城。

        也就是秦王赵罡的亲舅舅。

        大乾朝堂之中权势仅次于三朝元老杨辅杨老太师之人,也是秦王赵罡最大的依仗,因为曾担任过国子监祭酒,且多次主考大乾科举,故而门生故吏遍布朝野,故而权势极大。

        而再往下便是内阁之中的最后一人。

        周善!

        大乾吏部尚书,为大乾三内阁之中的最后一人。

        是一名面容冷峻的老者。

        因执掌吏部,权势同样不小。

        而内阁首辅杨辅杨老太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京城之中不少人中都在流传着关于他玄孙是他私生子的缘故。

        这位三朝元老,老脸之上愁苦之色明显多了不少。

        他也纳闷他都快八十的人了。

        怎么就还能老树逢春诞下新子来了?

        甚至为此,他还派人查了,结果就是一点痕迹都没有。

        搞得他也是苦不堪言。

        这些日子以来,不说府里的那些丫鬟,就是在朝上,不少官员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

        对于此事。

        他杨辅倒是想的。

        但奈何硬件不允许啊!

        那所谓的琼浆玉露,他自己都厚着脸皮找人寻来了一瓶,但喝下去之后除了容易醉之外,别的效果那是一点都没有....

        唔~~~~

        活血这方面倒是有点效果...

        故而,这年近八旬的老太师眉宇之间的愁苦,更加愁苦了不少.......

        “陛下,近日以来,京城之中,关于老朽的流言蜚语不少,扰的老朽苦不堪言,不知道陛下委托京兆府尹衙门查的如何了?何时能还老夫一个清白。

        这几日陛下是不知道,老夫就是上朝的路上,逢人便有人问老夫那琼浆玉露的疗效是否真如传言那般,

        还有老朽那玄孙到底是不是老朽亲子。

        老朽倒是想啊,但奈何老朽一大把年纪了,如何还能再生子嗣啊。

        还望陛下,还老朽一个清白啊。”

        杨辅愁苦着眉头,一脸求助的看着赵崇远。

        说着这位大乾三朝元老,年近八旬的老者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对着赵崇远就要作势跪下。

        吓得赵崇远,赶紧站起身亲自去扶杨辅。

        清了清嗓子,一脸正色道:“老太师放心,此事朕定会给老太师一个交代,还老太师一个清白。

        你看要不这样,现在朕即刻就下一道谕旨,让朝堂之上那些议论此事的官员就此闭嘴,你看如何?”

        赵崇远极为正色的看着杨辅。

        仿佛此事压根和他毫无关联。

        那琼浆玉露的银子最后也不是进了他的口袋一般。

        听着赵崇远这话,杨辅脸上的神色反倒是更加悲苦了,沙哑着嗓子看着赵崇远道:“陛下,常言道堵不如疏,堵能堵住一时之口,但能堵得住长远否?

        还请陛下,尽快还老臣一个清白啊。”

        说着,杨辅就在赵崇远面前,吧嗒吧嗒的抹起了眼泪。

        看的赵崇远老脸也是一阵尴尬。

        眼神不由得恨恨的瞪了王力士一眼。

        而王力士则是眼观鼻,鼻观心,依旧站在一旁。

        压根不接一句话。

        他哪知道这流言会传的这么凶?

        再说了。

        他一个阉人,也实在不懂这些啊。

        当初就是为了夸大一点疗效而已。

        想着说别人不行,就说杨辅了。

        但谁知道会搞成如此模样。

        又是安抚了一阵,杨辅这才抹着眼泪坐回了太师椅上。

        见着杨辅不再说话了。

        赵崇远这才悠悠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之前咱们商议的那些关于夏汛,乾水流域治理之事,就按照之前说的办,诸位以为如何?”